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偷情的小姐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6:02字數:149885

        黛靜話出口之后才發覺自己多么愚蠢——如果是一般人的話,年紀大了可能就找不到對象了,但他是國王,即使是八十歲未婚也不愁沒有對象,自己竟然說“耽誤”這個詞,真是蠢到家了。

        出乎她的意料的是,國王并沒有因此而發笑,反而神情苦澀起來:“耽誤……說的對,我一直在耽誤?!?/p>

        “???”黛靜這下是真的驚訝了。

        “人在一生中肯定有一個命中注定的人??墒俏覅s一直無法接近她,甚至無法感知他的存在?!眹醯难劬ο駜煽谏钊?,泛著憂傷的波光,聲音壓在喉嚨里,幾不可聞。

        黛靜越來越驚詫了,兩個眉頭高高挑起。國王冷不防瞥見她這副模樣,忙勉強笑了笑:“你不要誤會啦??赡芪艺f得太模糊了。其實,像我這樣的人選擇面很窄的,一般只能在貴族女性中挑選。并且極有可能會為了國家利益而和不認識的,或和性格不和的別國的公主結婚,雖然這是一國之君必須的限制和責任,但我還是有點不甘心,哈哈?!?/p>

        黛靜輕輕咬住嘴唇。因政治婚姻而引起的皇室的愛情悲劇一直是各種文藝作品的重要主題,其中的痛苦觀眾已經被提醒了無數遍,比當事人還要明白。黛靜頓時同情心泛濫,嗓音竟也有些傷感:“我理解你的痛苦。和自己不喜歡的人結婚,是一生中最大的遺憾?!?/p>

        “你看看你,倒比我還傷感似的.”國王忽然把剛才的傷感遺憾全收了起來,揶揄著說她。

        “對哦,還可以納妾。對吧?”黛靜忙干笑著說,顯示自己不是多愁善感的清純小孩。

        國王卻怔住了,忽然無比嚴肅地說:“那我是不會考慮地。即使我不能和喜歡的人結婚。我也會忠于我的妻子?!?/p>

        黛靜啞然。都怪自己得意忘形,不但討了沒趣。還嚴重影響自己地形象。不過她也真羨慕國王未來的妻子。要換了王子……哼,見鬼去吧,以他那么暴躁地德性,不要像亨利八世一樣殺妻再娶就不錯了。

        “哈哈,哈哈哈。沒想到你的皮膚還真細膩呢。連我的都比不上你?!比鎏啬瞎艉退姆蛉巳ムl下療養去了,他的府邸就成了女兒們地天下。在這個時代,父母一走,貴族的府邸就會成為偷情場。撒特南公爵的府邸也不例外?,斞烹m然自認對王子一往情深,但并不認為這防礙她找其他男人。她正躺在一個精瘦雪白的胸膛前,輕輕地撫摩著那細膩的皮膚和垂在上面的金發。

        “我的皮膚怎么能和小姐的相比?”

        “呵呵,你的嘴還真甜呢?!爆斞啪o緊地摟住身旁地人,壓底聲音,語氣卻更放浪了:“不過我還真嚇了一跳呢。你雖然比女人還美。作男人的事的時候還真棒呢?!?/p>

        身旁地人象牙般的下巴上一彎瑪瑙般地紅唇滑過一絲冷笑。這就是女人??梢栽谙胫硪粋€男人地時候和另一個男人睡覺。原來他只以為自己的母親是這樣地,沒想到這樣的女人處處都是。不過和瑪雅的這一次真讓他長了見識,原來“蕩婦”不是寫在臉上的。也不是深刻在名聲里的?,斞旁谌饲暗臅r候總是一副貞潔烈女的模樣,名聲也很好。據說那些老臣們還把她列入了王妃的侯選人的名單。沒想到私底下竟是這副模樣。和他既沒有相識多久。也不顧及他們各自的身份,只是愛他的長相。就和他“最親密接觸”了。不過說起來,不知何時起,他竟變得來者不拒了,還真有些可悲。

        “雖然你只是個歌者,但你的舉止卻罕見的高雅,”瑪雅把嘴貼近他的耳朵,用牙齒輕輕地咬著他的耳垂:“你不會有什么高貴的秘密吧。雷諾?”

        她身旁的人聽見這個名字的時候竟然本能地抽搐了一下。是的,這個如此墮落的少年就是我們俊美的歌者雷諾大人。本來他已經看到了未來的曙光,卻在此時遭到了致命的打擊——自己最不愿與外人道的身世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毫無保留地抖了出來。希望的曙光由此便消失了,他轉過頭更深地沉入黑暗之中,對于年輕的,沒有追求沒有負擔的男人墮落的內容一般都是——女人。他在這方面很便利。主要靠他英俊的面貌和優美的歌喉。女人雖然和其他所有的女人都是對手,卻對美貌似女人的男人統統沒有抵抗力。而且,和身份低下的歌手相好,在貴族小姐們看來,就好象招只小貓來玩一樣安全省事——身份低下的人往往謹言慎行,也容易打發。這些美麗的小姐們幾乎不需要他去勾引都會倒著來找他。他可以非常充實地度過這段必須在都城度過的空白時光——他的母親,阿曼達公爵夫人,每次上京都不會輕易回去。她需要很多時間去問候安慰自己在京城的眾多相好,和實權者應酬應酬——生活放浪沒有罪,但如果勾引貴族家的大好青年,毀壞他的名聲和“純潔”的心靈,耽誤他的學業,影響他的婚姻就有罪了。她得和京城的實權派打好關系,請他們幫忙壓制對她群起而功之的苗頭。她一天到晚忙得像穿花蝴蝶一樣,根本沒空管這個陰郁的兒子。幸虧這些外表光鮮、內里污穢的貴族小姐,他才可以過得如此快樂。

        不過,他的內心深處一直在問自己真的快樂嗎?他不知道。只是每次聽到別人喊他的名字的時候他都會感到陌生。因為這個名字,似乎曾經標識著“另一個人”。

        “怎么了?雷諾?不說話了?”

        雷諾這才回過神來,忙笑了笑:“怎么會呢?不是每個人都像故事里的人有著豐富的秘密的?!?/p>

        瑪雅似乎對他的回答很滿意,又把頭放回枕頭,看著天花板,忽然恨恨地說:“每到晚上我總會不經意地想起王子這時會和哪個女人在一起,一想起這個我就會心頭發悶!”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