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重大事故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5:33字數:112167

        “我是要保護你!現在王子不在,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會很麻煩,所以現在一切都要小心!”席格擦著臉上的油膩,臉忽然繃了起來:“不過你好象在打聽王子的事啊,你要干什么?”

        黛靜的臉色黯淡下來,低低地說:“你發現了?”

        “你在干什么?是要給什么人提供情報嗎?“

        黛靜一把扯住他的領子:“你胡說什么?我是那樣的人嗎?我只是想多了解一點王子而已?!?/p>

        席格用力地把她的手從領子上扯下來,一字一頓地說:“多了解又能怎樣?你能到他身邊去嗎?”

        這句話戳到了黛靜的痛處。黛靜的臉上瞬間潮紅一片,深深地低下了頭。

        席格暗暗調勻氣息。剛才他有些太沖動了,話說得有些重。是因為嫉妒心作祟嗎?現在見黛靜這副模樣子,有些不忍,又把語氣緩和了些說:“其實你也不要怨王子,雖然我不是很了解他的心,但我知道他是為了你好才這樣作的。不讓你蹈他母親的復轍……”他還是有些沖動,最后一句話是說不得的,他竟說了出來。

        黛靜一凜,看向他的目光都多了幾分犀利:其實其他方面她都或多或少地了解了一點,能猜個**不離十了,只是王子的母親被流放之后發生的事情她一點都了解不到。而她認為所有的關鍵都在這一段往事上。這段往事似乎關系重大,所有的人,包括穆德賽似乎都在有意避諱。既然席格說了這樣的話,等于變相承認他都知道,就向他逼問吧!

        “你果然知道!既然你不像叫我四處調查惹出事來的話。就請原原本本地告訴我吧!”黛靜沉著嗓子說。

        席格一怔,自知失言,也不狡賴。只是繃著臉閉上嘴,一副“打死我也不會說”地樣子。

        黛靜盯著他的眼睛。冷笑了一下,她也準備用激將法,就像剛才席格對她用的一樣:“你不告訴我?那我可有理由懷疑啊。剛才聽穆賽德說,你地父母和族人都是王子的父親殺死地……”

        席格一聽這話立即愣了,臉陡然漲得通紅。聲音就像從吼底迸裂出來,因為努力壓制著音量而劇烈顫抖著:“你知道什么?你把我當成什么人?我的父母和族人是被前代國王殺死的,又不是被王子殿下殺死的!我只知道他救了我的命!而且……你不知道這些年他是怎樣熬過來地!和他比起來,我境遇簡直不值一提!我不僅感激他,我還崇拜他,怎么可能……”席格如此的語無倫次,并不僅僅因為激動,心情的無比復雜也是原因之一。自己無比感激的、崇拜的對象竟然成了自己的情敵,如果自己能夠扼殺并遺忘這份嫉妒還好??墒撬l現雖然竭力抑制,這份嫉妒還是越演越烈,越演越烈。他為自己深深地感到羞恥。

        雖然他語無倫次,但黛靜還是聽出了點東西。那就是王子的過去一定非常糟糕。她不禁設想起他到底經歷了怎樣的過去。頓時種種的可怕設想全涌了出來。讓她恐懼而心痛。

        席格閉上了嘴,低下頭盯著地面。胸口劇烈地起伏著。忽然一個隨從——也是王子身邊地隨從,這次留守,臉色驚惶地跑了過來,一見席格就說:“席格大人,原來你在這里??!不得了了,明洛鎮……”忽然撇見黛靜也在,硬是梗了梗脖子,把剩下的半句話咽了下去。走到席格耳邊,對他低語了幾句。席格聽后也是臉色大變。

        黛靜一看這隨從的樣子就知道一定發生了什么大事,更加驚慌,可看他們兩人一副把她排除在外地樣子,又不禁怒火中燒。

        席格聽完隨從的話之后顧不得黛靜,轉身就朝王宮走去。他叫報信地隨從趕緊去把其他主要隨從都叫來開會,在隨從室里坐定,卻發現黛靜竟然也在——準確地說她一直在跟著他,幾乎勃然大怒:“你老是跟著我干什么?”

        黛靜沒有回答他,而是黑著臉逼向他,一副不撞南墻不回頭地樣子:“明洛鎮是怎么回事?”

        “這不關你事!”

        “你休想把我排除在外!如果你不告訴我,我就出去調查,一定要把這件事調查清楚!”黛靜快步朝門外走去。席格鐵青著臉把黛靜拉了回來。他簡直要被黛靜氣瘋了?,F在事態嚴重,黛靜再出去胡亂調查的話,不知道會惹出什么驚天大麻煩?!昂?,既然你要知道,我就告訴你!不過我只能告訴你一部分。如果你再出去亂查亂問地話,我就只有殺了你!”席格低吼著,每一個字都是從牙縫擠出來的。他說要殺黛靜只是恐嚇,但把她綁住關起來的話還是可能的。

        黛靜沒有再掙扎。她也知道席格說要殺她只是恐嚇,但既然他能說出“殺她”的話那么事態的確嚴重。

        “明洛鎮是王子至關重要的一個基地。在洛本侯爵的領地里?,F在那里發生了暴亂。如果這件事處理不好的話,將會發生很大的災難!”

        “什么災難?”

        既然要奪取權力,就要準備好公平政變和兵變兩手準備。明洛鎮就是王子囤積兵變所需的糧草和兵器的地方,處在對王子最為忠心的洛本侯爵的領地里——總不能在京城囤積這些東西。洛本侯爵之所以“非常忠心”,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懦弱無能。因此這次據說是他的屬下意圖推翻他,才引發了這次暴亂?,F在消息還沒有傳到京城。王子安插在那里的眼線搶先趕了回來,席格他們才能知道?,F在必須盡快把這次暴亂鎮壓下去,而且必須在京城的軍隊到達之前。否則不僅物資盡失,王子的圖謀也可能被朝廷發現,那么出征在外的王子就會成為眾矢之的,后果不堪設想!

        “這個不好說,但如果鬧大了的話,王子都會有生命危險!”

        黛靜被震懵了。席格喘了幾口氣,用勝利的目光看著她,心想你這下應該不會攪下去了吧,沒想到她猛地抬起頭來,沖口就問:“那你們準備怎么解決這件事呢?”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