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殺與不殺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5:15字數:339051

        “那就好?,F在宮廷里的形勢可能瞬間萬變,你最好盡快解決?!蓖踝哟瓜卵酆?。竟然是一副不溫不火的語氣。仿佛他只是叫席格去殺一只蟲子。

        席格腮邊的肌肉在不停地跳動,低著頭垂著雙手退了出去。剛把門關上身體就癱了下去,背靠著門,慢慢滑了下去。他的身體像被抽干了似的沒有力氣,更沒有一絲暖氣。

        他的眼前浮現出鋪天蓋地的火光,人們臨死前發出的慘叫在他的耳邊此起彼伏地響起,劍上粘滿鮮血的殺人者們正在叫囂著:“殺??!殺死阿爾克諾人!不要留下來一個!他們是魔鬼的子孫!”

        他的思想又回到了自己的村子被毀滅的景象。當時他只有十五歲。他的母親帶著他只有八歲的弟弟,渾身顫抖著藏在柴草堆里。他的父親,就死在柴草堆不遠的地方,半睜著眼睛,身下溢出的一道道鮮血像一條條小溪,正蜿蜒著朝他們、不,在席格看來,是正朝著他的眼睛留了過來。

        他是居住在山林里的阿爾克諾人。因為信奉山中的鬼神而被山外的人當成居住在森林里的妖怪。他們每次出山都會被山外的人用石塊和刀槍打回來,只好躲藏在山里永世不出,可這樣卻讓山外的人更加害怕他們,終于進山來“清除”他們。發動這次屠殺的是亞格耐斯王子的父親,前代國王赫諾。他在屠殺這些其實和他們沒有什么不同的人類的時候絲毫沒有任何憐憫,甚至終身還把自己的這項罪過當成一項重要的政績來炫耀。

        他記得當時自己恐懼,悲憤到了極點,反而有些恍惚木訥,只覺得奇怪:這些在作著和惡魔沒有兩樣地瘋狂殺戮的家伙.他拼命地閉緊眼睛,不去想外面地情況,也拼命想把外面的慘叫聲擠出腦外——他不敢用手堵耳朵。因為他地身體一動柴草堆就會晃動,母親和他們立即會被抓出去殺了。終于。四周靜了下來。他緩緩地睜開眼睛,想著:結束了嗎?就在這時,忽然一團亮光從頭頂上射了下來,柴草向四周倒下去——他們被發現了。

        “還有幾個呢,王子!”周圍圍著一群渴望鮮血的惡魔的臉。正貪婪地看著他們。就像惡狼看到了肥肉。

        “您親自砍幾個吧,王子,機會難得??!”“是啊,是啊,您今天還沒有試過刀呢!”

        王子?他睜開被柴草刺得瘙癢的眼睛,朝那些魔鬼諂媚看著的方向看去。魔鬼地王子肯定也是魔鬼吧?他這樣想著,可眼前的金發少年卻出奇的清秀干凈,像一個“人”。

        母親聽到“王子”這兩個字忽然發狂了,拔出身邊藏著的小刀就朝少年撲了過去。離少年還有老遠就被砍倒在地。

        “該死的魔鬼!死到臨頭了還敢撒野!”一個士兵罵罵咧咧地挺槍準備向席格和弟弟刺去。

        “住手!”少年大聲呵斥起士兵來。席格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他要揪我們嗎?準備救他們眼中的魔鬼?準備救一個準備殺他的女人的孩子?

        “可是,王子……”那個士兵很驚訝,槍也沒有收回去。

        “適可而止吧!”少年沉著嗓子喝道:“難道你們真以為他們是魔鬼嗎?”

        這句話把所有的士兵都說啞巴了。無聲地低下頭來。席格這下才真正驚訝了:難道他們也知道自己殺地是“人”嗎?

        少年憐憫地看了一眼他們,在一片“王子小心”的呼喊聲走了過來。在蜷縮在地上的他們面前蹲了下來:“真可憐。你們有地方去嗎?”

        席格茫然地搖了搖頭。少年皺著眉頭思索了一會兒,眉頭微微展開:“那你們就跟著我吧?!?/p>

        “可是。王子,他們是魔鬼……”一個士兵只敢小聲勸說。

        “他們充其量只是信奉魔鬼罷了?!鄙倌昀淅涞匦表骸盎厝プ屗欧钗覀兊刈诮叹涂梢粤税??”說罷微笑著向席格伸出手去。

        席格茫然地握住了他的手,站了起來。在這一刻,雖然王子只和他一樣大,他卻覺得王子是個無比偉大地英雄,甚至可以說是“神”。他跟隨王子回到王宮就改信了西特藍地宗教。他對自己的神早就沒感覺了。在他們遭到滅族地時候,他沒有出現,更沒有救過一個人。

        進了王宮之后他才知道王子并不是不沾一滴血的圣人。恰恰相反,他十四歲就跟著赫諾出征,鎮壓國內的叛亂,殺過很多很多的人。這絲毫沒有影響王子在他心中的形象。他殺的人肯定都是壞人。只要是他殺的人都是壞人。王子永遠是對的。

        弟弟后來在瘟疫中死去了。在席格的心目中王子就成了他唯一的親人,不,不僅僅是“親人”這么簡單,王子是他的父兄,是他的偶像,是他存在的依托。他可以為王子殺任何人,甚至包括他自己!……可是,當王子叫他去殺黛靜的時候,他竟下不去手,甚至連“王子永遠不會錯”的信仰也發生了改變!

        他靠在門邊,痛苦地思考了良久,眼睛中忽然放出了光亮,站起來,很慢,但很穩地朝走廊深處走去。天還沒有亮,走廊里還是黑洞洞的,就像完全沒有希望的前途。

        黛靜抱著膝蓋坐在床沿上,茫然地睜著一夜未眠的眼睛。敲門聲響起,她嚇得像兔子一樣跳了起來??部啦话驳卮蜷_門,發現門外是席格,剛想松口氣,卻發現他的臉色怪怪的,心又提了起來。

        “請問……干嗎?”她怯生生地問。

        “沒什么事,王子叫你去?!毕窠┯驳匦α艘幌?。

        黛靜也僵硬地一笑。不知為什么,她想把心放下來卻不敢,心一直懸在半空中。

        “你這是要帶我到哪里去?”黛靜見席格把她引到了一個馬車前,感到十分奇怪。

        “城外,”席格的表情和動作越來越不自然:“王子在城外等你?!?/p>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