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召幸?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4:35字數:278684

        “相信。但不以為然?!蓖踝佑酶硬恍嫉哪抗饪粗_牌。

        “這有些矛盾啊。既然沒有敬畏的心,那干嗎要占卜呢?”黛靜瞪大了眼睛。她在不知不覺之中又忘了身份的差距,用平等的語氣和王子對起話來。

        “準確地說是對命運不以為然吧?!蓖踝有α?,傲氣十足:“我從一開始就知道我的命運不會好。而且命運也從來沒有對我微笑過。因此我對未來從來不報希望。我只相信我手中的劍。不管以后會出現什么,我都要把它劈開、斬碎,繼續前進。這就是我的命運觀?!?/p>

        黛靜無言。半晌后才低低地問:“那你為什么還要占卜呢?”

        亞格耐斯竟然被問住了。是啊,既然如此他為什么要占卜呢?這種呆滯只持續了一瞬,隨即他便煩躁地一揮手:“開牌吧!”

        又是糟糕的一局。亞格耐斯看著牌面,臉上越來越陰云密布,就像暴風雨來臨前的天空。黛靜早早地作好了奪門而逃的準備。

        “唰!”亞格耐斯忽然把劍拔了出來。一股濃重的殺氣頓時如泰山壓頂般壓了下來,以至于黛靜竟然喪失了應變能力,徒勞地抱住腦袋。

        “砰!”劍鋒刺進地面,擦著預示未來最終結果的逆位太陽,就在牌陣的正中。

        “哼哼哼——”王子從鼻子里冷笑起來,黛靜則像只被槍聲嚇壞的鴨子一樣呆看著他。

        “算是向命運打個招呼?!蓖踝邮談θ肭?。大笑道:“你走吧!”

        黛靜如得了特赦一般從他的帳篷里逃出來。沖進自己的帳篷,一頭扎進睡袋。以后她在這個世界再也不敢輕易相信別人了。自己也太倒霉了。先總是被人殺被人打還被人威脅,終于有人向她表示了一點點的善意,竟然接著就非禮。倒霉的是剛從那混蛋那里逃出來沒過幾十分鐘又被非禮,初吻還被……想到這里她的嘴唇忽然火熱起來。她連忙回憶被王子吻住時的感覺,卻……什么都記不起來了?也許是因為自己太驚慌了吧。她竟有些悵然。自己遺漏了一段非常重要的記憶啊。

        第二天的黛靜顯然謹慎多了。從她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謹慎是一種持久的態度。華特騎著馬跟在侍從隊伍的最后,臉腫得像一個饅頭。他低著頭不看黛靜。也許是羞愧,也許是厭惡——說不定他還生氣呢。只是想占點便宜,就丟了幾顆牙齒——還早已過了長牙期,再也長不出新牙了。

        傍晚時分終于到達了一個村莊??上н@個村莊很小,不能為他們提供食宿。他們只能靠著村莊駐扎下來。亞格耐斯放開了韁繩,任由馬兒緩緩踱著步,馱著他走向村口。他的目光溫柔而生疏,還有深藏不露的痛苦。村長帶著村里的亂七八糟的長老來拜見了,希望王子能到他的家里去住——他的家雖然不大,為王子提供食宿還是可以的。沒想到王子白眼一翻,毫不留情地回絕了他。村長的臉一下變得毫無血色,腿也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哆嗦。

        難道他還計較,還計較……

        侍從們忙著給王子搭帳篷。席格見黛靜笨手笨腳,白眼一翻叫她去升火。她偏又打不著火——她還不會用火石。華特朝她看了看,似乎不死心,又湊了過來。黛靜立即用眼角狠狠地斜了他一下,按住腰間的劍柄——她根本不會用劍,連劍都不能順利拔出來。華特被她鎮住了,怏怏地離去。黛靜松了一口氣,卻又為火老是打不出來而發愁:這火石到底那里是著火點?。??

        一只手冷不丁地冒了出來,把火石奪了過來,輕輕一敲,立即有一簇火星飛到引火用的干草里,干草轉眼就冒出了青煙。

        “謝……”黛靜一回頭,駭然發現幫她的竟是席格?!爸x謝”這個單詞的后半身頓時被她吞進了肚子里。席格看著火燃旺就面無表情地走了,沒有朝她多看一眼。

        天黑下來了。村長給他們送來了酒和一些鮮肉。士兵們抓緊時機狂歡起來——雖然吃的大部分還是自己的干糧。雖然那酒的味道很香——是用純果子釀的,黛靜仍然沒有沾一口,只是大口大口地吞咽著食物,想盡快把肚子塞飽,然后去睡。忽然聽見士兵騷動起來,扭頭一看,發現村長領了幾個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孩走到王子的營帳前。她們都帶著諂媚的笑容,幾乎是帶著饑渴的目光看著王子的營帳。

        黛靜問了一個饞涎欲滴看著那些女孩的老兵才知道,這些女孩是村長帶來供王子召幸的。在貴族經過的時候各村莊要為其供應女人——這是條不成文,但也不絕對的規矩。一般以貴族是否吩咐為準。但也有“機靈”的村長主動獻上的。候選的女孩大多是自愿的,特別是站在這里的幾位,都是毛遂自薦,并且經過篩選的。如果得到王子的召幸將回為整個村莊和自己的家族帶來榮耀和好處。如果得到王子的喜愛,被帶到宮廷中去的話那就更妙了——這就是這些女孩的價值觀,卻讓黛靜覺得不可理喻,進而火冒三丈——也許真正讓她發怒的并不是她們的行為,而是她們要侍奉誰。

        也許是受了怒火的刺激,黛靜目不轉睛地盯著那些女孩。這些女孩都穿著上好的衣料,戴著首飾。領頭的那個女孩的發夾竟然是金的——她就是村長的女兒。只有站在最后的那個女孩穿著艷麗但普通的衣服,戴著一些鮮花,頗有些渾然天成的美。

        黛靜在心里暗笑:難為你們精心打扮了,可惜他不是那種貪色的人——雖然在暗笑,心頭卻砰砰直跳。

        啊——黛靜抱著腦袋,心頭的尖叫震得自己腦子發暈。王子竟然留下了一個女孩,就是那個……自然美的家伙???怎么會這樣?

        不可原諒!不可原諒!黛靜啃著睡袋,啃了一嘴毛也不管,眼睛透過帳篷的縫隙恨狠地盯著王子帳篷的方向,怎么也睡不著。

        不可原諒!不可原諒!真的不可原諒!昨天還把我的初吻奪走了,今天卻在召幸其他女人???可惡,可惡——如果他要召幸黛靜的話黛靜恐怕會嚇得尖叫吧——可她現在卻沒有考慮這個,已經完全被憤怒吞沒了。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