番外三

        小說:傲嬌總裁的飼養方式作者:公子如蘭更新時間:2021-05-12 06:20字數:324080

        番外三

        “同學們,今天我們班迎來了一位新同學,大家鼓掌歡迎好不好?”陳敏芝站在講臺上對臺下的小朋友說道,她的身邊站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孩。

        “好??!”小朋友們紛紛鼓掌表示歡迎,眼睛都好奇地看著站在她身邊的小孩,后者一臉平靜地站著,對他們的歡呼聲沒有表示什么。

        陳敏芝滿意地露出笑容,跟大家又說了幾句,才側身彎腰對旁邊的小孩說道,“程睿小朋友,大家都很歡迎你來到這個集體,先來和大家打聲招呼好不好,來,給同學們做個自我介紹,比如你叫什么名字,有什么興趣愛好啊,喜歡吃什么之類的都可以?!?/p>

        被稱為程睿的小孩抿了抿唇,稍微往前站了一點,出聲說道,“大家好,我是叫程睿,今年五歲?!?/p>

        “……”

        在程睿說完話之后教室安靜了一會,陳敏芝等著他繼續說,卻發現他沒有再開口的樣子,剛才踏出去的一小步又退了回來。

        看來是個很安靜的小朋友呢。陳敏芝想道。她看了看沒有再打算介紹的程睿,又掃了眼下面好奇的小朋友,開口道,“程睿小朋友的介紹真是簡單明了呢,大家都認識了程睿小朋友了,以后要互相學習,互相愛護知道了嗎?”

        “知道啦~”小朋友們集體出聲應道,看得出來對這個新來的同學很歡迎。

        “好了,準備上課了,睿睿就坐……”陳敏芝看了看教室,她記得班上的小朋友是單數,剛好空出了一個位置。

        “老師!”坐在右邊靠窗那一排的一位卷毛小朋友突然招手喊道,“坐我這里,睿睿坐這里?!彼茏匀坏馗惷糁シQ程睿為睿睿。

        陳敏芝目光停在小卷毛旁邊的空位上,發現他原來的同桌小胖子不知道什么時候竟然坐到了另一個空位,這讓她有些哭笑不得,“木小柯你又使壞?!?/p>

        “嘻嘻,老師不要這樣說嘛?!北环Q為木小柯的小男孩笑嘻嘻地眨了眨藍色的大眼睛,說道,“我會好好照顧新同學噠!”

        既然原來的同桌已經被他趕到另外的位置了,陳敏芝干脆就順了他的意,讓程睿坐到旁邊。

        程睿對坐哪都沒意見,他對陳敏芝說了聲“謝謝老師”之后就走到了座位,把書包解下來,放到桌面,他剛坐下旁邊的小卷毛就挪了過來。

        “睿睿你好,我是木小柯,我能叫你睿睿嗎?”木小柯說道。

        “……”對于這種喊都喊了,還來問的人,程睿不知道該說什么。

        “這個給你?!蹦拘】聫男鲆恍『星煽肆Ψ诺匠填5淖烂?,“大帥說好朋友要互相愛互,我們做好朋友吧,你可以叫我木小龜,睿睿?!?/p>

        木小龜……

        睿?!?/p>

        “唔……”

        床上的人發出一聲呻*吟,從被子里探出手臂伸了個懶腰,然后手一掀,將被子撥開,露出了年少的臉龐和藍色的眼睛。

        “……原來是夢啊?!彼匝宰哉Z地說道,扭頭往床的另一邊看去,發現那里已經沒有了人,摸了摸床位,溫度已經散去了。

        “又起這么早?!贝采系娜?,也就是長大之后木小龜,坐起身來,身上的空調被滑開,露出白晳的胸膛,隱約還能從上面看到幾個淺色的印記。

        昨晚亂扔的衣服褲子已經被收拾掉了,床邊的椅子上放著一件簡單的t恤和家居長褲。木小龜勾起嘴角笑了下,心情愉快地穿上它,隨手疊了下被子,關了空調進浴室刷牙。

        太陽看起來還不錯,天空這么晴朗,是個約會的好日子。木小龜拉開窗簾的時候心里想到。

        木小龜洗完臉出了臥室,就看到客廳處的陽臺門開著,他從這邊就能看到在陽臺外晾衣服的人,看到對方的背影,木小龜眼里涌起溫柔的光,起步走過去。

        木小龜離對方幾步的地方停下來,他眼神溫柔地看著程睿將衣服抖開,一件一件晾好。程睿穿著寬大的t恤和黑色家居短褲,露出修長筆直的雙腿,黑色的短發被風吹得有些亂,白色的后頸在黑發的陪襯下線條顯得非常優美。

