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愛情小偷(3)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5:35字數:313984

        黛靜深深吸了口氣,卻沒有辦法把它輸入到已經嚴重缺氧的胸腹中去。剛進了園子她就眼冒金星四肢發軟,一直死撐活挨到現在。她現在已經沒有心思和阿滋芒比了,甚至連用目光追尋她的身影都作不到了。眼前只是一群群的錦衣貴人,華服美女,像一群蒼蠅一樣亂竄。

        黛靜用力吸了口氣,發現自己真是窒息了。也許是大腦想動一動的心肺的指令傳錯了,她竟然覺得走幾步會好一些,竟茫然地往湖邊走去。她腦中已經一片空白,不知道該往哪里走,只是想走一走罷了。

        王子又在和幾個大臣說話。身負權力的人可是很忙的。另外黛靜今天雖然瀕臨窒息,但一直死裝著,盡量讓別人看不出她的異常。所以王子并沒有發現她出了問題,也沒有發現她從身邊離開了。

        湖邊忽然傳來“撲通”一響。接著一片驚叫炸出。王子慌忙回過頭去,發現國王已經跳進了湖里。王子這才發現身邊沒了黛靜,害怕她被騷亂的人潮擠倒,急忙朝四周張望時,卻發現國王已經從湖里上來了,手中抱著一個濕答答的人,正是黛靜???

        王子腦中一炸,大惑不解地沖到國王面前。國王渾身都濕透了,微微有些狼狽,但并沒有在意,仍然微笑著說:“她掉進湖里了??此@樣子,看來是內衣太緊了?!?/p>

        原來黛靜剛才在湖邊的時候終于被束腰勒得暈了過去,像截木頭一樣掉進了湖里。

        王子急忙朝黛靜看過去.王子忽然感到一股熱血涌上頭頂。黛靜這副德性被國王抱著讓他妒意迸發外加尷尬萬分,竟一把把黛靜奪了過來。絲毫沒有風度。國王不以為忤。仍是好脾性地笑笑:“回去一定不要讓她再穿了!”子頓時感到更加尷尬,慌忙朝四周瞪了一眼。只見那些貴人全都識相地表演著同一件事:我們什么都沒看見。

        黛靜換了衣服,躺進溫暖地被褥里。再灌了點藥之后神思漸漸地回復了。王子本來像等她醒來后把她大罵一頓,多虧他現在還是神思敏捷。立即猜出黛靜如此反常一定有特別的原因,說不定就是知道他和阿滋芒之間那點舊事了。

        黛靜嘴里發出頭痛的嬰兒般地嗚咽聲,幽幽地醒了過來。一看到王子就把腦袋蒙進了被子里,一部分是因為羞慚,一部分是因為生氣——自己搞成這副樣子是為誰來?

        王子不動聲色地坐到了她的床沿。柔聲細氣地問:“你今天怎么這么勉強?!?/p>

        “想美一點?!摈祆o地聲音像蚊子哼。

        “要跟阿滋芒比一下嗎?”

        黛靜猛地抬起頭來。見他態度極好,知道他是要坦白從寬,氣勢反而強了起來:“你和那個阿滋芒公主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說我是你唯一的女人嗎?”

        “你是我唯一的女人??!”王子苦笑著說。

        “那阿滋芒是怎么回事?”

        “那只是我年少時的一時糊涂。和她試驗著交往了一陣,忽然發現不適合……”不知為什么,雖然打算和她一起展開新的人生,但王子還是無法向她坦白自己以往所有地黑暗。沾上男女關系的破事更是不愿提及。為了利益而接近一個陰險毒辣的女人,多么卑鄙啊。黛靜知道的話一定會鄙視他的。

        “然后就被人家甩了?”黛靜忍不住撇了撇嘴。這點令她非常生氣。

        “不是!是我甩的她!我是為了給她保留一點自尊,免得她像夏奈公主那樣引發政治紛爭,才對外說是她甩我的!“

        黛靜垂下眼簾。她現在稍稍放心了一點。但還有一件事無論如何放心不下:“你和她……有沒有**關系?”

        “當然沒有!”“可是我怎么覺得你經驗豐富呢?”其實黛靜根本沒有經歷過別的男人,知道什么叫經驗豐富?。??

        王子急了,抓住她的肩膀。告饒似地說:“天哪!你不還說我第一次太粗暴了嗎?我有經驗我會那么粗暴嗎?求你不要胡思亂想了好不好?我和阿滋芒早已是過去式了,現在對她已經沒有任何感覺。我是不會再愛上除你之外地女人的。請你放心下來。相信我,好不好?”

        “這真的只能讓她昏睡吧?”席格路過王子地書房門口。忽然聽見里面王子說話內容如此的奇怪,便條件反射般貼到了門邊偷聽,并從門縫里往里偷看。只見王子正若有所思地從德藍手里接過一個小袋?,F在他已經逐漸淡出了權力中心,很多事情都是德藍在作。席格瞇起眼睛想再看清楚,德藍忽然朝門口大踏步地走過來,他連忙閃過角落里躲著。德藍急匆匆地從他身邊走了過去,他便偷偷地跟在他身后。只見他進了藥房,把那袋藥混進了一罐正在煎地藥里?,F在沒有其他人喝藥。這罐藥,只可能是給黛靜地。

        原來王子今天晚上要去見阿滋芒。他本來像一直不理她的,但現在不行了。因為她已經發現了他地軟肋——就是黛靜,正以她為突破口向他施壓。如果任由她的話不知道會對黛靜造成什么影響。所以最好的辦法是去和她面對面地對一話,看看她想干什么,再根據情況加以料理。當然,這個行動是不能對黛靜說。既然不對她說,被她發現了就不得了了。所以他要弄點安眠藥給她喝下去,好讓她發現不了他的秘密行動。

        席格躲在角落里靜靜地看著,不知不覺全身都被憤懣吞沒。他并不知道王子的打算,他已經認定王子要乘黛靜昏睡之后去作對不起她的事情。竟會把王子想得如此之壞,連他自己都感到驚訝。他現在不管王子和黛靜之間出了什么事,都會覺得是王子在欺負黛靜,不可原諒,難以忍受!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