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策略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5:28字數:104169

        夕陽給天地染上了一層血紅的顏色,蘇特城的城頭更像淋了一層半干的濃血。似乎召示著馬上就要發生一場大殺戮。王子站在山坡上遠眺蘇特城,身邊站著特羅將軍。 “今天已經完全不見炊煙了啊?!蓖踝幼匝宰哉Z般低語道。

        “是啊。已經圍了他們十天了么?!碧亓_回答道。王子自從上次大戰之后只是把城圍起來,一直沒有攻城。

        “好了,明天就可以撤軍了,要盡量鬧出大的動靜,”王子的半邊臉頰浸在夕陽里,顯得高深莫測,忽然冷笑道:“我上次大戰之后挫了銳氣,一直不敢再主動進攻,圍城圍了十天之后終于灰心,夾著尾巴撤走了……敵人一定會這樣想吧?”

        第二天守衛蘇特城的敵軍忽然發現西特藍軍開始撤退??低H自上城頭觀看,發現他們組織有續并沒有散亂的跡象,沒敢讓軍隊出城追擊——懷疑西特藍軍佯退也是有的。等最后一個西特藍軍消失在不遠處的樹林中的之后,康威才露出了輕松的笑容,不屑地往城頭吐了口唾沫:“什么軍神,只不過是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罷了!”

        為了安全起見,之后的一天蘇特城還是禁閉城門,戒備森嚴。一天之內毫無動靜??低@才派出士兵,到附近的地方購買糧食。蘇特城和西特蘭的首都不同,只是一個城堡而已,并沒有包含居民區的外城,地點有限,存糧不多。當初康威進攻蘇特城的時候,蘇特男爵關閉城門,和他對抗了十幾日,城內的存糧已經被士兵和進城避難的百姓吃得差不多了。后來格利軍進城,城內的存糧并沒有得到續補,正因為百姓的居住地沒有城墻的保護,戰爭一開始就背著存糧逃散了,格利軍要搶也沒處搶去。后來又是王子的進攻和圍城。格利軍雖然省著吃,但還是在王子的軍隊撤走的前一天斷糧了??低榱吮kU起見,又在城內悶了一天,第二天卻不得不出城找糧——再不找糧就要引起嘩變了。

        讓格利軍大感慶幸的是,購買糧食的士兵很快就回來了,帶了幾大車糧食。守門的士兵歡天喜地放下城門讓他們進來。負責守門的小隊長仍然很警惕,看著糧食運進城門來。忽然一道亮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仔細一看,一輛車上的麻袋中間竟然露出了一塊金屬物。

        “這是什么?”他臉色忽變。

        跟來的糧食販子忽然如閃電般貼了過來,從后面一刀把隊長刺了個透心涼。車子里忽然躍出很多全副武裝的西特藍士兵,購買糧食的士兵也拔出劍,一劍砍斷了滑輪上的繩子——城門全靠這兩條繩子吊起,繩子一被砍斷城們就再也吊不起來了。他們也是西特藍的士兵假扮的——出去找糧的士兵都是大胡子,找幾個身材和他們相似的粘上胡子,再模仿他們的口音就差不離了。

        格利軍驚恐萬狀地看到樹林里沖出很多西特藍的士兵,朝他們沖殺過來。王子的軍隊并沒有真正撤走,而是佯裝遠撤之后又偷偷地潛了回來。一見格利士兵出城找糧,立即劫持了他們,找幾個和他們相像的士兵假扮他們,再精選一批勇士藏在糧食車里,伺機破壞城門,殺他們個措手不及。雖然有些波折,但王子的計策還是成功了。

        饑餓的格利軍根本不是西特藍軍的對手。王子命人堵住城門,不讓一個格利軍逃出去。

        等到戰爭結束之后,除了主將康威和幾個重要的將領被生擒,其他的格利軍,全被殺掉了。

        等到把蘇特城內一切都打掃停當,就開始了對康威的嚴刑拷問。由王子親自主持。黛靜作為重要隨從之一,也要隨同觀看——自從她上次舍身沖入箭雨為王子報訊之后,她就成了重要隨從。

        “康威伯爵,你我都是貴族,我知道你過的是什么樣的生活,讓你這種生活優越的人受這樣的苦楚,我實在是與心不忍,我勸你還是乖乖地把知道的全都說出來吧?!蓖踝油媾鴱目低抢锢U獲來的黃金徽章,皮笑肉不笑地說。

        康威緊閉著嘴巴,一副準備以鮮血來捍衛最后的尊嚴的模樣。王子撇了撇嘴:“用刑吧!”

        黛靜立即轉過頭去??低F在忍受的是古代歐洲具有代表性的刑具。它像一個一頭高一頭低的床,床下布滿滑輪和極括,“床”的兩頭各有一個把手,行刑的時候就把犯人的手腳分別拷在“床”的兩頭的銬子上,負責行刑的人一頭一尾轉動把手,“床”就會從中間分開,拉長犯人的肢體。嚴重時可以將犯人的手腳全部拉斷。黛靜看過它的照片,但忘了它叫什么,以至于看到它時還以為它只是為了綁住康威用的,后來猛然想起它的功用才大驚失色。

        行刑的人用力轉動起把手來?!鞍 笨低l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黛靜的肩膀劇烈地抖動了一下,用手捂住嘴。當人遇到令他非常不忍的事情的時候,比較劇烈的反應竟是想吐!

        王子發現了她的異常,輕輕嘆了口氣,對席格使了個眼色。席格立即走到黛靜身邊,輕輕地說:“你出去吧?!?/p>

        黛靜求之不得,立即奔了出去。跑到走廊的小窗口前,拼命地吸著外面的新鮮空氣。身后那一聲聲的慘叫還在模模糊糊地傳來。黛靜的頭上不停地滲出虛汗,像強忍著嘔吐一樣用力吞咽著。她從來沒有如此討厭過這里。她像要回去,立刻!

        “哼,還真是個硬骨頭?!蓖踝悠仓炜粗呀浕璧沟目低?。

        “怎么辦?殺了他嗎?”特羅在一旁說。

        “那抓起他不就毫無意義了嗎?”王子思忖著,忽然露出笑容:“我記得他不識字吧?”

        格利軍的主帥約芬親王忽然接到康威伯爵的書信,說他已經抓到了西特藍的亞格耐斯王子,請他前去接管。書信上面是康威的章,和康威書記官的筆跡。古代歐洲人文化水平很低,除了僧侶之外的人幾乎都不識字。甚至有些國家的國王和貴族也不識字??低臅浌僖驗槭俏娜怂砸脖簧?,被恐嚇了幾句就乖乖寫信。蘇特城的格利軍一個也沒有逃出去,約芬并不知道蘇特城已經出事——他的警惕性也夠低,竟然不加查訪便欣然前往,一進城就被抓起來了——王子叫士兵全部扮成格利軍的樣子,約芬和其親隨被殺了個措手不及。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