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國王的禮物(2)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6:08字數:177110

        國王果然在那里,看到黛靜走近立即把正在看的書合上了,第一句話就問她:“書讀得怎么樣了?”

        “快讀了一半了?!摈祆o說這話的時候竟了有種渴望得到贊揚的想法。

        “別只是翻書頁啊。還要看進去?!?/p>

        “我看進去了啦?!摈祆o剛炫耀幾句自己的心得,忽然想到了一件不愉快的事,臉色立即黯淡下來:“可是,為什么書中有這么多好道理,人們卻都像看不見一樣呢?”

        “怎么了?”國王一驚,隨即露出關心的表情——略微有些夸張。他以為是黛靜自己的婚姻出現了問題,迫不及待地想要探知。

        “不是不是!”黛靜也覺察出他在懷疑什么,連忙用力地擺手:“不是我和亞格耐斯,他對我很好的,是其他人?!?/p>

        “哦,是其他人?”國王露出了驚詫的神情,心里卻略微有些不快:你都找到了這樣的好男人還管別人的事作什么?

        “是啊?!摈祆o的表情重新暗淡下來,那恐怖的貞操帶又在她眼前浮現:“我也是到最近才知道,原來有這么多的貴族,給自己的妻妾,戴上……呃,貞操帶。想畢你也知道那是多么恐怖的東西。為什么他們要這樣對自己的愛人呢?希望她們能一直愛自己,就應該對她們好啊,為什么要給她們戴上這種東西呢?他們自己不會覺得心痛嗎?”

        “也許他們是沒有想到吧。很多人在傳統面前是不會動大腦的.W”國王長長地嘆了口氣,忽然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盯著她的眼睛,目光看似純凈無暇,實則深不可測:“那我明天下個命令。讓我國的貴族都停止這種行為如何?”

        “真地?”黛靜大喜,可是想起王子之前說過的話,又隱隱有些擔心:“這個……可以嗎?”

        “這個丑陋的習俗早該廢止了?!眹醯匮壑虚W著令人信任的光芒:“我好歹也是這個國家地最高權力者,你不用為我擔心?!薄安?。我不是懷疑你……”黛靜不好意思了,也無話可說了。

        第二天議事的時候,當大臣們向國王匯報過所有的國家大事之后——國王基本上不對這些事情如何處理發表任何意見,都是他們自己處理后再向國王匯報,正等著國王發布讓他們退下的命令。沒想到國王在沒有大臣請示他的意見地時候主動開了口?!翱磥砦覈呢敻簧a進行得很順利啊,很好。不過在積累財富的時候是不是也該管一管我們的習俗呢?”

        大臣們對視了幾眼,立即作出了一副“洗耳恭聽”的姿態。

        “給妻妾戴貞操帶的習俗,應該廢止了吧?!眹跗届o地說。越是平靜就越代表著不能違背。

        大臣們都感到很尷尬。王子卻微微變色。這個什么都不過問的大男孩怎么忽然想起來過問這事?肯定又是我的哪個……他忽然感到一股熱血涌上心頭,接著感到心像被無數只貓一齊抓一樣。

        “陛下,”杜莫特有些尷尬——因為在他看來在朝堂上議論女人裙子里的事很不合適:“可是這是傳統……”

        “傳統又怎樣?”國王把臉一繃:“殘害人性地傳統就要廢除!難道說古時候的傳統都要沿襲下來嗎?不要因為是女人的事就裝作看不見,你們都有女兒,也都有母親!如果她們遭遇這樣地事,你們也會這么無動于衷?想讓女人忠誠就應該善待她!又不是對奴隸。為什么要給她們戴上枷鎖!”

        大臣們不敢說話了。其實,要讓自己的命令能夠施行下去,首先要在朝堂上壓服眾議。因為國王很少發布命令。發彪則更是從來沒有地事情,大臣們猝不及防。一時誰都無話。于是國王地命令由此順利地向全國發布。

        黛靜在內宮里也聽說了這件事。感到又欣喜又擔憂。因為她記得之前王子一發現她找國王辦事就很火大。雖然他已經和國王消除了敵對關系,但她仍有些擔心——畢竟這是“無視他的存在”啊。以他地個性??峙伦類琅木褪菬o視他的存在。

        她聽到房間外來侍從和使女諂媚的問候,就知道王子來了,竟本能地坐著縮起了脖子。等王子進來后,抬頭看他的臉的時候,立即大叫不好:王子的臉雖然看起來挺平靜,但那是努力壓服之后的平靜,感覺就像個暫時安靜的活火山,下一刻就可能爆發。他正目光炯炯地看著她,一聲不吭地朝她快步走來。

        “我錯了!”黛靜求饒似地舉起雙手。

        王子哼了一聲:“你哪里錯了?”

        “我不該讓國王……幫忙……”雖然是國王主動提出幫忙的,但黛靜覺得主要還是自己的責任。

        “既然知道干嗎還要作???”王子提高了聲音。

        “哦……因為你不愿意幫我嘛……”

        “那你可以說服我???為什么一聲不吭地繞過我……”

        “人家……是怕你為難……”黛靜扭著自己的手指,臉紅著小心翼翼地說。

        王子聽她這一句接一句,全像是準備好的,一時間覺得胸中的憤懣無法發泄,正巧黛靜坐在床沿上,他就猛地把黛靜撲倒在床上。

        “等……等一下!”黛靜更慌了:“不要話不投機就動手嘛!把憤怒帶進去……對身體不好?!彼呀浢靼啄翘焱砩夏欠赖恼垓v是因為什么了。

        王子倒被說得怔住了。其實他只想讓自己處于“絕對控制”的地位,居高臨下地對黛靜說幾句話而已,倒不是想作那種事。他被黛靜說得有些不好意思,覺得胸中的憤懣更加無法發泄,咬了咬牙丟下黛靜扭頭就走。

        “請您盡快考慮您的婚姻!”王子一本正經地正坐在國王面前,如是說道。他雖然不確定國王是否對黛靜有意,但覺得國王只要結婚了一切就都安穩了。而且也只有國王結婚他才不會繼續起疑——有些卑鄙呢,自己的想法竟需要別人的行動來控制。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