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三)

        小說:玲瓏公子作者:亂浮塵更新時間:2021-06-19 06:40字數:112784

        自從蘇老爺和蘇夫人知道蘇小禾與李承錦已成好事,對李承錦便無力起來。原本只是想李承錦來揚州看看,順帶以此名義考察他,并不一定同意這兩人的親事的,可李承錦這招先發制人讓事情頓時沒了回旋于地。

        飯桌上,李承錦問道,“金采考得怎么樣?”

        蘇小禾最近有些不好意思看李承錦,尤其是當著知曉他倆好事的全家人的面。他埋頭吃飯,不清不楚的唔了聲,拱拱水清。

        水清不明所以的看著他,一臉茫然,“小禾哥哥,你怎么了?”

        蘇小禾咬牙,只得回復道,“不知道啊,外公沒提這事兒,據說小采哥哥考完也沒提?!?/p>

        李承錦頗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奸猾無比的模樣。

        蘇老爺和金小玉同時嘆氣。

        蘇小禾都給自己找了什么樣的人?怎么一個比一個像狐貍。

        水清吃完就跟富貴跑了,他倆最近又好到一些花樣,整天不知在忙活什么。

        蘇老爺佯咳嗽了聲,說,“錦王爺,小禾,你們……準備什么時候把婚事辦了?”

        金小玉點點頭,一臉焦急,可礙于李承錦的身份,又不敢呼呵他。

        蘇小禾更抬不起頭。

        李承錦不愧是老手,面不改色,溫和的笑道,“蘇伯父,蘇伯母,你們放心,等秋闈放榜了,我們定回去把親事辦了?!?/p>

        蘇老爺忙搭口道,“為什么一定要等到秋闈?”

        李承錦在桌下悄悄捏了捏蘇小禾的手,快速的沖他眨了個眼,等他回過頭來,又是一本正經的模樣,“因為要等新科狀元,金采得風風光光的到我府上,這對他有幫助?!?/p>

        蘇老爺明了的點點頭,半晌才意識到自己又被他忽悠了,可又不好繼續問。

        “你確定金采一定會中狀元?”金小玉的思緒已經被引向這端,忙不迭的問道。

        李承錦微微一笑,“這場科舉本該是我主持的,可后來因為我要來揚州城,所以拒絕了,但金采的實力我還是了解的?!?/p>

        金小玉便舒心的笑了出來,拍拍胸口,“我擔心了好一陣了,不然……”她看了看蘇小禾與李承錦的臉色,沒再說下去。

        李承錦起身對二人一揖,瞟了眼蘇小禾,蘇小禾立刻明白,有氣無力的跟著他出門。

        李承錦帶著蘇小禾在花園里一圈一圈繞,忽然冷不丁的問道,“最近肚子有動靜嗎?”

        蘇小禾木楞楞的看著他,搖了搖頭,“該有什么動靜?”

        李承錦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一把抱起他轉了個圈,在他脖頸處親了又親,顯然心情十分的好,“我最近這么賣力,你就沒感覺到嗎?感覺到一定要告訴我肚子有動靜!”

        蘇小禾馬上就明白了他在說什么,頓時紅了個徹底,狠狠的掐他。

        李承錦也不拽這個小粘疙瘩,任他趴在自己身上,笑**的說道,“你爹娘已經很急了,看來我這招使得對?!?/p>

        蘇小禾頗覺丟臉的說道,“那你是預謀?”

        李承錦埋在他發間低低沉沉的笑,“不是預謀,是再也忍不住了,所以就……”又是一陣悶笑。

        蘇小禾覺得他大概連腳趾頭都紅了。

        他徹底擁有了蘇小禾,即使正經冷漠如李承錦,每每想到這點也止不住笑出聲。

        他為自己重燃的感到驚訝。

        約莫一個半月后,水清和富貴的禮物終于制成了,李承錦與蘇小禾也準備出發去京城。

        水清綰著發,大大的眼睛,細細的眉,秀氣得像個小女孩,可是面對鄰居家的幾個孩子,一直板著臉。

        隔壁的小姑娘名叫清丹,每次見到水清都是水清哥哥,水清哥哥的叫,可水清從小就一人長大,從來沒個伴兒,對著這個小女孩也不知道怎么辦是好,因此總是習慣性的板著臉。

        水清要上馬車了,可那小清丹在聽說水清小哥哥要走后,急得直哭,非得來送送他,可見著水清后卻哭得更厲害,拽著他的袖子抽泣道,“水清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水清不耐的撥開她的手,可心里卻也想給她抹抹眼淚,“哭什么,我那是回家,清丹快回去,否則**該著急了?!?/p>

        清丹哭花了一張小臉,“可是我想跟著你?!?/p>

        小禾一時就有些恍惚,他小時侯也是這么對顧城的,顧城就像現在的水清一樣,一臉厭煩的推他,讓他回去,然后小禾就會賭氣的說道,誰要和你玩,你走吧!

