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兩撥刺客(4)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4:46字數:272700

        格多里親王在國王身邊的金椅子上正襟危坐,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平時喜歡在宴會上放肆喧嘩的輕薄男女此時都不由自主地控制著自己說話的音量。他們都感覺到了格多里那似乎無處不在的強大威勢。雖然格多里現在是在笑著,但總讓人覺得他的身體里隱藏著一種足以席卷一切的風雷,似乎馬上就爆發出來。侍從們畢恭畢敬地打開鑲著金鈿的大門。亞格耐斯王子和“藍內特公主”來了。男女賓客們竟不約而同地在這個瞬間靜了下來。當人被某個大人物的氣勢壓得喘不過氣的時候,另一個厲害人物的出現總會攪亂他們心頭的壓力,并讓他們想象這個人物的氣勢會立即和那個大人物的氣勢發生對抗。

        亞格耐斯卻沒有絲毫和格多里氣勢對抗的意思。他今天看起來很內斂,臉上也帶著微笑,除了那雙精光閃閃的眸子之外,全身都處在放松的狀態。是因為身邊有了“藍內特公主”的關系嗎?“藍內特”公主“一如既往”地戴了面網。未出閣的高貴小姐在出席重大的場合戴上面網是可以的。只是讓很多風聞她有絕世美貌的公子哥兒失望了?!八{內特公主”此時微微低著頭,讓面網籠罩下的美麗面容在陰影里更加撲朔迷離。藍內特公主一直都很低調,而今天似乎低調得過分了一點??赡芩皆谥卮蟮膱龊显阶员暗?。雖然王宮上下都對她很恭敬,但大家都知道她嚴格來說沒有任何王室的血統。她能夠留在王宮,并擁有公主的尊號,全虧她那個蠻橫地哥哥。亞格耐斯也許知道王宮里的人其實瞧不起她,便越發把她捧得尊貴.,電腦站

        “哦!”格多里見亞格耐斯來了。露出了愉快的笑容,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徑直朝亞格耐斯走了過去。國王也只好站起來。和他一起走過去。本來該亞格耐斯走到他們面前行禮地,這下倒像他們一塊去迎接亞格耐斯一樣?!澳?。叔叔?!眮喐衲退刮⑽⒐硐蚋穸嗬镄卸Y。因為他先走到自己面前,所以才先向他行禮。無形中又讓國王輸了一道:本來第一個接受行禮的,該是他啊。

        亞格耐斯一邊行禮,一邊用眼睛偷偷地瞄著格多里。也許是因為心里緊張,他今天地動作格外優雅。和平時揮劍在戰場上砍人時簡直天差地遠。

        “唔!”格多里在亞格耐斯站直身子之后便微笑著注視著他的臉,帶著讓亞格耐斯感到可疑的“過分”慈愛。格多里的目光在亞格耐斯的臉上停留了一會兒之后便落在了“藍內特”地身上,目光微微有些閃動。他是知道這個名不正言不順的侄女的,也知道亞格耐斯很喜歡她。對最重王室血統的他來說她有些討厭,但因為亞格耐斯的面子,還是禮節性地問候她:“你好。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呢。今天怎么了?不舒服嗎?”

        亞格耐斯立即省悟到他是問她為什么戴了面網。不禁在心里暗叫糟糕。他原以為格多里根本不會注意藍內特這個沒有王室血統的外人,沒想到他竟對她如此抬愛。

        “你把面網摘下來吧。讓叔叔看看?!绷_娜的身體微微顫了一下。亞格耐斯趕緊擋在羅娜的前面:“這就免了吧。她昨天站在陽臺上太久了,被寒風吹得有些蛻皮?!?/p>

        “這有什么關系?”格多里繼續說,但想到女孩子對自己的長相最為在意。也許不好意思在大庭廣眾之下露出蛻皮地臉來,便不再強求。亞格耐斯暗暗松了口氣。但格多里也提醒了他,讓羅娜繼續呆下去遲早要露餡。再說她現在亮相也該夠了——反正已經和貴客見過面了,便對羅娜說:“你的臉如果還痛的話。就盡早回去吧?!?/p>

        羅娜微微一怔:就這樣?就這樣結束了嗎?原本她地心還在為這個危險的任務而深深戰栗。但當這個任務倉促結束地時候,又有些悵惘恍惚。她深深地看了亞格耐斯一眼。低著頭走出了大廳。

        門口正站著一臉無奈地席格和一臉執拗的黛靜。本來她是不必跟來地,王子的意思也是如此。但黛靜就是要跟來。席格和其他隨從都知道此行危險,本來就很緊張,這下還要分神照顧黛靜。見羅娜出來,席格立即像見了救星一樣,對黛靜說:“你……你趕快……趕快送公主回去!”

        “不要!”黛靜仍舊執拗著:“你叫其他人去!我要等著王子!”席格只想把黛靜臭罵一頓,但此時要盡量少惹亂子,只好叫另一個侍從送羅娜回去,自己繼續堅守著保護王子外加保護黛靜。

        王子猜度到羅娜該走遠了之后才松了口氣,從眼角用凜冽的目光掃視著大廳。雖然羅娜假扮藍內特的事情沒有穿幫,但暗處的敵人未必沒有起疑。畢竟他剛才掩飾的痕跡太重,羅娜在大廳里停留的時間也太久了。

        哼,算了。王子在心里冷笑起來。管你有沒有起疑。我是不會再被動地防守了。我要開始進攻了。

        格多里此時正一手挽著王子,一手挽著國王,說著王室特有的高貴的家常話。此時正好說道:“你們想必現在也知道了,但以后的感受會更深。世界上最重要的是手足,兄弟們在一起,只要團結和睦,就沒有什么作不到的事情!”

        王子的腦中如電光火石般地一閃,暗暗冷笑:多虧你又提醒我了。他露出隱含著殺氣的微笑,朝國王靠了過去,抱著國王的肩膀:“叔叔說的是。在這個事情上我很慚愧??赡苁且驗槲抑幌矚g舞刀弄劍,對喜歡文化的哥哥有些疏遠。不知道您是否在意,我最親愛的哥哥?”

        王子可以感覺到跟隨國王的老臣們之間起了一陣無聲的騷動,嘴邊浮起一絲一閃即逝的狠笑。你們沒想到吧!好好地恐慌吧!

        他這下反客為主,既有了人質又有了檔劍牌。并成功地讓對手的陣腳大亂,幕后黑手相信很快就會在他的進一步試探下顯形。他現在雖然仍沒有對格多里完全放心,但懷疑的重心已經移到了國王身上。只因為直覺。但直覺準確也是成為勝利者的必要條件!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