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真正的戰爭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5:55字數:121665

          黛靜躲在角落里看著最后一個士兵的頭盔在視野里漸漸模糊。它反射著陽光,耀眼地一下閃了一下,就像告別的訊號。雖然王子那“一個活口也不要留下”的命令頗讓她感到抵觸,但看著他奔赴沙場還是讓她很擔心。他們駐扎在山坡頂上,從營地可以看到戰場。她走到山坡的邊緣,在那里遠眺。

          戰爭已經開始了。格利軍顯然已經準備充分,擺開陣勢準備和王子一戰了。她剛在坡頂站穩就看到天空有很多細長的東西雜亂地滑過,仔細看去那是一枝枝羽箭。

          對了!古代歐洲戰爭開始的時候是先放箭的。她今天才發現真正的戰場上弓箭手射箭并不是像影視劇里描寫的那樣平射,而是斜向上,朝天空發射,箭呈拋物線的軌跡射向敵陣。而敵陣那邊則是一片盾牌,箭紛雜地射到盾牌上,或是從盾牌的縫隙中射進去。排列整齊的兵陣里不時出現小小的混亂,看來是一些士兵不慎被箭射中了——雖然盾牌還算結實,但被箭射穿也是常有的事情。一陣飛蝗般的亂箭飛過,兩方都放完了箭,工箭手呼啦啦地讓開,步兵和騎兵出陣,幾乎是同時兩方的兵陣里兩塊黑壓壓的兵陣對沖過去,每個兵陣前都依稀有一群騎士,轉眼便撞在一起。他們的盔甲在陽光下現出黝黑的顏色,隱隱地閃著光,就像兩大群甲蟲,撞到一起之后轉眼便潰散了,雜亂地融合在一起。

          亂箭還在空中雜亂地飛舞,喊殺聲,兵器的相撞聲,人們被刺中砍中時發出的慘叫聲和倒地聲,混合在一起,被風聲傳送過來,聽起來就像摧枯拉朽的聲音。黛靜焦急地尋找著王子的身影,雖然他的銀盔白馬是那么的顯眼,但混入如此混亂的戰場之中之后竟然再也不見蹤影。一陣驚慌失措的感覺傳來,黛靜不知不覺流下了眼淚。

          黛靜忽然看到幾個小黑點脫離了敵陣,朝山坡移動過來。黛靜仔細一看,發現是己方的士兵,渾身染滿鮮血,不知有沒有受傷。她想都沒想就朝他們沖過去:“王子呢?”

          “不知道!”一個士兵喘著粗氣說:“我們被沖散了,王子似乎陷在敵陣里了……”黛靜腦子里嗡地一響,立即朝坡下沖了過去。身后的士兵還在說:“快去報告特羅大人將軍……哎,你到哪去???……”

          黛靜幾乎是連滾帶爬地沖下山坡。山坡下已經堆滿死尸和殘盔爛甲。戰場已經偏移。剛開始的時候是王子這一方占了上風,所以己方的軍隊朝敵軍那邊壓了過去,可中途忽然出現變故,己方的軍隊被敵方的軍隊忽然切斷,王子帶領一部分人陷在前方的敵陣里。

          副將敏斯正躲在一個用尸體臨時堆成的掩體后面,聲嘶力竭地命令士兵沖過去救王子,但士兵每沖一次鋒都被敵方的箭雨射回來。黛靜好不容易才從一群血頭血臉(不管是敵軍的血還是自己的血)的士兵當中找到席格的身影,沖上去便問:“王子呢?”

          “不大清楚,”席格沙啞著嗓子,血泥混亂的臉上充滿了焦急,朝戰場中央一指:“可能在那里!”

          黛靜瞇起眼睛仔細看,發現在如林的箭雨中有一群人像暴風雨中的小船一樣移來移去,正和周圍紛亂的敵軍纏斗。原來敵軍將王子一行人截在那里圍攻,再用弓箭攻擊后面的軍隊,把王子和后面軍隊之間逼出好大一塊空隙。

          “怎么辦?”黛靜幾乎帶了哭腔。

          “不知道?!毕裢瑯右部煲蕹鰜砹耍骸耙郧坝龅骄骄车臅r候都是王子帶我們脫離困境,現在跟王子失去了聯系,我們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辦好!援軍要來了嗎?”

          黛靜如雷轟電徹般想起了那幾個報訊的士兵,肯定地說:“是的,快來了!”

          “那好!”席格稍稍松了口氣,臉上焦急絲毫不減:“如果能讓王子知道就好了!得想個方法報訊!”

          黛靜的心尖猛地一顫。是啊。他現在一定在艱苦地奮戰吧。此時援軍的消息對他來說可能像救命稻草一樣寶貴。她看了看那如蝗的亂箭,咬了咬牙,腦中擠成一片空白——她每次不經思考辦事的時候都是這個狀態,從地上揀起兩個大盾牌——這是護陣的那種,足有一人多高,也挺寬,從陣亡的士兵身上抽了根皮帶,把它們頭對頭扎在一起,這樣兩個盾牌就可以一前一后把她的身體擋住。箭是呈拋物線落下的,這個三角形的屏障應該可以阻擋大半。她把它頂在頭上,也看不清前面,在心里記下王子應該處在哪個方位,悶著頭就往那邊跑了起來。席格正對著王子的方向作躍躍欲試狀,正準備過去,,忽然看見黛靜已經沖了過去,忙喊:“你干什么!快回來!”黛靜卻已經在箭雨中去得遠了。

          這兩個盾牌頗有些重,移動之時倒增添了許多慣性,黛靜只能看到腳下那一塊地方,頭上盾牌不停地亂晃,弓箭射到盾牌上的“蓬蓬”聲震耳欲聾。黛靜不由得擔心盾牌上扎著的皮帶來。如果一箭射得巧了,一下將皮帶射斷,這兩個盾牌恐怕立即就要散開,自己恐怕立即會被射成刺猬。還好過了一會兒頭頂就不再有亂箭落下。原來敵軍想要活捉王子,不對王子所在的區域放箭,只是派步兵前去纏斗。黛靜透過盾牌下端的空隙看到亂七八糟的人腳閃過,不時有刀劍砍到盾牌上。此時黛靜的腦子里已經一團混沌,什么都不管,沖開刀劍只顧往前跑,低著頭尋找著穿著本國鞋子的腳。她現在一心只想找到同伴,卻連找到同伴之后要不要頭上盾牌取下來都不知道。幸好敵軍只盯著王子,對她并不如何在意,注意到她的人又為她的奇怪形象感到驚詫,只是試探性地先砍一下,等到想動真格的時候黛靜已經從他身邊跑過去了。說來也真是幸運,竟沒有想到從她身側刺一劍。黛靜在這個方向沒有屏障,雖然身上穿的有盔甲,但也不是刀槍不入。如果被刺的話黛靜一定兇多吉少。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