        木小龜摩挲手下手指,只覺得指尖還殘存著昨晚覆在那白色細膩的肌膚上的觸感。

        程睿將衣服用撐衣桿把衣服晾到頂上的桿子上,正打算低頭拿最后一件衣服,就被人從后面輕輕抱住,后者將重量壓在他的背上,下顎抵在他的肩窩處。

        層里除了他和木小龜沒有其他人,他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也習慣了他這種粘人的做法,不理會他繼續彎腰拿起盆里的衣服掛上去,然后將撐衣桿放在一旁,拿起盆轉過身。

        “醒了?”程睿轉過身,木小龜從剛才的在背后摟著他變成了面對面。

        “剛醒,怎么起那么早?”木小龜從他手中接過洗衣盆和他回了屋里。

        “十點了,不早了?!?/p>

        “我剛才夢到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了?!?/p>

        “嗯?”

        “你拉著我說要做我媳婦兒,我拒絕不了只能答應了?!?/p>

        “……”

        程睿起得早,除了洗衣服之外把早餐也準備好了,煎餅和包子都放在鍋里溫著,粥也是剛煮好不久。

        “今天要去哪嗎?難得你休息一天?!蹦拘↓敵灾屣瀱柍填?,自從上了大學后,程睿為了減輕沈姥姥的負擔,除了申請助學金和爭取獲得獎學金之外,就一直在勤工儉學,平時除了上課之外,大部分都花在家教上面,有時候還兼職當臨時翻譯,忙得不可開交。

        “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背填u頭,他并不是愛出去玩的人。

        “這樣啊?!蹦拘↓斚肓讼?,“那我們去約會吧,不能浪費休息日?!?/p>

        “好?!背填N⑽⑿α讼?,伸手過去揉了揉他蓬松的卷發,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兩男人的約會要做什么?程睿沒有多大的概念,他和木小龜從高中確認關系到現在,大部分外出都是由木小龜安排的。兩人把爬山、游樂場、電影院之類的都玩過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和喜歡的人在一塊,這些單調的事情在他看來即使重復做也不會覺得膩。

        他和木小龜去年考上了大學,他因為不放心姥姥一個人在家,選擇了在本市上大學,木小龜也跟著留了下來。學校是新校區,在離市區比較遠的郊區外,他和木小龜雖然同校卻不同專業,木叔叔為了他們能互相照顧,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套兩居室給他們。

        住進來的第一天木小龜興奮地壓著他親了好一會,感嘆兩人終于能光明正大的同居了。這讓他有些無語,但是心里卻是有著喜悅的,至少兩個人不用再為了關系被發現而偷偷隱藏。

        “在想什么?”耳邊傳來木小龜的聲音,程睿抬頭就見他正低著頭看著自己,不知不覺木小龜已經這么高了,上一次體檢聽他說是一米八六,比自己還要高出八公分。此時兩人正站在地鐵的靠窗處,木小龜一只手壓在墻上,看起來像是為了站穩,其實是為了護住他不被其他乘客擠到。

        “在想下周回家的事?!背填Uf道。

        “大帥說來接我們,不用擔心?!蹦拘↓斦f道,借著死角的遮擋,空出一只手勾了勾程睿的手指。

        程睿抿嘴笑了下,伸出小指勾住他的手指,兩人以這種方式牽手到達終點站。

        下車的時候程睿下意識松開手,不料木小龜卻反過來將他的手握在手里,擠開人群帶他出去。

        約會的第一站又是電影院。不同于其他普通情侶約會時看愛情文藝片之類的,他們倆人更偏好星際科幻片。

        “給我拿,你拿這個?!蹦拘↓敯哑苯o程睿,自己拿起剛買的爆米花和奶茶,兩人一起往入院通道走。

        “等一下?!背填=凶∧拘↓?,說了句鞋帶松了便蹲下身去。

        木小龜開始以為是和睿鞋帶松了,沒想到程睿蹲下來后是幫他綁鞋帶。

        程睿將木小龜左腳松開的鞋帶綁好,站起來,“好了?!?/p>

        木小龜看著他清雋俊美的臉,心里有些癢癢的,有種想要抱抱他的沖動。

        二號影廳的人并不多,倆人進去得比較晚,電影已經開播了,室內除了前面幾排有影儀投射出來的光之外,后面都是比較昏暗的。

        木小龜沒有按票上的位置坐,和程睿隨便在后面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后面幾排的視角不算好,所以幾乎沒有幾個人。倆人坐的那一排位置上除了他們就只有另一邊盡頭坐了個人,電影播到一半,那人還發出了睡著的輕鼾聲。

        電影的題材比較舊,但勝在演員的演技一流,雖然稱不上大片,整體給人感覺還不錯。

        看完電影后,兩人找了間小餐廳吃飯,完了之后又去壓了一小段馬路。

        下午的時候木小龜拉著程睿去了一間咖啡廳??Х葟d是兩層的小閣樓,中式裝修,結合了咖啡的西式文化,有種特別的格調。

        倆人在咖啡廳窩了一個下午,聽著優美的鋼琴曲,聞著濃郁的咖啡香,耳邊傳來書本翻閱的沙沙聲,這一切都讓程睿有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尤其是身邊還坐著自己喜歡的人。

