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兩撥刺客(1)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5:02字數:211166

        也許是發現了亞格耐斯眼里的忌憚之意,格多里露出些微意味深長的神情。亞格耐斯連忙將目光轉向別處,盡量作到自然。既然不能平靜地對視,就不要對視,免得讓他發現自己眼中的秘密。

        “歡迎您到京城來!格多里殿下!”還真巧,亞格耐斯只是隨便一移視線,就看到奔跑過來“歡迎”格多里親王的阿曼達公爵夫人。她一臉的熱情過度,目光緊緊地盯著亞格耐斯王子。雖然知道此時要謹言慎行,他還是微微地皺了皺眉頭。真拿這個搞不清楚同盟和愛情的老女人沒有辦法。也許她一開始要的就不是同盟,而是愛情呢。不過幸虧上次她的寶貝兒子鬧出了那樣的事情,使她不再好意思過分接近他,倒省了很多麻煩。跟在她身后的是一臉晦澀的雷諾。因為他出現在王子面前的時候總是一副心懷叵測的怪模樣,所以王子也沒有發現他的做賊心虛。

        “你好,小亞格!”阿曼達夫人終于向自己真心想要擁抱的人張開了雙臂。王子和她象征性地擁抱了一下,隨意一瞥竟發現格多里露出了厭憎的神情。

        真有意思。王子在心里冷笑起來:難道他這個偉大的叔叔對阿曼達夫人也有意思?不對。他那憎惡的目光是針對阿曼達夫人的。再說他也不知道阿曼達夫人會無恥到對自己外甥的異母兄弟伸出魔爪。難道他……王子的心沉了下去:難道他是看出了自己和阿曼達夫人之前存在著某種盟約,才露出憎惡的神情的?

        “您身體如此康健真令我感到高我這還是長大后第一次見您呢.1網,電腦站”國王親熱地挽住格多里的手臂,兩人一起往王宮里走。今天晚上將有無比盛大地宴會,所以從現在開始。將會有很多亂七八糟的人進入皇宮,比如表演的小丑,舞女。臨時找來地雜役,廚師。往王宮里送東西的商人和小販。

        當王宮上下都一片忙碌地時候,王子卻躲在花園僻靜處畫畫。他只畫自己的母親,也只會畫自己的母親。每當他心情不好或是心情有重大波動的時候都要畫畫。并不是他心情不好就會畫畫,而是他心情不好需要平復的時候就要畫畫。平復地過程是相當曲折和痛苦的,因此如果有誰運氣不好在這個時候觸犯了他的話。下場都會很慘。

        他現在心情顯然有些慌亂。因此他很生自己的氣:為什么這么沒出息。沒辦法,事情堆到一起了。出生的村莊被毀,可能潛藏著的巨大陰謀,格多里親王的忽然到來——他是第一個能給他這個大的壓迫感的人,還有那莫名其妙地巫蠱——雖然他不相信魔法,但相信暗處一定有人恨他,準備向他出手。任何仇恨的苗子都可能引發燎原之火,更何況這次的事可能不僅僅是施咒那么簡單。他暫時不管巫蠱地事情,并不是他對它完全放心。而是因為它相對不重要而已。壓力,還是有一點的。

        在一旁侍立地席格也發現了他地主人今天不同往。就憑他讓自己在一旁侍侯。以前他畫畫的時候是從來不讓人侍侯地,今天忽然破例。就證明他的心里一定非?;艁y。

        “唉……”王子悻悻地放下筆,輕輕嘆了一口氣。沒辦法集中精神啊。腦子里老是止不住地分析形勢。竟然連放松都不行了。王子閉上眼睛。把臉仰向天空,把一只手的手背輕輕地放在額頭上。沒辦法啊,敵人已經……??!王子猛地睜開眼睛。說不定……格多里親王和國王是一伙的呢?那邊村莊被毀,這邊又出現了巫蠱事件,緊接格多里親王又忽然來京……如果他們是串通一氣的,就一切都說得通了!

        “快!”王子徹底扔掉了畫筆,沉著嗓子對席格下令:“快把黛靜叫來!”他要問清楚,當國王詢問案情以及表示要過問案情的時候是什么表現。雖然可能問不出來什么,但問總比不問好!

        席格一個頓沒打就去找黛靜了。他這次倒沒有往歪里想。畢竟有了前車之鑒嘛。

        席格走了。留下王子一個人在樹蔭里沉思。他現在已經進入了完全戰備的狀態。即使是在思考,他也是耳聽六路,眼觀八方。

        “你!快跟我去!”席格終于在廚房找到了正在觀看廚師如何做菜的黛靜:“王子叫你!”“干嗎?又有什么事???我現在很忙耶……”黛靜雖然嘴上這么說,還是乖乖地跟著席格走了?,F在王子的事對她來說是最重要的。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關心。

        王子忽然聽到草叢里有些微的悉索聲。是黛靜他們來了嗎?不像。聲音中似乎混有少許的殺氣。如果這是一個人在活動的話,他的腳步可說是輕到異常了。難道說……王子正想回過頭來,忽然聽到草叢中“唰”的一響,有什么東西從草叢中一躍而出!王子頓時感到一股冷氣直沖向他的脊背!好快!他還來得及……

        “??!”走在席格身旁的黛靜忽然驚叫一聲。

        “你怎么……”席格正想問她怎么了,卻見她已經沖了出去,簡直快如離弦之箭!席格沒有再問黛靜怎么了,也跑了起來。黛靜肯定是發現了什么事情,才會如此慌張!

        不錯。黛靜剛才看到遠處草叢中有一道亮光直刺天空,憑直覺,她覺得那是什么兇器的光芒!有人要刺殺王子?

        說時遲那時快,黛靜剛剛撥開樹叢,一截金屬質感的東西就蠻橫地闖進了她的視野!果然是把刀!這把刀正戳在一個人的身體里,淅淅瀝瀝地流著鮮血!

        “??!”黛靜本能地驚叫出來,可剛張開口叫聲就悶啞在她的喉嚨里。因為她看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景象!

        是有一個裹著斗篷的人刺中了一個人。但那個人不是王子,而是穿著侍從服色的德藍。在一臉驚詫的王子身前還擋著一個人。那個人張著雙臂擋在王子身前,還在不停的發抖。她是個女人。竟然是羅娜???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