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剛出狼窩又入虎口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4:22字數:165333

        王子一聽到“救黛靜”這句話,竟不由自主地身體一顫,衣袖在桌面上滑過,把對巫女的處決報告也帶到地上。

        “怎么回事?說清楚!”他沉著嗓子說。

        “黛靜被卡留斯大人帶走了!”席格臉紅脖子粗地說。

        原來王子不會一天到晚注意黛靜的行蹤,但席格作為首席隨從,有管理其他隨從的責任,可以名正嚴順地一天到晚地注意黛靜的行蹤。今天他到黛靜的房間查鋪——只有黛靜的房間他會天天查,發現黛靜不在,頓時非常緊張,一路查訪下來——雖然現在是夜晚,王宮里仍然到處是人,更有不少“機靈鬼”隨時希望窺探到王宮的秘密從中牟利,黛靜的行蹤并不是完全查不到的。他聽一個天天晚上睡不著覺從窗戶看天的洗衣婆那里知道黛靜被一群穿著不同于王宮的服色的貴人們抓走了,聽她的描述席格立即反應過來那是卡留斯的隨從,立即來報告王子。

        王子不愧是卡留斯的好朋友,略一思忖就明白了卡留斯是什么意思,恨恨地罵了聲:“笨蛋!”從墻上取下劍就直奔卡留斯的住處而去。

        說來也不可思議,說來以他和卡留斯的交情,到他那里去要人應該不需要帶劍。他是不相信卡留斯呢?還是覺得黛靜他一定要奪回來呢?

        王子跑得是如此之快,以至于席格都被甩到了后面。他來到卡留斯的住處,為卡留斯守衛的王宮的士兵見到他立即退開,卡留斯帶來的隨從迎了上來。

        為首的隨從幾乎渾身是毛,壯得像只大狗熊,他擋在王子的面前,沉著嗓子說:“對不起,您暫時不能進去,我必須先通報卡留斯大人,否則,您要想進去的話,只有從我的……”話還沒說完他的胸口就血花四濺,哀號著倒了下去。王子根本就沒想和他羅嗦。

        其他隨從見狀連忙散開。如果他是刺客的話和他拼死一搏還是可以的,但他是主人的好朋友,即使和他拼掉了命說不定都落不了好去,還是不要作這個冤大頭好了。

        王子身上帶著血跡,拎著一路滴血的長劍長驅直入,使女們見到他驚叫著逃竄。王子一直沖到卡留斯臥室的門前,忽然聽見里面傳出一聲慘叫,分不出男女。他渾身的血都涌上了頭頂,“砰”的一聲撞了進去。

        屋里的景象大出他意料之外??羲拐稍诖采?,暈了過去,腰帶解了開來。床下正蹲著一個身材窈窕、衣衫光鮮的美人兒——王子在看到她的第一瞬竟沒有反應過來是黛靜,等到發現她是黛靜的時候不禁呆了?,F在的她……簡直艷光四射啊。

        “王子!”黛靜抬起頭,發現是他,立即驚喜地跳了過來——雖然她現在在心理上對他感到排斥,但在危險的時候見到他還是感覺像見到了警察叔叔。

        王子見她衣冠整齊,不像遭受過非禮。而卡留斯除了腰帶解開之外衣冠未見凌亂,臉上也沒有傷痕,不像被打暈的,心里狐疑得很。但聽外面依稀傳來吵嚷聲,連忙拉了黛靜就走——雖然他不怕康薇爾公爵夫人,但此時在此地鬧出什么大亂子的話畢竟不好,他也不想和那個討人厭的老女人多羅嗦,何況他還帶著黛靜——帶著黛靜竟然能讓他變得謹慎,恐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吧。

        王子一直把黛靜拉到自己的房間里才回過神來——人總是在歉意識里認為自己的房間最安全。他喘了口氣,第一件事就是抓住黛靜的肩膀,盯著她的眼睛問:“你有沒有受到欺負?”

        “沒,沒有……”黛靜覺得他的目光很燙人,不由自主地把目光偏向別處,臉也紅了。

        “那就好?!蓖踝泳顾闪丝跉狻膊恢雷约涸趺磿羞@樣的舉動。難道他很擔心?忽然想起卡留斯那詭異的樣子,連忙又問:“你……怎么著他了?”

        “誰?”黛靜的臉一下漲紅了。她知道他說的是誰。只是太不好意思了,故意裝傻,希望能退后坦白從寬的時間。

        “卡留斯在我國的勇士之中可能排進前十名啊。你是怎么弄昏他的?”

        黛靜的臉漲得像個紫茄子,磨嘰半天之后才吞吞吐吐地說:“我……捏了他……”

        王子立即省悟過來她捏了他什么地方,臉也紅了,一時竟不知道該如何置評,半晌才低低地說:“哦。你還真有辦法?!?/p>

        黛靜羞得頭都抬不起來。這是以前和她同寢室的一個女孩告訴她的。那個女孩警惕性很高——不過也可能其實是個喜歡幻想的色狼,否則不會天天假想自己被這個襲擊被那個強暴,不知從那里看到的如此惡心的防身術,說受到色狼襲擊的時候最后佯裝順從,然后伺機用嘴咬或是用手捏——據說這樣最為奏效,受此一招的男性輕則昏厥重則致命。黛靜今天一試果然很有效,但覺得非常惡心丟人,以至于覺得自己都沒臉走出門去,那只手更是要不得了,所以在王子沖進來的時候她正在拼命擦手。

        黛靜還陷在尷尬之中不可自拔,王子卻已經冷靜下來。他低頭繞有興致地欣賞盛裝的黛靜,覺得現在的她簡直明艷不可方物,越看越愛看。他的心正在一下一下地撞著胸口,牙又開始癢了。他甚至起了一種咬噬她的沖動。難以置信,他還是第一次對女人有這種感覺。剛才的緊張跑動使他身體略有些疲憊,加上這種動情的感覺竟混合成一種喝醉了酒般的奇妙感覺。

        黛靜出神的時間也并不久,很快就回過神來。她見王子直勾勾地盯著她,目光有些異樣,頓時一呆:“王子,你怎么了?”

        “干嗎?”王子慢悠悠地說。臥室里那盞孤燈因為許久沒有挑過燈芯,已經有些昏暗,黛靜的臉龐略有些模糊。在陽光下是看不出美人的。只有在混混沌沌的環境下才能看出令人心醉的美來。黛靜的臉頰雖然有些昏暗,但頭上和耳邊那些寶石卻迎著微光閃起光來,像一顆顆星星圍在她的臉頰邊。被星星圍著的,那自然就是仙子了。而這個仙子正臉頰噴紅。羞赧的仙子更加吸引人。

        黛靜見王子的目光越來越奇怪,終于省悟過來是自己的裝束惹了禍,連忙低頭開溜:“這身衣服穿起來好麻煩,我去脫了去?!?/p>

        “等一下!”王子竟飛快地閃到她的面前,占據了有利的位置.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