        水清被清丹鬧得頭疼,只得半蹲下身來,扶住清丹的肩,“等一陣子我還是會來的,你等等,行不?”

        清丹這才稍緩些,撅著嘴文,“水清哥哥,你說得是真的嗎?”

        水清點點頭,頗不情愿的說道,“你看,你叫清丹,我叫水清,咱倆都有個清字,這么有緣,當然還會再見?!?/p>

        清丹認同的點點頭,富貴坐在馬車里為他的忽悠能力好笑,偏偏清丹還信他。

        李承錦半摟著蘇小禾,看著他神思不定,再看著眼前的場景,大致也猜到了,聲音低沉強勢,“即使顧城像水清對清丹這么對你,你也注定得嫁給我?!?/p>

        蘇小禾心一拎,楞楞的看著他,心里卻泛起了甜味,沖他咯咯一笑,撞了下他的肩。

        李承錦假裝不知道,嘴角卻揚了起來。

        他花了多大力氣才收服這只小貓咪,哪里容他輕易逃跑。

        等清丹被抱走,水清終于能上馬車,長出一口氣,卻發現大家都在看他,臉就紅了起來。

        蘇小禾戳戳他臉蛋,打趣道,“你長得可比人家清丹漂亮多了,到時候新嫁娘沒新郎官好看,這怎么行?”

        水清大窘,“我沒有那意思啦!”

        蘇小禾淘氣的一眨眼,“別騙我啦,我看得出來,你喜歡那小姑娘吧?”

        水清沒話說,只得給富貴使一眼色,富貴立刻會意,在蘇老爺蘇夫人無奈的眼神中,從他倆的馬車里搬了個大箱子過來,輕輕放到蘇小禾面前。

        兩輛馬車緩緩向前行駛,后一輛馬車里卻突然爆出一聲驚叫,“這是什么東西!”

        水清捂著嘴笑了出來,“這是富貴姐姐的主意,我倆為了這個辛苦了快兩個月,小禾哥哥,你不感激我們嗎?”

        “水清?!崩畛绣\板著臉訓他,眼里卻盡是笑意,毫無責怪的意思。

        蘇小禾整張臉紅得嚇人,哆嗦的縮到角落里,“拿開拿開!”

        李承錦當著水清和富貴的面,在蘇小禾臉上親了一口,“早晚能用上的,不是嗎?你小時候也躺這種小竹床嗎?”

        那兩人偷偷笑了出來。

        蘇小禾只得把頭埋在李承錦懷里,哪里還好意思再見人。

        不到天黑,寬敞的官道上卻駛過兩匹馬,急噪的向他們沖來。

        子羽和水清又在爭得不可開交,可子羽卻忽然拍拍水清的肩,問道,“那是金采嗎?”

        水清坐在車夫子羽旁邊,一拱肩,錯開他的手,賭氣道,“不認識,誰??!”

        兩聲劇烈的勒馬聲,接著是馬車漸漸停下的聲音,林秋與金采剛準備撩開車簾沖里面人打招呼,卻聽一陣干嘔聲,接著便是李承錦難以置信的說道,“真中彩了?”

        金采以為李承錦在說他,昂頭驕傲笑道,“那是!我當然中了!”

        李承錦在車里哈哈大笑,富貴摸了摸蘇小禾羞得紅通通的臉,“水清,你以后可不能叫小禾哥哥了,得叫小禾娘親!咱們的禮物真是吉利,不久你就有弟弟能躺上小竹床啦!”

        金采個林秋頓時變了臉色。

        ——全文完

        ——————————————————————————————————

        PS:

        我終于結束了這文了,也滿足了某些人YY我家小水清的念頭,雖然很表面咯,但我努力了哈~~小禾的寶寶也給你們制造出來了,玲瓏圓滿結束~~撒花撒花~~留言留分哦~~

        稍后轉向之前的一個坑《飛天舞》歡迎大家去重新踩踩,有尤其是那些有飛天舞怨念的同學~~還有,我同時會開一個新坑,現代師生文,絕對不虐,《春半明媚秋光冉》

        玲瓏公子怨念的同學,請移去新坑,BL,《清水沁浮棠》,蘇小禾兒子的故事,不虐。

        歡迎大家和我一起移坑~~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06-21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