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勾引進行式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5:52字數:194352

        羅娜愕然抬頭,發現斯塔里諾的臉就在自己頭上幾公分的地方似笑非笑地望著她,頓時臉漲得通紅,躲避似地把脖子一縮:“婦女們手里小小的針線怎么能和勇士們手里的長劍相比呢?”

        “那可不一定哦。勇士手里的長劍只有打仗的時候才會用到,而婦女們手中的針線如果停了下來,整個國家都會立即過不下去的。我很欣賞崇拜婦女們的,真的。保護這個國家的是男人,但支撐這個國家的卻是女人?!彼顾镏Z一本正經,似笑非笑地說。

        羅娜的臉更紅了,嘴邊卻泛起了一絲淡淡的笑意?,斞艔妷褐竭叺募樾?,眉眼卻忍不住不停地跳動:不愧是**高手。一下就把瑪雅的戒備消除了??磥磉@里已經不需要她了。她假裝忽然想起了什么,站起身來,自言自語地說:“我去廚房看看有什么招待客人的菜色?!?/p>

        羅娜見她要走,微微有些慌張,忍不住欠起身來,張口欲呼,瑪雅卻頭也不回地飛快溜了出去。斯塔里諾見羅娜如此緊張窘迫,瞇起眼睛笑了,反倒大大方方地把他那修長的食指往花樣上一點:“這里的針腳亂了哦?!薄芭?,對不起……”羅娜趕緊坐下來拆掉重繡。斯塔里諾垂著眼簾,不動聲色地瞄著她,柔聲悠悠地說:“在宮里的生活很辛苦吧?!?/p>

        “啊……算是吧?!绷_娜手忙腳亂地拆著線,注意力卻更加倒向他??赡艽嫘奶舳旱娜硕紩幸环N氣場,被挑逗的人總清晰地感受到。

        “面對的都是些脾氣嬌縱的貴人,那些小姐,公主們……即使是不常和她們見面.1網,手機站Wap.1身份也同樣高貴地我,遇到她們的時候也覺得難以應付啊。伺候她們,想比一定和如履薄冰一樣吧。不過呢?!彼顾镏Z的眼簾張開,透出媚惑地光芒:“你也可以近距離接觸那些王族的男人。托絕世美人撒勒托皇太后地?!,F今的皇室血脈都很英俊。尤其是當今的國王和王子殿下,你有對他們偷偷存著愛慕之心嗎?”

        羅娜不小心把線扯斷了,慌慌張張地重新穿針:“沒有……沒有啊。像我們這樣卑賤的人,怎么敢抱那樣的幻想呢?”

        “不,像您這樣美麗地小姐怎么會是卑賤的人呢?”斯塔里諾攤開雙手??鋸埖負]著,一副“義憤”的樣子:“在我看來您即使作王妃都不過分!”接著又把頭湊近羅娜一些,聲音像一個鵝毛捻子一樣鉆進羅娜的耳朵:“不知道愿不愿屈尊作伯爵的妻子呢?”但凡男人在引誘女人的時候都是以“妻子”的地位相誘,在得了手之后往往又不認帳了,輕信的女人只有作情婦的下場——有時連情婦都沒得作。

        羅娜僵在那里,連穿針地手指都停住了。這就是清澀的女孩經常會犯的錯誤,面對挑逗不知所措地時候就愣在那里,就好象大腦都停了一樣。孰不知這種狀態的她在男人眼里就好象剝了殼地蚌肉。她這點連黛靜都不如。黛靜面對帶有暴力地強制性挑逗也許會手足無措,但絕不會給這種軟挑逗者一點面子。如果是她。說不定一鼓眼睛,陰陽怪氣地來一句:“你說的話我聽不懂?!本湍茏屗顾镏Z知難而退了。

        斯塔里諾看著她僵直地樣子,越發邪魅地笑了??匆娝亩溲谟吃诮鸢l里就像玉琢的一樣,便朝它吻了過去。

        “這不行!”雷諾對黛靜的提議斷然拒絕:“我天生對舞刀弄劍和舞刀弄劍的家伙沒有好感!”

        黛靜吐了吐舌頭。不敢再說了。雷諾表面上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心里卻開始發軟。不管怎么說,黛靜是在真心為他著想?,F在真心著想的人……好象就只有她一個了。連他的母親……說不定也不怎么把他放在心上吧。天天像個穿花蝴蝶一樣在男人之間游走。根本沒空多關心他一點。

        他鼻子有些發酸,深深地吸了口氣:“不說我了,說說你吧。你的處境好象也不妙啊。

        黛靜的臉“唰”地一下漲紅了:“你……也聽到謠言了?”她還以為是因為王子的公開表演引發的謠言呢。

        “啊,”雷諾模糊地應著,姑且讓她以為自己只是從謠言中聽來的:“聽說你不如他的意,失寵了?!?/p>

        “哦……”黛靜皺起眉頭,雖然乍一聽還能和事實沾上邊,但怎么聽起來……不大對勁?

        雷諾原以為一提起這個黛靜就會像開閘放水一樣向他訴苦,至少也會表現出傷心的樣子,沒想到她竟然連大的情緒波動也沒有,不禁有些不快,說的話便露骨了些:“是不是被虐得受不了了終于反抗了?”

        “什么?你聽到的是什么?”黛靜隱約感覺到了這里面的弦外之音,忙大聲問?!奥犝f你是侍寢的時候出了問題?!?/p>

        天!黛靜差點暈過去,拼命地擺著雙手:“你從哪里聽來的這種骯臟話?根本不是這樣的!”但看到雷諾驚訝的樣子,喉頭又噎住了,低下頭咕噥道:“為什么總沒有相信我和他之間是清白的呢?”

        “什么?你和他之間……清白?”雷諾雖然不止一次聽她這樣說,但每次聽到都是一樣地驚訝:大家都公認的事實你還要一遍遍抵賴什么?

        “我干嗎要說沒人相信的謊?”黛靜沮喪地說。

        “那也是……你們怎么會清白的?”雷諾想想也是,但這個事實讓他太驚訝了,以至于無法相信。

        “你這句話很無禮哦?!摈祆o瞄著他,微慍地說。

        “哦……”雷諾這才回過神來,小心翼翼地問:“那你們……算什么呢?”

        “戀愛吧?!摈祆o忽然鼻子一酸,差點掉下淚來:“不過已經結束了?!?/p>

        雷諾盯著她,目光漸漸轉為溫和。雖然不大相信,但還是決定姑且相信她一次。準確地說,是希望她說的是真的。見她露出了罕見的楚楚可憐的樣子,胸口一熱,“那現在愿不愿和我一起逃走呢”這句話險些脫口而出,但眼角瞥見瑪雅正往一堆亂樹后移動,似乎準備偷看他們,而且目光冷峻,忙收斂起溫和的目光,改為冰冷的“友好”:“謝謝你給我著想,可是我的天賦實在不適合作那種工作?!?/p>

        瑪雅眉頭一跳,正想繼續偷聽黛靜為他著想了什么,忽然聽到身后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嘁嘁嚓嚓”地傳了過來。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