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我們的問題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5:18字數:331378

        門簾一晃,一縷光線透了進來。是王子回來了。黛靜連忙把身體縮回被子里,把自己**的肩頭也一并蓋上,臉也止不住地紅了。雖然她已經把身體給了他,但就是因為這個她反而格外不好意思。一想起之前自己的瘋狂模樣她就羞得想把臉藏起來。

        王子剛走進來的時候表情有些凝重,但看到黛靜之后臉色立即緩和起來。那個不知是妖是邪的約翰出事了。就在他和黛靜瘋狂的時候。約翰脖子上裂了大口子,手里捏了一把刀??雌饋硎亲詺?。負責看守他的士兵也如此說。但王子不相信,他記不起約翰有什么自殺的傾向。幸好約翰還有一口氣,便命令軍醫無論如何一定要把他救回來。當然,這些都不很重要?,F在有更重要的事。他也不知道向黛靜坦白一切竟讓他覺得如此重大。

        他輕輕地坐到床沿上,透明的藍眼睛里是罕見的溫柔的目光:“睡醒了嗎?”

        “是……是的?!摈祆o急忙用被子裹著身體,坐了起來。她不好意思再躺著。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了他的強壯的肩膀和挺拔的身軀上,又羞得低下頭去。她現在似乎格外留意他的身體……真該死!你在色什么?

        黛靜此時的心情莫名其妙。本來她已經對他喪失了所有的信任,對他充滿了恐懼,可是和他作過愛之后竟像和他有了什么堅定的契約一樣,對他再也提不起戒心。雖然因為羅娜的死和他意圖謀殺兄長而對他很痛心憤懣,但總感覺像隔了一層,不是最核心的問題。她暗暗罵自己色迷心竅,但非常清楚這不僅僅是一個“色”的問題。她感到自己已經被他完全俘獲。就像中了咒語一樣。有人說性在男女關系中有著巨大地魔力,她以前還不相信,現在算是親身體驗了。

        “呃……什么時候了?”黛靜說這話的時候越發抬不起頭來。不知為什么她總問另自己尷尬的問題。天知道他們折騰了多久。她只記得她被他抓進這里時已經是傍晚。而現在似乎已經是早上。她為自己地完全失去控制而再一次感到羞愧。

        “快到中午了?!贝藭r的他對她異乎尋常地和氣。

        “為什么要對我……作這些?”這句話出口之時連黛靜自己都覺得驚駭。自己怎么會在這個時候問這個最難以啟齒地問題?頓時窘迫得沒有辦法,但內心深處卻覺得非問不可。

        “哦……”也許是沒料到黛靜會在這個時候問這個問題。王子也有些猝不及防,臉“唰”地一下紅了,說話也有些斯斯艾艾,他這么忸怩還是第一次:“就是……代表……承認你是我的女人……就這樣?!?/p>

        “哦?!边@句話雖然不夠浪漫,但仍讓黛靜的體溫迅速上升。心也“砰砰”地跳了起來。雖然也許很煞風景,但還是不放心地問——這個問題是女人都會想問清楚:“那我是你的第幾個女人呢?”

        王子呆了一呆,臉色忽然定了下來,剛才的忸怩一掃而空,宣誓般認真堅定地說:“你是我唯一地女人?!鳖D了一頓之后接著說:“你是我二十三歲的生命里的唯一一個,也將是我以后生命的唯一一個?!?/p>

        好甜蜜的話。黛靜聽過之后只感到一陣眩暈,眼神迷離地低下頭去,臉上早已堆滿了鮮花一樣的笑容。正在陶醉得恍恍惚惚的時候,忽然想起一件至關重要的事來。心里大叫一聲不好,急忙問王子:“你說二十三歲的生命……你今年多大?”

        “當然是二十三歲啊?!蓖踝釉尞惖乜粗?。

        黛靜地心里卻忽然發出了一聲長長的慘叫,有了被忽如其來的大石擊中腦袋一般地感覺。他是二十三歲。而我是二十四歲……也就是說,他比我小一歲……天哪!怎么會這樣???我竟然是老牛吃嫩草???這個曾經把自己整得七葷八素的人。曾經把她恐嚇到嚇破膽地人。曾經讓她寢食難安地人,曾經讓她傷心欲絕的人。更在昨天夜里把她折騰得幾乎要死掉地人,竟然比她小一歲?天哪!她怎么一直沒看出來?

        黛靜對老牛吃嫩草的女性很反感,特別是那些年紀輕輕就找比自己小的男朋友的人,談不上什么理由,就是覺得別扭。沒想到今天自己也成了這群人當中的一員,心里別扭得就別提了,簡直有了種強烈的自我嫌惡感。

        這也怪不得黛靜。歐洲人長得比較老相和高大,而且王子從小就是從腥風血雨的環境里步步為營地成長起來的,神情要遠遠比同齡人成熟,因此雖然看起來也很年輕,但還是顯得比黛靜年長。其實要論心理年齡,他要遠遠大于黛靜。黛靜現在身體的年齡是二十四歲,心理年齡恐怕連二十歲都不到。

        王子看著黛靜那一臉像和自己激烈爭吵一樣的怪異神情,驚詫地瞇起了眼睛,正要開口問她“你怎么了”,卻見她的臉“唰”地一下寒了一下來。接著以一種嚴肅的神情看向他的眼睛。王子知道她要問什么,表示尊重似地換了一副嚴肅的神情。

        “羅娜……真的是你殺的嗎?”黛靜盯著他的眼睛,緩緩地說。也許是自己剛才太過沒心沒肝——只顧為自己的問題喜憂,潛意識里的正義和道德心感不失時機地揪了一下她的頭皮,讓她忽然冷靜下來,也迅速地回到了現實。是啊。弄清楚他是什么樣的人是最重要的問題。如果他真是一個完全冷血的人,自己即使和他作了,也不能……還是先問明白再說!其實即使他殺了羅娜,她最先感到的也是不解和痛心,最渴望的也是問出他的理由,看看到底是為什么。值不值得原諒。女人哪,一旦愛上一個人就無法完全公平了。

        “算是我殺的,但的確不是我殺的?!蓖踝硬换挪幻Φ卣f,坦然地看著黛靜的眼睛:“她向我撲過來,我沒有來得及把劍收回去。她撲到了我的劍上?!彼呀洓Q定把一切都告訴她,不會再有任何退縮。

        “什么?這么說說是誤殺?可是……你為什么要拿劍對著她?”黛靜敏銳地感到自己已經觸及了一個至關重大的問題,臉色變了變。

        “因為她發現了我的秘密啊?!蓖踝涌嘈χp輕嘆了一口氣:“很長的故事啊。想聽嗎?”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