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倔強的計劃

        小說:豪門小老婆:首席大人饒了我作者:冰山蝶更新時間:2022-01-15 22:13字數:293059

        蘇皖慢慢的坐了下來,忽然,身體里面生出一股倔勁!

        好吧,跟阮皓揚斗了那么多的回合,也許她真的應該要找一點自尊,贏一回才行了!

        她的心里,慢慢的形成了一個倔強的計劃!

        阮皓揚上樓后,獨自一人去了,上樓后,安心的洗澡睡覺,他只不過是想用這種方式,讓蘇皖知難而退,早點離開這里而已!

        可是,翻來覆去,到了半夜,他還是沒有睡著。

        也許是因為蘇皖的出現,擾亂了他的計劃和他的心,所以現在,正煩悶著,一時間睡不著,腦仁里的那個東西,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此刻正戚戚的疼著,簡直讓人生不如死,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他干脆披上衣服起床,點了一支煙,來到窗戶旁邊,拉開窗簾,看著外面的風景!

        外面的雪花,不知道什么時候又開始飄落了,阮皓揚先是怔了一下,隨即便明白過來,抓著簾子,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那邊!

        院子里怎么有人?

        所有的傭人都不在家里,院子里那個人,總不可能是阮家某個勤快的傭人吧?

        “該死的……”待看清楚了那個人的容貌后,阮皓揚一愣,低沉的吼罵了一聲,看著眼前的女人,打開窗戶憤怒的說道:“女人,你在那里做什么?”

        院子里,已經被雪花快堆成雪人的蘇皖有些木訥的抬起眼睛望向窗戶旁的阮皓揚,笑容已經看不大清楚,只見她微微笑了一下,帶著凄楚的笑意,嘴唇蠕動了一下,說道:“你,你醒了……”

        她的聲音很微弱,阮皓揚若不是看著她的嘴型,根本就分辨不清楚她在說什么。

        阮皓揚愣了一下,趕緊轉身,在床榻旁邊拿了一件外套披上,飛快的往樓下走去。

        “女人,你這是干什么?不要命了么?”阮皓揚飛快的來到蘇皖身邊,一件厚厚的毛毯裹在蘇皖的身上,帶著濃濃的暖意,他的神情,冰冷的嚇人,狠狠的看著蘇皖,冰冷的說道:“你為什么站在院子里,你不知道在下雪嗎?”

        “我,我在逼你回心轉意!”蘇皖的臉和嘴唇都凍的發紫,聽了阮皓揚的話,回答著,嘴唇都開始不停的哆嗦起來。

        阮皓揚狠狠的說道:“你可知道,現在是零下幾度?你這么逼我,你……這又是何苦呢?”

        他話說道最后,聲音有些嘶啞的變調,滿是不忍的看著蘇皖,簡直恨不得將她給撕裂。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不讓人深心了!

        “我,我知道自己錯了……可是,皓揚,我必須這么做,我在打賭,你知道嗎?”蘇皖冷的全身都僵硬了,卻任然固執的看著阮皓揚,哆嗦著嘴唇,說著自己也不聽不清楚的話語。

        “你在打賭?賭什么?”阮皓揚有些不解的看著蘇皖說道。

        “我在賭自己在你心目中的位置,我在賭……你是不是真的愛我!”蘇皖的笑容,緩緩的一點點綻開,說道:“不過看你的樣子,我……似乎成功了那么一點點,你也不是那么狠心的,不是嗎?”

        “你……”阮皓揚苦笑了一聲,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皓揚,求你了,就這一次,讓我贏一次,聽我一次話,好嗎?”蘇皖艱難的說著,牙齒都開始打顫,發出咯咯的響聲。

        “你為何這么傻……”阮皓揚的鼻頭一算,濃厚的鼻音里,帶了一絲莫名的情愫,大掌一撈,輕松的將蘇皖給撈進了懷里,只聽他喃喃的說道:“女人,你……為什么要這么傻呢?你這樣做……又是何苦呢?”

        “皓揚,我,我……”蘇皖說著,早已經被凍僵的身體,不支的往前一倒,幾欲昏厥。

        阮皓揚嘆息一聲,一下將蘇皖打橫抱起,飛快的往樓上的房間走去。

        樓梯的燈光開著,阮皓揚的步伐飛快的往樓上而去。

        蘇皖在他的懷里,看著他緊張的臉,看著他發怒而冰冷的眼神,心中卻覺得快活極了!

        她知道,自己贏了第一步!

        阮皓揚把蘇皖抱進了自己的房間,安置在被窩里,用被窩緊緊的將她卷著,轉身去了浴室,往浴缸里放熱水,轉身又出來,將暖氣開到最大,掀開被窩,伸手就要除去蘇皖的衣服。

        “你,你干什么?”蘇皖嚇了一跳,連忙伸手,本能的想要護住自己的衣服。

        “如果想贏,最好乖乖別動!”阮皓揚也沒堅持,只是固執的看著蘇皖,冷冷的說道。

        這一招果然有效,蘇皖聽了他的話,手緩緩放了下來,不再繼續。

        阮皓揚看到她這個樣子,總算松了一口氣,緩緩的,一粒粒將她的紐扣給解開。

        衣衫除盡,里面貼身的衣服都因為雪而變得冰冷濕潤,阮皓揚毫不客氣的將她撥了個干凈,三兩下將自己的衣服也脫下,跳進了被窩里。

        “皓揚,你,你……”蘇皖哆哆嗦嗦,心中驚疑不定,這廝不會在這個時候,還想用這種方法來逼迫自己就范,跟自己……那個啥吧?

        思緒還未跟上,下一刻,冰冷的身子便被阮皓揚滾燙的身體緊緊的裹住,阮皓揚的雙臂繞到蘇皖的背后,緊緊的將她抱住。

        溫暖的體熱一點點的襲了過來,蘇皖才覺得呼吸勉強變得順暢了不少。

        阮皓揚用力極大,似乎為了懲罰什么似的,緊緊的箍住蘇皖。

        蘇皖知道自己的作為激怒了他,不敢反抗,只能任由他抱著。

        片刻過后,浴室的水放滿了,阮皓揚迅速起身,連人帶毯子將蘇皖抱起,大步踏向于是,到了浴室,大掌一揮,輕易將蘇皖身上的絨毯扯開,往浴室的地板上一丟。

        蘇皖驚呼一聲,還未反應過來,下一刻,便被丟進了暖暖的溫水里面!

        熱乎乎的水在瞬間,就將蘇皖的身體上每一個毛孔都很好的包裹起來,暖流讓她發髻未及融化的雪水一下就變成了水。

        身上暖暖的,頭頂卻一股冷意襲來。

        阮皓揚也隨之跟著進了這個巨大的浴室,蘇皖驚呼一聲,拼命的往后退去。

        阮皓揚看著她,就像看著手下的獵物一般,伸手將她輕易拉到自己身邊,猿臂一身,輕松將她給按壓在自己的心口。

        “皓揚,你你……”

        “別動!”阮皓揚毫不留情的打斷了蘇皖的話,蘇皖想,這個時候,他大約也不會對自己有什么“興趣”吧,便大著膽子順著阮皓揚的動作,將頭微微仰起,順著阮皓揚的方向。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2-01-17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