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桑的逆襲

        小說:眼鏡先生與絕望小姐作者:Samael更新時間:2021-06-19 05:47字數:139083

          【一】

          ——我們是流著相同的血液的親人啊,何苦自相殘殺。

          ——快滾。

          【二】

          “七-原-?!蓖蝗缙鋪淼谋┖嚷曉谫即蟮目臻g炸開,殺氣四溢,霎時千山鳥飛絕。

          我煩躁地把被子抓過來,蒙住頭,整個人蜷縮在被子里,試圖把暴喝聲隔絕開來,卻是徒勞,有人毫不溫柔,哦,不,確切說是極度粗魯地拉開我的被子,把我從被窩里拖了出來。

          “周末大清早哥哥你瞎折騰什么!”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個哈欠,懶洋洋地抬眼看眼前的長發少年,他臉色發黑,額頭上青筋跳動的節奏都清晰可見,硬生生的將一張俊俏的臉扭曲成猙獰的模樣,怒氣槽爆棚到似乎馬上就要突破天際了,我估計下一秒他就要給我會心一擊……老實說,我鮮少會見到他有這么暴躁的時候。

          “啪——”他伸手,毫不客氣地把一張報紙拍到了我的臉上,幾乎是從后槽牙擠出來的聲音,“你給我解釋一下?!?/p>

          “痛痛……痛啊……”我揉了揉被他拍痛的鼻子,慢騰騰撿起掉落在床上的報紙,啊嘞?是《櫻蘭周報》,櫻蘭新聞部主辦的在櫻蘭學生內部流傳的報紙。

          “怎么了?”我疑惑地看他。

          “你看頭條?!彼П鄄[著眼睛看我。

          我撓撓頭,打開報紙,看到頭條位置上放大的無比清晰的照片,起先愣了三秒,而后睡意全無,冷汗直流,這份報紙瞬間變得像燙手山芋一樣,我用眼睛余光瞥了一眼蓮和臥室門的距離,考慮著逃命的可能性。

          照片里,正是那一天我裝扮成蓮的樣子,在第三音樂教室門口,單膝跪在笠野田律面前,仰起臉沖他笑的情景。這個其實還好,只是配著的標題令人無比驚悚——“狂亂貴公子の末路——轉投笠野組or深情求婚?”

          完蛋了……給一向注重自我形象的尼桑制造出來這樣的丑聞……我不是捅了馬蜂窩這么簡單了,可能將面臨著初號機暴走的恐怖場景。

          “有什么要說的嗎?”他冷笑一聲,緩緩地活動了一下手腕,好整以暇地看著我,“給你10分鐘坦白從寬順便交代遺言?!?/p>

          “你你你你……聽我解釋?!蔽伊⒖贪l揮威武能移的好品質,猛虎落地式跪在床上,一臉悲壯地看著眼前的尼桑,內心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準備含淚接過尼桑手里的便當,“事情是這樣的……”

          “呵呵……以眼殺人的絕學?”他的整張臉開始高頻率大幅度抽搐起來,五官失去了原本的秩序“我覺得多給你10分鐘聽你解釋的自己真是蠢爆了。還是早點送你去三途川游泳吧?!?/p>

          “等等……我們是親人啊……”我大驚失色。

          “對不起,這個時候我不想承認跟你有血緣關系?!彼嗔巳嗉绨?。

          “不不……我一點都不想去三途川我還是更喜歡藍染大人一點……”我被他的戾氣嚇得屁滾尿流丟盔棄甲潰不成軍,“哥哥你給我個補償的機會,我幫你砸了新聞部。而且這件事不能都怪我啊——”

          等等哥哥你是多啦A夢么……你什么時候從口袋里掏出來了棒球棒。棒球棒不是被用來做這么不高尚的事情的,上杉達也會哭的,真的會哭的。

          “看來這段時間你們兄妹相處的很好啊?!?/p>

          去海外出差很久才回歸的KUSO星人亞由美,出現在我臥室門口,見到扭打成一團的我和本間蓮時,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一臉視死如歸死死揪住他頭發的我,和一臉兇神惡煞狠狠插=我鼻孔的本間蓮……

          ……對不起,原諒低智商的我實在不能理解她口里的“相處很好”的標準是什么。

          本間蓮淡定地收手,掏出手絹擦擦手,站起身來,像是之前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頂著亂蓬蓬的頭發,溫和沖著亞由美開口:“媽,回來啦?!?/p>

          “媽——”我揉著鼻子也從地上爬起來,“怎么都沒告訴我們你今天回來?!?/p>

          “想給你們一個驚喜啊?!眮営擅佬Φ妹佳蹚潖?,一段時間不見,總覺得她變得更漂亮了。又聯想到前段時間蓮告訴我,亞由美是個千金大小姐的事實……頓時惡寒,迅速把腦子里天馬行空的念頭甩出去。

          只見她拍拍手,女傭捧著兩個大大的盒子走進來。

          “咦?是禮物么?”我欣喜地湊過去,看著女傭打開了盒子。

          出乎意料,竟然是兩件和服。一件是精致的正絹女式振袖和服,手感柔和,呈現著幽雅的珍珠光澤,淺淡的粉色為底,袖口,下擺都點綴著艷麗的紅色花紋,圖案的點綴是訪問著的技法,腰帶主基調也是紅色的,鑲著淺色的邊。另一件則是男式和服,相比女士和服,樣子要低調簡約一些,質感較硬,版型也要棱角分明的多,深灰色帶條紋的長著,黑色的羽織袴外衣。兩件和服看起來都很貴重,價格不菲。