        人們口中的幸福,也莫過于此了吧。他心里想道。

        倆人在外面吃了飯才回去,到小區附近下了車,木小龜牽著程睿的手慢慢往回走。

        “今天開心嗎?”木小龜問他。

        “嗯?!背填澠鹱旖?,捏了捏他的手心,“很開心?!?/p>

        “等會讓你更開心?!蹦拘↓斏衩刭赓獾牡卣f道,還沒等他回過神,說了句“等我一下”就跑進了小區門口旁邊的一家蛋糕店。

        程睿站在外面,有些失神地看著玻璃門里面木小龜從服務員手中接過一個盒子,然后走出來。

        “你……”程睿張了張嘴。

        “回家吧?!蹦拘↓敂堖^他的肩頭,和一起往回走。

        插著寫有20數字的蠟燭被點燃,屋內的燈關了之后,精致的蛋糕在蠟燭的照耀下顯得特別好看。

        “生日快樂,媳婦兒?!蹦拘↓攺暮竺姹ё∷?,低聲在耳邊說道。

        他的聲音讓程睿慢慢回過神來,才想起今天是九月二十六,他的生日。

        其實也不能說是他的生日,九月二十六日,是他被丟棄在幼兒園那天的日子,院長撿到他后就以這個日子作為他的生日。

        以前的生日都是和姥姥過,今年姥姥沒有打電話來,他自己也忘記了,沒想到木小龜竟然記得。

        “謝謝?!背填BD身,伸手擁抱他。

        “以后都陪你過?!蹦拘↓斆嗣念^,輕聲承諾。

        “好?!?/p>

        第二天程睿被手機鈴聲吵醒,來電的正是沈姥姥,老太太一開口就懊惱地說昨晚和隔壁家的陳老太太學廣場舞,把程睿的生日給忘了,等他下周回來給他補過。

        程睿有些哭笑不得,讓她別放在心上,過幾天就回去看她。

        木小龜和程睿放假的時候,木楠開車到學校接他們,先把程睿送回去才離開。

        程睿和沈姥姥還住在之前的老房子里,不過屋子已經重新翻新過了,屋子里面看起來很溫馨干凈。

        沈姥姥雖然年紀大了,精神方面卻一直很好,近兩年又經常和隔壁家的老太太去跳廣場舞,身體也健康了不少。程睿一回來,她就兌現承諾,下廚給程睿做了一頓大餐,給他補過生日。

        程睿邊吃飯邊聽著她嘮嘮叨叨地說著小區里的事情,比如誰家姑娘出嫁了,誰家小孩打架了,誰家老大爺抱孫了,誰家小伙子考上大學了。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老太太卻說得有聲有色的。

        程睿邊聽她說邊搭兩句,順便跟老太太說了些自己在學校的事。

        “姥姥?!背填]p聲喊了她一聲,“我想跟您說件事?!?/p>

        “說唄?!崩咸岩粔K鹵雞腎夾給程睿,“別光顧著說,吃啊?!?/p>

        “您也吃?!背填=o她夾了點肉,猶豫了一下,開口,“……我有喜歡的人了,您要不要見見他?”

        老太太吃飯的動作停了下來,第一反應就是,“那木小龜怎么辦?”

        “……”程睿沒想到她會問這一句,頓時愣了。

        “你們這么多年不是挺好的嗎?怎么突然又喜歡別人了?”

        “……”

        “木小龜知道嗎?他怎么說?”

        “知道?!背填|c頭,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不反對?!?/p>

        沈姥姥沉默了一下,突然嘆息了一聲,“那有空帶她回來吃個飯吧?!彼詾槌填Uf的是別人。

        “……好?!?/p>

        第二天程睿把木小龜帶回家吃飯的時候,老太太愣了半天,最后揪著木小龜拍了幾巴掌,把木小龜打得一頭霧水。

        “姥姥這是怎么了?”木小龜看著在小陽臺上一邊澆花一邊哼小曲的沈姥姥,奇怪地問程睿。

        “我也不知道?!背填澚藦澴旖?。

        “你一定知道,快告訴我?!?/p>

        “求我?!?/p>

        “求??!”

        在陽臺上澆著花的沈姥姥聽著他們的對話露出了一絲笑意。這么多年來木小龜對程睿的感情她看得一清二楚,她并不介意木小龜是男是女,只要他是真心對程睿好她就放心了,與其在她百年后把唯一的外孫交給陌生人,不如交給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孩子來得放心,這是她一早就準備好的。

        ——全文完。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05-14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