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真正的婚禮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5:21字數:278287

        阿滋芒的事情結束之后,一切忽然都清凈下來。王子把她和布恩趕回封地上居住,意外的沒有遇到阻力。大概兩人都感到了羞恥,急于去避羞吧。之后再過幾個月,漢弗萊王子在西特藍首都當人質的期限也滿了。他和藍內特的愛情也開花結果,藍內特要隨他嫁往亞撒。

        送別的時候王子怎么都高興不起來。按理說妹妹完成了人生的一件大事,他應該很高興才是,事實上他也感到了高興存在于他心里的某個角落,但就是得給不舍離情讓路。送別的時候他看著新婚夫婦的時候,是那么的傷感,什么祝福之話都說不出來。只想著揪過漢弗萊的領子,好好地警告他幾句:如果你敢讓藍內特不幸福我就如何如何。這顯然不合適,幸虧他沒這么作。

        藍內特要離開相依為命的哥哥固然也很感傷,但還是喜氣洋洋的。年輕人總是對愛侶的依賴大于親人。不由得讓已經感傷不舍得不講情理的王子有“白了養了她的”的感嘆。黛靜看著如此多愁善感的王子,既覺得好笑,又覺得憐惜,更有幾分對“手足情深”的感動,悄悄地握住他的手,毫不吝惜地把掌心的熱度注入到他的掌心里:意思說:不用擔心啦,我會永遠陪著你的,一定……

        之后也沒什么大事。格多里親王在王子忽然變卦之后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活動,還越是這樣越是得提高警惕。不過也沒關系,用心防著就是了。其他就是調查黛靜看到的那件事.1網,手機站Wap.1敏銳的王子一聽說有人在使用軍用武器在京城附近活動,就感到非同小可,立即派人徹查——這搞不好是有人要推翻國家政權的事情??墒遣橹橹?。倒也沒什么大地發現。一切還是很寧靜。其實過分的寧靜,往往就是暴風雨來襲的前兆。

        王子也想到了曾經幫自己打造軍用武器地作坊。因為這涉及到了特黑暗的過去,于是得讓熟悉內情地自己人調查。因此調查監視這個作坊的任務就落到了席格身上。席格只是監視著它而已。把自己的發現自然而然地隱去了。雖然不知道他們在干什么。但一定是在作與國家敵對的事情。已經等于犯下死罪了。如果他們被王子發現,一定會被殺絕的吧。他們畢竟是自己地族人。血脈相連,他不能看著他們被殺絕,尤其不能被王子殺絕。不知不覺中,他對王子的抵觸情緒已經越來越明顯了。

        既然一切都大體平靜,王子和黛靜就可以安心地忙自己的事情。不久后王子正式由亞格耐斯王子殿下變成亞格耐斯親王殿下。黛靜也終于可以由側室直升為王妃。

        面對這種喜事。黛靜覺得自己竟好象沒有感到多少欣喜一樣。也許恰恰是高興到了極致,反而恍惚了,感覺不到了??墒窃诨槎Y前一天晚上——雖然他們早已是事實婚姻,但要讓黛靜當王妃的話,還得補一個儀式,黛靜就是睡不著,雖然怕一夜不睡明天會沒有精神,但快到天明的時候仍然感覺自己精神抖擻。說起來也奇怪,她和他早就住到一起了。這次只是補辦個儀式而已,為什么她會這么高興呢?

        亞格耐斯卻沒有這種感覺,他睡得很沉。黛靜不由得對他有了幾分不識女人心的責怪。笑著皺了皺眉頭,在天快要亮的時候起床散步。

        黎明前的庭院薄霧冥冥。一切都是模糊而柔和的。再配上那似乎是從每個角落里透出來地模糊天光,簡直像仙境一樣。其實到底像仙境還是魔域。全看觀看者的心情。

        黛靜在庭院中緩步前行,欣賞著這因她的心情而變得賞心悅目地景色,忽然看見不遠處有一個模糊的人影。她白衣金發,一身白衣,正是辛迪。

        一看到辛迪,黛靜就覺得有些歉疚。這些天他們叫辛迪在王宮住著,也地確只是“住著”而已,并沒有給她以特別地關懷。她是他們的老朋友,還遭遇了那么多慘禍,忽視她實在太不應該了。

        黛靜趕緊上前問寒問暖。辛迪毫不在意地輕輕一笑:“沒有關系,我沒事,只是睡不著,出來散步罷了?!?/p>

        自從知道全村地人都已經慘死之后,她就再也無法一閉眼就睡到大天亮。村里的人總會一臉蒼白地出現在她的夢里,雖然不會驚嚇她,但看著窩心。她總是無聲無息地從夢中驚醒,然后在屋里轉圈。最近才敢出來散步——在王宮里住得久了才有些安全感。

        黛靜聽了這些之后更是唏噓不已,雖然很想幫她作些事情,但現在只能撿好聽的安慰她?,F在對格多里好不能輕易動手。是否真是格多里滅了她的村莊還無法定論——亞格耐斯之后又重新想過,覺得格多里滅了這個村莊,賊喊捉賊還是有可能的。只是一切都無法定論。

        辛迪默默地垂著頭。心中有種東西在默默地翻滾。其實,她現在并不只是悲哀憤怒。還隱隱有種負罪感。其實,即使她不知道自己的村莊被毀,之后也不應該這么安心地為格多里傳話。她是被他那偉大坦蕩的氣勢迷惑了。他一開始看起來很危險,但如果仔細看的話,你就會發現那只是一種令人生畏的豪氣。那種豪氣是那么令人傾心,那么令人想要效忠??墒沁@個人,竟然是殺了全村人的兇手——她早已認定兇手就是格多里,自己還曾經對他那么的效忠,真是不可原諒!

        黛靜期盼已久的婚禮開始了。也許期盼得太厲害了,黛靜在穿上禮服的第一刻竟有些驚懼。接著她便暈了。她本來想著要把今天的一切都牢牢記在心里,可是卻發現自己什么都無法往腦子里記。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卻又是那么的恍惚。她的大腦似乎也已經無法思考,感覺也似乎消失了。唯一可以感覺到的,就是那從心田中源源不斷地涌現,淹沒一切的幸福感。算了,她相信這份幸福感她一輩子都會記得。它是比所謂的具體細節都要核心的東西。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