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血親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5:24字數:337235

        王子緊跟在國王身后,表情輕松地隨著國王對著廣場上的人群微笑致意,卻深藏不露地用銳利的目光監視著周圍的一切。西特藍有個規矩,就是每年的這個時候,國王要帶著諸位重臣在廣場上接見人民。他打算讓這個柔弱的國王在接見民眾的時候死去,讓全國的人都看到他是多么不適合當國王!

        當然,選擇在這個時候殺死他并不只為了追求復仇的快感。在這里殺死他不僅可以讓狙擊手迅速逃脫——廣場上到處都是人,狙擊手只要混進人群就能迅速逃遁,還可以轉移視線,從而把罪行推到地方或民間的勢力頭上——如果國王在王宮里被殺,大家都會習慣性地懷疑是王族的人下的手吧。

        而且,最重要的一條,是因為國王在接見民眾的時候最無遮無擋。只要有一個神箭手,用一根毒箭,一瞬間就能解決了。

        為了保證萬無一失,在狙擊國王的箭上涂著的,是一種罕見的毒草的汁水。能解這種毒的解藥只在神話里有。他現在一閉上眼睛似乎就能看見毒藥在箭頭上隱隱閃著藍光。

        好了。一切都布置就緒了?,F在時候還沒到,狙擊手還沒從隱藏的窗口里探出頭來。王子把目光暫時轉向天空,想在大騷亂來臨之前舒緩一下心神。

        天空很藍,沒有一絲云彩。春天那溫暖的氣息在空氣中無處不在,能讓人想起自己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王子忽然感到眼睛發酸,一股悲哀從心里淺淺浮上.“你跟在我身后就好?!蓖踝右惑@,忙朝國王看去。發現他正背對著他,還專注地向民眾揮手示意。發現自己產生了幻聽的王子格外迷惑。忽然記去這句話是國王第一次帶他接見民眾地時候說的話。

        那是幾年前。前代國王赫諾剛剛駕崩,西雅特作為新任國王第一次接見民眾。按理說王子也應該隨行,但由于他敏感的身份和當時并不足夠地權威。王室都對他的權利裝聾作啞。是西雅特,完全不夠周圍反對地聲音。用他那溫暖的手拉著他,把他帶到了萬人中央。

        王子忽然感到辛酸地難以抑止,國王對他的點點滴滴的友善忽然走馬燈地在他眼前閃過,眼前堆滿了國王友善的笑臉。你在干什么!他咬了咬嘴唇,喝住了自己。像尋求救命稻草一樣向狙擊手隱藏地窗口看去,希望自己看到那陽光下閃著藍光的箭頭的時候就會冷靜下來。

        狙擊手已經悄悄地從窗口里探出了弓箭,箭頭如王子所想在陽光下閃著藍光。王子屏住了呼吸,輕輕地閉上眼,催眠似地對自己說:一切就要結束了??墒钱斔俦犻_眼時,發現箭頭竟是對準自己的!

        箭已經朝他射了過來。由于失神他的身體暫時無法快速反應,眼睜睜地看著箭朝自己射過來。

        “小心!”國王的聲音忽然在他耳邊響起,接著身體被一股大力退開了。等他站穩了身體回過神來的時候,頓時被眼前的一幕驚得三魂出竅。國王正站在他的位置上。肩頭正插著那支毒箭!

        剛才是他在千鈞一發地時候推開了王子,自己卻被箭射中了!

        國王身體搖晃了幾下,向后便倒。王子趕緊上前抱住了他的身體。同時朝狙擊手所在的窗口恨恨地看去。在這一瞬間,他沒有察覺到。他在看那個窗口地時候。像極了一個親愛的兄長被殺地弟弟。

        朝王子射出這支箭地人,正是杜威爾。他昨天很容易就從親兵隊長的口中。逼問出了全部地計劃。親兵隊長忠誠是忠誠,但并不是不怕死。也許他當時根本不要過問王子的什么計劃,只要潛到王子的房間里去刺殺他就好,但是他的潛意識里一直吶喊著的是要毀掉這個男人的一切,所以才要偽裝成親兵隊長,在“王子以為自己要大功告成”的時候射殺他,給他以最大的諷刺和打擊!

        王子呆滯地看著躺著烏木大床上的,臉色已經全青,一口接一口地喘著的國王,他現在心里是一團混亂。因為他忽然發現自己對自己失去了了解。按理說,今天計劃被破壞殆盡,自己也險些喪命,最后事態卻戲劇性地達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是大大的僥幸,他應該高興萬分才對,可是他現在不僅沒有感到高興,反而感到了一種壓得他幾乎喘不過氣的負罪感,還有心肝只有一層皮肉連著,馬上就要被扯出體外的……擔心感覺。

        看來黛靜說的是對的。殺死國王一定會讓他后悔的。不,現在國王還沒有死,他就開始后悔了!他忽然感到一陣眩暈,接著全身都沒了力氣: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他吞了口唾沫,無力地看了看同樣守在病榻前的那群老臣。他們正嚴陣以待地看著他,目光很豐富,但他已經沒有精力去猜。他黯然地離開了,回到自己的書房里,靠在桌子前睡著了——人在心理疲憊到極致的時候,最容易睡著。不知是偶然還是心有所想,竟夢到了他剛進宮廷時的事情。

        那時正是他最艱難的時刻,地位相當不穩,要討父王的歡心,卻連騎馬都不會。而此時整個王宮都自發地對他們這兩個闖進王宮的災難之子保持距離,連馴馬師都不愿認真教他,只是敷衍地交代幾句就在旁邊看。

        他無數次被從馬背上拋下來,每次著地之后都能聽到人們在偷偷地吃吃笑。他發狠地一次又一次躍上馬背,卻一次再一次地摔下來,每次都比前一次摔得重。他的身上已經布滿了淤血,著了魔似地不愿放棄。

        此時一只雪白纖細的手搭上了他紅腫的手背,把春風般的話吹進他的耳朵,告訴他在馬背上的時候不要緊繃著身體,不要緊撈著韁繩,更不要夾馬的肚子……

        是國王教會了他騎馬。在他摔下來被眾人嘲笑的時候,國王一次也沒有笑過。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