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黑夜里走路全靠一根筋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6:13字數:288013

        黛靜冷冷地看著他們。多利的反應也如此劇烈讓她微微有些詫異。由此可見他們一定知道明洛鎮到底代表了什么。她靜靜地站著那里,忽然有一種強烈的被分離感。是啊,他們什么都知道,就自己不知道。不過,即便如此,她仍然打算全力以赴。他們把她隔離在外是她的事情,她要幫助王子是她自己的事情。她從沒有如此堅定過,也許真是危險能激發人所有的潛能。

        她已經把印章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為了怕它掉落,用的是金屬鏈。即便如此,她還是小心地把腰間、袖口和褲管都扎緊,即使它從金屬鏈上脫落也別想從衣服里掉出去。雖然是李鬼,但也是唯一的李鬼。為了防止有人私自打造另一個印章去做不法的事情,印章從打制到交接大家都是一齊看著的。

        “明白!”多利臉色凝重地轉動著眼球:“那王子回來是要親自壓陣?那出征的大軍怎么辦?”

        “沒關系,已經弄了個替身放在那里,大家沒有發現,大軍仍在行進!”席格撒謊撒得煞有介事。孰不知真相恰恰相反。

        “好的!王子的命令我一定隨從,請問王子我該如何部署?”多利用詢問的目光看向“王子”。席格自己必須得表演一下了,就把頭靠近“王子”的頭盔部分。

        “這是干什么?”多利果然很奇怪。

        “哦,王子回來的時候吃魚卡到了,不能大聲說話?!毕裾f這句謊話的時候真有些緊張,非常害怕多利會露出懷疑的目光。

        多利竟然一點都沒有懷疑。席格松了一口氣,心里暗笑還真被黛靜說中了。無意中向她瞥了一眼,卻發現她仍是滿臉凝重,連忙緊收心神。繼續全神貫注地“表演”。

        席格裝模作樣地“聽”了一會之后,一臉嚴肅地對多利說:“王子叫你不要把所有的士兵都帶走。因為這件事要瞞著朝廷。你只挑選一批貼心勇武地軍士,全部配上戰馬,帶上干糧和武器,在天明之前悄悄出發,一定要在三天之內趕到明洛鎮。至于這邊你要留個心腹。軍隊照常操練,掩人耳目。

        多利得令之后立即去準備了。多利前腳剛出門華特就朝一旁倒去。他已經緊張到了極限,終于忍受不了了。黛靜一步跨過去抵住他的身體。這里未必有人監視,但被人無意看到也是不得了的。

        多利不愧是個有本事地人,很快就把一切準備好了。黛靜跟著席格他們跨上戰馬,跟著“王子”去鎮壓叛亂。也許是今天一個白天和一個黑夜都處在高度緊張之中,她跨上戰馬的一瞬竟感到有些虛空。她咬緊牙關挺住。征途才剛剛開始,她怎么可以在這個時候倒下為了掩人耳目,他們不打擾鄉鎮。從小路快速地朝明洛鎮進發。小路地路況很糟,行軍又快,黛靜感到內臟都要被顛出來了。還有分神注意華特——其實華特不知被多少雙眼睛注意著,可她就是不親眼看著不放心。

        兩天之后他們已經進入洛本侯爵的領地??磥肀﹣y比報告中說得遠為嚴重。一路上隨處可見逃亡的士兵和百姓。如此看來。洛本侯爵的領地即使能收復。也要花很長一段時間整理。當然了,這是后話。

        等到第三天天中的時候。他們已經到達了暴亂地區地邊緣地帶。暴亂地區以洛本侯爵的城堡為核心,覆蓋了周圍好幾個鄉鎮,其中明洛鎮就挨著核心地帶,情況不容樂觀。到了邊緣地帶之后,多利將軍就請示該怎么辦。席格和黛靜都不是帶兵打仗的主兒,一時僵在那里??粗嗬麑④娫儐柕哪抗?,席格把頭靠近華特,佯裝傾聽他的指示,腦子里卻在想該怎么辦。他聽到盔甲里面“咯咯咯”地輕響,華特在里面發抖呢。席格暗罵華特孬種,心里卻也更加不安了。

        正在僵持的時候,忽然遠處傳來一陣響動,接著士兵來報說抓到了幾個行跡可疑的人。席格暫時脫離了窘境,大聲命令士兵把他帶過來。這幾個人一出現也許會帶來什么轉機,能讓他想出下一步該怎么辦。

        幾個士兵頓時把那幾個人押了過來。為首的那個人雖然滿身泥污和血污,臉上也掛了幾條已經凝固了的傷口,卻依然是一身貴氣??辞逅啬樦笙窈投嗬蓟琶惺勘砰_他。這個人竟然是洛本侯爵的兒子,卡諾多。

        卡諾多看到“王子”之后驚喜萬分:“王子殿下!沒想到您竟然在這里!太好了?!?/p>

        “您怎么在這里?您的父親呢?”席格問他。他得趕緊把他地注意力從華特身上離開。

        “我父親被暴徒抓住了。暴徒的首領是我父親以前地親兵隊長。他們挾持著我地父親,駐扎在明洛鎮?!笨宥嗳绱苏f著,眼珠迅速地轉動著。他感到一絲疑惑。雖然他和亞格耐斯沒見過幾次面,但已非常了解他的脾性。在他看來亞格耐斯最重權威,讓隨從旁若無人地先于他發問根本是不可能地事情。但他只是感到懷疑而已,還沒有往深里想。

        “我們該怎么辦?王子殿下?”多利將軍再度把詢問的目光投向了假王子華特。

        “請您平定暴亂,救救我父親!”卡洛多也把期盼的目光投向華特。在他們的影響下,眾軍也把目光集中到華特身上。這下情況不僅沒有緩和,反而被激化了。

        “王子殿下需要思考一下!”席格想強行制造一個緩沖。他有些慌,竟然忘了走過場:他本應先把頭靠近華特,裝作傾聽他的指示的。這樣又給卡洛多增添了幾分疑惑。

        席格朝華特使了個顏色。華特心領神會,轉身就朝臨時搭建的營帳走去。黛靜和席格連忙跟上??宥嗄克椭麄冸x去,轉過臉去問多利將軍:“王子這是怎么了?為什么一直不說話?讓隨從在這里呼來喝去?”

        “哦,聽說是王子趕回來的路上吃魚卡到了??赡苁翘绷??!倍嗬麑④姷箾]有懷疑。倒不是他缺乏懷疑精神,而是因為他從沒想到會有人敢假扮亞格耐斯王子殿下。別說假扮他了,觸犯他都和觸犯魔鬼沒兩樣。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