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辛迪

        小說:穿越之我的暴虐王子作者:追月逐花更新時間:2021-12-07 05:55字數:279002

        黛靜驚慌地看著忽然恢復冷靜的王子。此時并不是擔心自己將會怎么樣——以她的直覺來說,王子的這次發作已經結束了。她驚慌是因為感覺到王子的心里似乎發生了她所不能理解的變化,這倒是她難以忍受的。此時的王子眼簾漸漸垂下,頭也漸漸低了下來,感覺就像一株原本長得很囂張的植物在漸漸收縮自己的枝葉?!昂昧?,沒事了。你走吧?!蓖踝由钌畹貒@了口氣,一副疲憊萬分的樣子。是啊。自己憑什么要求她和自己心心相映呢?自己不是決定“一定不能讓她卷進來嗎”?那現在又有什么資格發火呢?

        黛靜驚疑不已地往外面走。她似乎不甘心就這樣什么都不知道地離開,腳步很慢。走到門口,正想回頭看的時候,忽然背后一股巨大的力量壓了下來。接著身體一緊,她被王子從后面抱住了。

        王子抱住她之后就不動了。兩只手臂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就箍在她的胸前。哎呀,這是干嗎?這是干嗎……黛靜的心砰砰地跳了起來,臉燙得自己都目眩,手搭在他的手臂上,不像是要扯它下來——雖然她以為自己要這樣作,而更像是在抱著它。

        黛靜感到王子的體溫從背后清晰地傳過來,他的心臟就像在她背后跳動一樣。心跳聲一波一波地傳進她的身體,引得她的身體一起震動。她的腦子里越來越眩暈,后來變得空白一片。

        “對不起,你走吧?!蓖踝雍鋈环砰_了她,語氣竟非常平靜。黛靜猝不及防,忽然感到了一種被拋棄般的抱枕一樣的感覺:什么嗎?吊人胃口很好玩嗎?一時間忽然感到非常生氣。但自己被他這樣耍已經不是一次了,強壓住怒氣,竟硬是沒回頭看一眼就直接打開門走了出去——這倒也是表示怒氣的一種哦。

        王子看著她氣沖沖地反手把門關上——連轉身都不愿意。自嘲地笑了笑:自己已經到了行為混亂地狀態嗎?剛才自己倒不是有什么齷齪的**,而是覺得心里很亂。很難受,想讓心里平靜下來。說來也真是諷刺,自己雖然一直想把她劃入“外人”的行列,但就只有她能讓他心里平靜。擁抱其實是依賴地表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對她深深依賴了嗎?真是有些丟人呢。

        以前,也曾有一個人讓他有過這樣的感覺。辛迪。那個只大他一歲。卻能像姐姐一樣照顧他地人。小時候,雖然家人努力隱瞞,他還是知悉了自己身世的蛛絲馬跡。因此雖然長了個大個子,卻經常驚慌不安。人驚慌的時候表現是不同的,要么是縮在角落像個小可憐,要么是拼命地欺負別人來隱藏自己心中的不安。想當初自己欺負別地男孩子是有名的。不過自己雖然喜歡欺負人,但都沒做過什么過分的事情。因為當時自己還很善良,也畢竟是小孩子。也正因為這樣,辛迪才能發現他只是個驚慌的小可憐。而不是什么小惡霸,才來接近他,幫助他的吧。

        當時。他在驚慌的時候總喜歡抱住她。當然,沒有戀人的性質。當時他們都只是小孩子。他只是想讓自己的心里平靜下來罷了。那些對戀情一知半解的小壞蛋發現了之后老是嘲笑他們。害得自己還去挨個把他們打到哭強迫他們不再亂說。

        一絲笑意從他地嘴邊浮起。接著就被怒容撕裂了。他恨恨地拔出自己的劍,又恨恨地把它推回去。就是這樣的一個人?,F在也不存在了!也因為卷進了他地世界,被毀掉了!他恨透了這個世界,可又不得不繼續經營它,依靠他。有時候他真的很迷茫。他地這個世界到底是馱著他前行呢,還是自己背負著它拖曳而行?

        寒冷地陰天,積滿冰雪的關卡。收關地士兵吆喝著讓所有的人都把帽子摘下,臉抬起來,供他們審閱。搜索夏爾芒“余黨”的活動到現在還沒有停止。夏爾芒他犯的是大罪,他家族所有的人都要被取消爵位,控制起來。暫時沒有被納入控制的人都要被搜捕,更別提那些有意逃竄的人了——有很多夏爾芒的族人知道夏爾芒是冤枉的,不愿意承受這莫須有的牽連,開始四處逃竄。其中以夏爾芒的大侄子最為危險。他是聞名已久的勇士,夏爾芒出事的時候他正作為軍官鎮守邊疆。夏爾芒獲罪的消息一傳來,他就開始了永無止境的逃亡生涯。

        士兵們抓“犯人”的依據,就是那一張張似是而非的畫像。結果自然是大批和犯人只有幾分想象的普通人被抓起來。他們最終會被認識夏爾芒家族諸人的人確認相貌,很快就會被確認不是犯人,但須得交點錢財才能重獲自由。如果碰巧長得和夏爾芒家族的人超過五分像的人,就倒霉透了??赡軙痛吮划敵上臓柮⒓易宓娜吮唤K身軟禁。

        在像笨重的長蟲一樣經過關卡的人群當中,有這么幾個人。微微有些奇怪:幾個穿著普通老百姓的衣服,披著長袍的人圍成了一個小圈,對抗著人群的擠壓,盡量給小圈中的那位女性讓出空隙來。他們的眼睛正像森林里的獵人一樣警惕地注視著四周,從他們眼中閃爍的精光來看,絕對不是一般人。

        被圍在圈中的女性用頭巾裹住了整個頭部,只露出了一雙眼睛,一只蒼白的手還緊緊地攥住圍巾以防它散開來,正驚慌地看著前方,原本水潤的藍眼睛也顯得有些蒼白干燥。

        辛迪。和王子所想的不一樣,她沒有死,也不知道自己所在的村子已經被毀。因為在災難來臨的前夜,她被一個大人物召喚去,肩負起了特殊的使命,去見一個人。

        關卡前方忽然喧鬧起來。一個士兵扯掉了一個不愿去掉頭巾的女人的頭巾,女人尖叫著要把頭巾奪回來,卻怎么也搶不到。其他士兵嬉笑著把她來回退搡,那個士兵本人卻在哈哈大笑。

        沒辦法,到處都有這樣無聊的人。圍在辛迪身邊的一個領頭模樣的男人撇了撇嘴,在他們擠到士兵身旁的時候悄悄給士兵看了一樣東西。士兵看了之后臉色一變,立即放行。因為他給士兵看的是……

        皇家徽章。

        (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2-09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