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情敵大活躍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2-01-28 09:34字數:210192

        王子和黛靜離都城已經不遠了。黛靜的心稍微安定了下來,忍不住開始胡猜那池塘到底是個什么地方。她看過的很多書和漫畫都矯情地強調過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塊圣地,不管他是善良的好人還是十惡不赦的壞人,但黛靜總是不大相信——也許不是不大相信,只是找不到感觸吧??墒莿偛趴赐踝舆@副樣子,卻強烈地感覺到這就是他的“圣地”。這個池塘雖然很美,可也看不出什么特別來。難道重點不是“這個池塘”,而是和這個池塘有關的回憶?

        黛靜心里隱隱泛起了一股醋意。這股醋意隨著穿過她心田的風,把一切都染得微酸。

        黛靜回到房間之后倒頭就睡。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被人一把拉了起來。她睜開眼睛一看,發現是席格,而且表情十分恐怖,就像被鬼扇了一樣:“你竟然還睡著???快起來!王子重要的東西不見了!”

        黛靜起來之后才知道,王子的項鏈上的金盒子不見了。說來也邪門,鏈子好好地掛在脖子上,那個心形的盒子卻不見了。王子令隨從搜索他從上次看過金盒子為止到現在他所有去過的地方,再名使女把他所有的東西都看一遍。而他則雙目發怔地站在那里,一副驚慌失措,不,簡直是崩潰的樣子。

        黛靜想要提醒他是不是掉在昨天的池塘邊了,卻又不敢。因為這樣一來不就暴露了自己昨天跟蹤他了么。而且,黛靜已經敏銳地感覺到他那神圣的池塘肯定和他這個寶貝盒子的里畫像有關,不知怎么回事很不舒服,不想跟他說.手機站王子來到池塘邊,滾鞍下馬。沒頭沒腦地亂找一通。最后絕望地看了看天,深深地嘆了口氣,悶頭有趕回城里。黛靜這次沒有特意隱藏,王子應該也知道她的存在,但竟沒有看她一眼。就好象她不存在似地,黛靜心中竟大加惱火:那個金盒子有這么重要嗎?頂多只能裝畫像嘛,難道被活人還重要?

        不知為了什么,她現在竟沒來由地大喝干醋,先是對池塘,現在是金盒子。對物件吃醋,倒也無聊到家了。

        夜晚。黛靜照例在王宮里游蕩。這次她不游城頭了,改在馬廄附近游蕩。馬廄在王宮地一角,周圍倒也有些花草樹木。只不過都是野的。勉強還能湊合著“游”。雖然有些隱約的馬糞味道,但逆著風就聞不見了。

        黛靜在一棵小樹邊一圈一圈地繞著,越來越“心曠神怡”。等到打了個噴嚏,渾身一顫。猛然清醒后才醒悟過來:自己這哪是心曠神怡啊。分明是困倦了。不禁在心中暗暗叫苦:王子殿下呀,你要再想乘黑亂跑就趕快出現吧!

        真是“想”曹操曹操就到。黛靜猛然看見一個高大地身影急匆匆地朝馬廄走來,正是王子。黛靜趕緊找了個地方躲了起來。他果然牽了匹馬便急匆匆地走了。黛靜連忙牽了匹馬跟上,只敢遠遠地跟著他——雖然他的馬在急速奔馳地時候馬蹄聲很大,但還是離遠點安全,省得被他發現,白招來一堆麻煩。至于她為什么要作這種麻煩事,她給自己的解釋是“閑著也是閑著”。

        王子果然朝池塘的方向奔過去。黛靜的心里又開始發酸了:白天不才在那里找過一遍嘛,怎么晚上又去了?說起來今天一天他都目光散亂,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即使是他被敵方地大將砍得七死八活的時候都沒見他有這種狀態??磥磉@金盒子和這池塘真是了不得啊。

        王子轉眼就來到了池塘邊。他飛快地下馬,忽然朝池塘沖了過去,這下把黛靜嚇得不輕:難不成想要跳河?正要沖出來揪住他,忽然見他跑到池塘邊聲就猛然停住了。只見他看著池塘深深地嘆了口氣,就站在那里不動了。

        王子閉著眼睛,深深地吸著從塘面上吹過來的新鮮空氣,似乎要把這個池塘也吸入身體。他現在感到非常惆悵,非常遺憾。他最重要的東西,現在只剩下一個了。

        “??!”一聲低低的驚呼聲傳來,王子立即睜開眼睛,拔劍出鞘。還是很敏銳啊。發出驚叫的那個人看起來很膽怯,往灌木里退了退,但還是堅定地走了出來。朝王子躬身行禮。

        黛靜差點驚呼出來:這不是那個對王子志在必得的羅娜嗎?頓時有了一個奇怪的想法:今天自己要是沒有跟來說不定會出大事呢。

        “你到這里干什么?女孩子一個人到這里來很危險?!币娛峭鯇m里的女管,王子地目光溫和了些,輕聲問。

        羅娜的臉因羞澀和緊張而漲得通紅,只敢低著頭偷看著王子,從裙子口袋里掏出一個心形的金盒子:“奴婢今天清晨路過這里地時候,撿到了這個金盒子,便不時地過來看看,希望能還給失主?!?/p>

        王子見到金盒子的時候臉上閃過欣喜若狂地表情,但努力壓制住了,波瀾不驚地說:“這個盒子是我地?!?/p>

        “是嗎?真的太好了?!绷_娜努力想裝出驚訝地樣子,但就是不像。其實她今天剛看到金盒子底部刻的名字縮寫就懷疑是王子的——一來這金盒子做工精美,鑲的寶石又很稀有,只有貴族才可能擁有,二來她曾經有一次在它碰巧滑出王子的衣領的時候遠遠地望過它一眼,再加上名字縮寫,就十有**了——雖然她不大確定,但心里竟不知不覺認定了,一天中竟想著了魔一樣不停往池塘邊跑,晚上也不例外。還真是愛神眷顧,還真讓她堵到王子了。

        王子借過金盒子,快速地打開它,看到里面的畫像完好無損才松了口氣。如果黛靜能看到里面的畫像的話,就會驚訝地發現畫像里的美麗女人,就是王子偶爾在靜謐的午后,一遍遍畫著的那個女人??上КF在天光昏暗,畫像離得又很遠,她跟本看不見里面是什么。

        羅娜偷眼看著王子把金盒子裝入口袋,一副準備離開的樣子,頓時一股熱血沖上心口,終于鼓起勇氣開了口:“奴婢……曾經斗膽打開過它!”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2-01-30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