          “你和蓮都先試試,看看合適嗎?一會我再讓入江小姐給你們量一下?!眮営擅赖?。

          “媽媽,你怎么突然送我和蓮和服?”我瞪大眼睛看著眼前漂亮的和服,小心翼翼地拿起來。要知道,我從小到大都鮮有穿這么漂亮的女士和服的機會。

          “快去試試?!眮営擅罌]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反而溫柔地笑了笑,揉揉我的頭,“不會穿的話,媽媽幫你?!?/p>

          “您是打算……”一邊沉默許久的本間蓮突然開口,聲音里帶上了一絲冷然。

          “蓮?!眮営擅篱_口,打斷了他的話,聲音也下降了幾個度,隨即又放軟了一些,“你也去試試吧,看看怎么樣?!?/p>

          我詫異地扭過頭,看著正在打啞謎的兩個人,他們似乎是在對峙,均眼神復雜地注視著對方,不過只是須臾,蓮勾勾嘴角笑了,僵持的氣氛一下子消散了,他躬身拿起和服,沉聲道:“那我先去試試了?!?/p>

          “小海,來,媽媽幫你穿?!眮営擅琅み^頭來,沖著我笑,一張臉簡直擠成了一朵花。

          我看著蓮抱著和服走出我的房間,忍不住開口問:“媽,你剛才跟蓮……怎么了?氣氛不太對啊?!?/p>

          “你想多了?!彼竽笪业哪?,依舊在笑,只是眼睛里空洞洞的,看不出情緒。

          【三】

          穿這種正式的和服還真是件挺麻煩的事,亞由美連同另外一個女傭一起協力,才幫我穿好,望著鏡子里粉色和服的少女,我有些不敢置信。半晌之后,我笑瞇瞇自拍了一張,發給了鳳鏡夜,換來了他很漂亮的稱贊。

          心滿意足地收起手機,亞由美卻湊過來,一臉的促狹:“在跟鏡夜短信?”

          “哎???”我大吃一驚,一時錯亂地差點把手里的手機扔出去,“你怎么會知道……?”

          “牽起我家小海的手的那個人,當媽的,當然要知道是誰啊?!眮営擅雷旖堑男θ菁由?,“鏡夜這孩子我還是很看好的,很可靠?!?/p>

          “媽……”我臉上一紅,嘴角抽搐,“你是不是在我身上安裝了追蹤器之類的……不然怎么我的一舉一動都這么清楚?!?/p>

          “說什么呢?!彼鹧b發怒,抬手要打我。

          我縮著脖子躲了過去,得意洋洋地沖她做了個鬼臉。

          “小海,跟媽媽說說,你跟鏡夜發展到什么地步了?”她卻極具八卦精神地湊過來,瞇著眼看我,“現在的年輕人啊,太開放了,不過媽媽是老土派,還是希望你在成年之后跟他發生關系,記得做好措施……”

          “停停停!”我面紅耳赤地比出一個停止的手勢,阻止她繼續為老不尊下去,“你想得太多了,哪里有那么快……”

          為了避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我開始小步往門口移動:“我去看看哥哥怎么樣了?!奔t著臉走出門,就看到已經換好和服的本間蓮懶散地倚在墻上,雙手插在袖子里,黑色的和服襯得他長身玉立,一頭棕色長發披散著,面如冠玉,端得風流。

          他看到我,揚眉笑了,笑容也有些懶洋洋的:“喲,還不錯嘛?!?/p>

          “哥哥也很帥?!蔽液罋忸D生,抬腳,拍拍他的肩。

          “穿上了這身和服,這么粗魯可不行喲?!彼男θ萦行╋h渺,“不然對不起這和服上的家徽?!?/p>

          “哎?”我愣愣地望著他,只見他輕輕撩起我的袖子,指了指袖口處的梅花紋,又指了指他自己襟前相同的紋絡,低聲道,“這是本間家的梅花紋家徽?!?/p>

          “……”他輕飄飄一句話落在我的心頭卻有千斤重,我張了張口,突然覺得像是喪失了所有的語言能力,身上穿著的和服突然變得沉重起來,像是包裹著我的枷鎖一般,許久,我才輕聲開口“哥哥你是不是還知道些什么……在瞞著我?媽是打算……”

          “你想太多了?!彼[著眼睛,抬手揉了揉我的頭,“與其想這些虛無縹緲的事情,不如好好考慮怎么補償我吧,我的形象可是被毀得一干二凈了呢?!?/p>

          “啊嘞?”我還沉浸在深沉的思考之中,被他突如其來的換話題搞得思路一滯,反應過來之后,我有些憤怒地抬頭用手肘撞了撞他,義正言辭道,“我在思考很正經的東西,你別老拿雞毛蒜皮的小事來煩我?!?/p>

          “我去。你竟然把你親哥哥我的形象當成雞毛蒜皮的小事?”他開始捋袖子,臉上表情變得猙獰起來,剛才那個長身玉立面如冠玉的美少年消失不見了,留下的是眼前這個錙銖必較的大魔王。

          “我都說了,替你砸了新聞部還不成嗎?”我梗著脖子反駁道。

          “砸了有什么用,反正都遲了?!?/p>

          “那你還想怎么樣?”

          “在我沒想出怎么處置你之前,你就乖乖任我奴役吧?!?/p>

          “做夢!大魔王,你去死吧!龜——派——氣——功——”

          “卍解!天鎖斬月!”

          “靠,你作弊!”

          “呀呀呀……放手,身上的和服很貴的?!?/p>

          “放手的是你,好痛啊啊啊啊……”

          “總有一天我要殺了你啊——”

          “我等著你,愚蠢的妹妹啊——”

          正文完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06-21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