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大結局,含星辰番外)

        小說:誰說丫鬟不傾城(出版已上市)作者:田小璃更新時間:2021-06-19 06:18字數:206877

          一轉首,卻見他身旁紅袖添香,女子明眸皓齒,已然仙人之姿。//

        雖早已認清,但心底到底是起了一聲嘆息?;剡^身,卻是順兒恭敬站于身后,禁衛軍不知何時已將我圍在其中。

        “清兒姐,皇上有請?!表槂捍故?,客氣卻不容拒絕。

        仰起臉,光線刺眼看不清楚成鈺的表情,只知他將我望著,目光灼灼。

        不過轉眼,已是十年嗉。

        當初進宮后,成鈺將我封為才人。

        我雖孀居,但才人到底位份不高,倒也并不曾激起群臣進諫。只當新帝圖個新鮮,過些日子便會厭倦。

        可晃眼間十年已過,后宮之中,仍是我一人。從才人,到淑媛,再到貴嬪。一步一步,雖緩慢,卻也就這么走了下來暗。

        南樂公主早在疏帝元年,便被天子之妹之儀,嫁給了異姓王歐陽江初。十年來亦是琴瑟和鳴,相敬如賓。

        正為除夕登樓之事手忙腳亂,詢兒卻仍跑來添亂。

        “母后、母后”他已是八歲大的孩子,素來行事比我還要沉穩幾分,卻不知現在為何急成這個樣子。

        “怎么了?”笑著將他迎到懷中。

        這么冷的天,他臉上卻有一層汗,小臉嫣紅。還沒來得及說話,嫣兒腳步蹣跚地舉著胖乎乎地小手沖過來,身后的乳娘嚇得臉色發白,聲聲喚著“小祖宗,你慢些“,生怕她跌倒。

        起身快走幾步,將嫣兒抱起來。輕輕點了點她的鼻尖,“以后可不準這么調皮,瞧你把乳娘嚇得?!?/p>

        嫣兒雖小,但在她父皇調教下早已學會撒嬌。.此刻雙目含淚,盈盈將我望著,只看得心里發軟,不得不舉旗投降。

        “母后”,詢兒扯著我的裙角。

        低下頭看著他。

        他雙眼亮晶晶,一雙桃花目已有勾魂奪魄之姿。

        “圣旨到!”

        這下不用他說我也知道是什么時了。

        無奈一笑,將嫣兒放下,命人焚香凈手,跪接圣旨。

        “存有懿范,沒有寵章,豈獨被於朝班,故乃亞於施政??梢源乖?,斯為通典。故容嬪許氏,少而婉順,長而賢明,行合禮經,言應圖史。承戚里之華胄,升**之峻秩,貴而不恃,謙而益光。以道飭躬,以和逮下。四德粲其兼備,六宮咨而是則。法度在已,靡資珩佩,躬儉化人,率先絺绤。夙有奇表,將國正位,前后固讓,辭而不受,奄至淪歿,載深感悼。遂使玉衣之慶,不及於生前;象服之榮,徒增於身后,可贈昭容皇后。宜令所司,擇日冊命。

        平靜謝恩,接過圣旨。

        詢兒興奮想來就是為了這個。

        晚間成鈺過來,帶了討好地神色瞧我。我只覺好笑,故意不肯理他。

        他耍起賴,板著臉將我抱在懷里。

        窗外月色正好,白雪皚皚,美不勝收。殿里的梅花開了,幽香陣陣,沁人心脾。

        他低眉打量我的手,一雙桃花眼光華流轉,面上絲毫沒有歲月的痕跡。過了那么久,他除了多了穩重與威儀之外,一切還如當初的少年。

        我開始擔憂自己是不是老了。

        急忙讓宮婢取來銅鏡,對著鏡子瞧了許久,眉頭緊蹙。對成鈺招手道:“你過來看看,我臉上是不是有皺紋了?”視力仍然沒有起色,再加上銅鏡本就模糊,根本看不清什么。

        成鈺暗笑,卻不看,只把我拉到床邊直直壓下,溫熱的吻鋪天蓋地而來。

        “你一點都沒老?!彼裨谖益i骨間吃吃一笑,“還是二八年少?!?/p>

        我氣得伸手捶他,卻反被他制住。

        紅燭帳暖,溫度不斷升起來。

        室外飛雪綿綿,室內春光無限,一室旖旎。

        每年除夕,陪著他的人都是我。大臣們原本認定了我是妖姬,可多年下來,我卻也未曾禍害過大燁。倒是民間美傳疏帝深情,后宮佳麗,弱水三千,獨取一瓢飲。

        攜手立于城上,城下烏壓壓的人群,山呼萬歲。后來不知是誰起的頭,開始不斷重復“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我笑得端莊得體,本來就看不清楚,一開始還興奮,時間一久,就覺意興闌珊。

        百無聊賴間環顧四周,目光忽地定住。

        萬千人里,有男子仰首看我,渾身散發的氣息溫潤如玉。他身邊有溫婉婦人低眉垂目。明明隔得那么遠,還是一眼就能認出來。

        驀地就濕了眼眶。

        “怎么了?”成鈺發覺我的不對勁,微微皺了眉,擔憂地問道。

        我仰首,燦爛一笑,“沒事,就是沙子進了眼睛?!?/p>

        再回頭,男女已然不見蹤影。

        肩上一暖,卻是一件狐裘。成鈺淡淡道:“你身子不好,更應當小心些?!?/p>

        心中溫暖,攏了攏衣襟,繼續微笑著與他并肩而立。

        除夕的煙火在遠空綻開,星星點點,幻化出一世繁華。

        流年暗中偷換(星辰番外)

        十年眨眼即逝。

        公子鬢間生出許多華發,但眉目一如當初。他笑著瞧我時,我依舊心如小鹿。

        過去的只是時間,不是感情。

        還記得那日我出了鳳凰,便遇見公子暈厥在道邊。衣裳襤褸,面容憔悴。他從小就是如玉一般溫潤的男子,恍若謫仙??墒乾F在,與街邊的流浪漢也無太大區別。他意識渙散,嘴中卻不斷重復著一個名字。

        清兒。清兒。清兒。

        她到底有什么好?

        我甚至記不清她是什么時候進入公子的生活,似乎就是突然,他就對她念念不忘??椿ㄒf起她一次,賞月又要說起她一次,甚至是被大夫人責打,發燒時也要說著她。

        我對她不禁就抱了好奇。

        可后來經過相處,卻覺得她不過就是個平凡人。除了眼睛清亮,再無其他與旁人不同??晒泳褪窍矚g得義無反顧。

        他喜歡,我就喜歡。

        我對她好,細心體貼,整個清心居的人都對她好。

        可她不懂珍惜。

        她鐘情的從來就只是鈺世子。我冷眼瞧著她將公子傷得遍體鱗傷,公子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太醫亦只能素手無策。

        心臟像是被海水漫進其中,窒息著,眼前是一望無際的黑暗。我知道,只有她能救他。果然,還是我最了解公子。

        他醒過來,卻仍是郁郁寡歡。直到有一天,雙雙姑娘約了公子去泛舟,他回來后,眉梢眼角都是笑。

        華語第一言情小說站紅袖添香網為您提供最優質的言情小說在線閱讀。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06-21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