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不是巫女,救命呀!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5:03字數:153229

          黛靜在村頭驚惶地張望,她越來越覺得不對頭。村里人也在驚惶地看著她。她穿著細密得看不出縫隙的衣料,衣服式樣也很奇怪,頭發橫七豎八地直立著——黛靜臨走時請了頂尖的發型師為她做頭發。果然一分錢一分貨。雖然經歷了空難,頭發還是依稀——有形!

          村民聚在一起對著她指指點點,還把多拉和桑多斯兄弟叫過去詢問。有一個單詞在他們嘴里反復出現,同樣很古老,感覺似曾相識,但怎么也想不起來。黛靜并沒有在意這個。她現在只在意:我到底到了哪里?

          “你是哪里人?”多拉走了過來。他的態度已經大變,剛才的熱情友好已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濃重的驚疑和猜忌,甚至還有些恐懼。

          “???我是中國人?!摈祆o隨口答道。多拉臉上又出現了迷茫的神情。他顯然不知道“中國”是什么。黛靜簡直想哭:天哪,竟然連中國都不知道??磥碜约赫娴暨M了個與世隔絕的窮鄉僻壤里。   “你是吉普塞人嗎?”多拉又問,臉色越發難看。

          “當然不是了。我不是說過了,我是中國人?!摈祆o嘴里說著,目光定格在村頭的那座鐘臺上。那是用石頭砌成的,一面有樓梯的高臺。臺子安有一個木頭支成的架子,掛著一個巨大的、長滿銅銹的,銅做的鐘。黛靜的腦中忽然出現一副老照片。黛靜的導師對古代歐洲很著迷,經常在上課的時候插入些古代歐洲的知識,其中給黛靜印象最深的,就是古代歐洲每個村落都具備的報警鐘。

          導師給他們看的是一副上世紀初的考古照片,里面的報警鐘雖然殘缺不全,并長滿了銅銹,但式樣還可以依稀辨認,而村頭的這座報警鐘,式樣竟然和那副老照片里的一樣???

          黛靜只感到一陣眩暈,越來越多的照片、圖畫和文字在她眼前閃過。對了,她慢慢都想起來了。這些人所說的語言、穿著的樣式,房屋的建筑樣式,還有這落后的生活方式,都屬于古代的歐洲!自己難道穿越到古代歐洲來了?

          她猛地把頭轉向多拉,顫抖著聲音問:“現在公元幾幾年?”

          多拉瞪大了眼睛:“公元……是什么?”他的目光已經完全是像看異世界來的人了。

          黛靜只覺得眼前一黑。雖然歐洲人以公元紀年,但在教會取得絕對統治地位之前,普通的歐洲人是不知道公元這個概念的。既然他不知道公元是什么,自己至少在公元十世紀前。   “那你們屬于哪個王國?”黛靜幾乎是帶著哭腔在問。

          “我們屬于西特藍王國?!倍嗬壑閬y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知道英國、法國嗎?”   “不知道?!?

          天哪。黛靜膝蓋一軟,癱倒在地。這么說現在還在分割歐洲的法國、英國等大國出現之前。自己恐怕是到了公元四、五世紀,也許還要更早???

          她抱著膝蓋坐在地上,把頭深深地埋在雙膝之間,想哭又哭不出來。絲毫沒有發覺人群已經因恐懼而騷動,多拉已經面無人色。剛才,在她癱倒的時候,村民中有人偷偷地把十字架對準她。她會因十字架而癱倒,那么她就是……

          黛靜猛地抬起頭來,把圍觀的村民嚇了一跳。只見她滿臉喜色,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閃著奇怪光芒的小盒子。

          原來黛靜剛才感到口袋里一陣震動,辨認片刻之后才發現是自己的手機在動,掏出之后竟發現屏幕上現出“來電顯示”,有人在給她打電話!對了,以前在科幻電影里看到過,時空隧道其實就是個電磁隧道,電磁波,尤其是手機的信號,也可以穿越時空和現代聯系!

          黛靜高興得差點哭出來——雖然不知道和現代聯系上了之后能不能回去,但至少有了一絲希望。她正要接聽,旁邊忽然伸出一只手來把手機奪了過去,狠狠地摔在地上,幾個村民圍上去幾腳把手機踩成了碎片。

          “你們干什——”黛靜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村民們七手八腳地從地上拽了起來,用繩子緊緊捆住,一個單詞響亮地在她的耳邊響起,她終于想起來了。   “女巫!”

          古代歐洲的人一直非??謶峙缀臀仔g。判定的方法非常愚蠢——只要是他們不了解的,都是異端。黛靜的衣著和頭型都很奇怪,已經讓他們心里不塌實了。她的面孔又酷似吉普塞人——在他們看來是這樣。吉普塞人在古代歐洲一直被妖魔化,被當成異端迫害,他們中的女人理所當然地被當成女巫。而黛靜的手機顯然把他們嚇壞了。他們認定那是魔鬼的道具,而黛靜,百分之百就是女巫!

          黛靜嘶叫著,掙扎著,可一切無濟于事。幾分鐘后她就被綁在了火刑架上,腳下堆滿了柴火。

          她的頭發已經完全散亂,衣服也在混亂中被扯得七零八落。她呆呆地盯著圍著她叫罵,呼喊著“燒死她”的人們,腦中一片空白。這一切來得太快,也太奇怪了。已經遠遠超出她的承受范圍了!

          一個神甫模樣的人莊嚴地念起祈禱詞一樣的東西——大概是原始的圣經。念了片刻之后就從一個狂熱的村民手中接過火把。就在他舉起火把,正要往柴堆里扔的時候,人群忽然騷動起來,似乎在喊:“亞格耐斯王子來了!”

          黛靜呆呆地抬起頭,看到人們忙亂著讓開一條道出來,紛亂地下拜。一個渾身金光閃閃的男子騎在馬上昂然而來。黛靜的視野因為瀕死的恐懼已經變成一片灰色,而這個男人,卻像一顆耀眼的星星,撕開了那漫天的灰色。

          他的身上的衣服繡滿了金線,又長又直的金發上籠著一尊金冠,而他的面孔,讓人看了之后只能想起一個詞匯:精靈王子。當〈指環王〉風靡全國后,精靈王子幾乎成了終極帥哥的代名詞。

          雖然和那位好萊塢大明星不是很像,但他和那位飄逸的精靈王子簡直是說不出的神似。那清亮如瀑的金發,完美如精心雕刻出來的臉旁,清秀整齊,卻又不失剛毅的眉毛,筆直高挺的鼻梁,薄薄而有棱角的嘴唇,清爽如晴空般的氣質,挺拔結實的身材,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雙藍色眼睛,在陽光下簡直像兩顆藍寶石,不僅閃閃發光,還散發著一種深邃的氣質,簡直能把人的魂魄吸進去。

          可能是因為他的形象太美,黛靜理所當然地把他當成了救星——女人共同的弱點,對著他大聲喊了起來:“救救我!我不是女巫!”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