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重逢

        小說:暗黑之路作者:蕭鼎更新時間:2021-07-30 14:42字數:333376

        浩浩蕩蕩的軍隊,在夏日的陽光下走近了。

        前方,望見了巍峨的群山,高聳的龍山山脈屹立在前方,如偉大的巨人長眠不起。群山腳下,無數的士兵們列隊而站,在他們的前方,杰夫和艾爾文并列而立。

        終于,回到了這個地方,蒼云走廊——傳說的起源。

        半獸人軍團的士兵們臉上大都泛起了笑容,雖然在人類的眼中看去仍然有些猙獰,但他們眼神中的那股親情,卻是誰也掩飾不了的。

        甚至于就連冷漠的暗黑法師,在望見了前方這片土地的時侯,嘴角也不禁露出了一絲笑容。

        杰夫滿臉的欣喜,和艾爾文一起迎了上來。

        “大人,歡迎你回來?!苯芊蛭⑿χ鴮Π岛诜◣煹?。

        夏爾蒙看著他,微微一笑,難得地伸出手去拍了拍杰夫那強壯的肩膀,道:“你辛苦了?!?/p>

        杰夫大笑,道:“總算還沒把這個蒼云走廊給丟了?!?/p>

        夏爾蒙微笑,然后轉頭看向艾爾文。這個年輕的納斯達貴族,此刻看來臉上的表情卻是十分復雜,很顯然的,在梵心城發生的動亂已經傳到蒼云走廊,雖然不知道這巨變之下的種種復雜黑幕,但國家飄搖,作為一個始終忠心于納斯達帝國的將軍,艾爾文自然是很難高興起來的。

        “大人,你回來了?!彼哪樕弦矌еθ?,但任誰也看了出來,有著幾分勉強。

        夏爾蒙點了點頭,淡淡道:“你也辛苦了,艾爾文?!?/p>

        艾爾文低頭,道:“不敢,這是末將的職責所在?!?/p>

        夏爾蒙笑了笑,道:“我們進城吧?!?/p>

        杰夫和艾爾文同時讓開了身子,黑袍男子當先從他們中間穿了過去,進入了蒼云城,在他的身后,猙獰的半獸人軍團和冷漠的暗黑騎士團,一隊隊地跟了進去。

        蒼云走廊的這一天,陽光燦爛,天空蔚藍,真是個好天氣啊。

        瑪咯斯王國,赤蘇城。

        這座偉大的城市依然平靜如常,但在高高圍墻之內的皇宮之中,卻已經亂做一團。來來往往的士兵守丑,忙亂不已的下人侍者,在這座皇宮之中如沒頭螞蟻一般穿來行去,仿佛在尋找著什么。

        瑪咯斯王國的四大權臣,意外地一起聚集到公主妮婭的屋子中,看著空空如也的房間,臉色都是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門外,忙亂的腳步聲漸漸平息了,過了一會,走進了一個隊長模樣的人,偷偷看了一眼面前的這四個人,便再也不敢抬頭,低聲道:“回、回稟四位大人,找遍了皇宮,沒有發現妮婭公主的下落?!?/p>

        “啪”,宰相斯帕因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滿臉怒容,獨臂的托蘭握緊了拳頭,而修肯長老和蘭特也一樣是皺起了眉頭。

        “你是怎么做事的?”斯帕因大聲怒道,“妮婭公主是什么人,居然會在這皇宮之中失蹤了,那還要你當這個侍衛隊長做什么?”

        侍衛隊長立刻靜下來,不敢說話。

        房間里一片沉默,但在遠處,仿佛隱隱傳來了小孩的啼哭聲。

        蘭特微感驚訝,向修肯看了一眼,修肯微嘆一聲,道:“那是亞文陛下在哭鬧,自從不見了妮婭公主,他就一直哭鬧不止?!?/p>

        蘭特皺眉不語,在場之人心中都是一片亂麻,誰都知道這個消息萬一泄露出去,特別是落到了布魯斯王國的人的耳中,會帶來什么樣的后果。

        斯帕因狠狠地盯著侍衛隊長,道:“公主殿下是怎么偷跑出去的?”

        侍衛隊長一臉的尷尬,道:“大、大人,小的實在不知道,皇宮之中的守衛一向森嚴,進出都有嚴密盤查,應該不會讓殿下她偷偷跑出去的……”

        “應該?那你告訴我現在公主殿下在哪里?”斯帕因大聲怒喝。

        侍衛隊長啞然。

        蘭特皺眉問道:“最近有沒有什么陌生人來與公主殿下見面?”

        侍衛隊長一見是這位如今在瑪咯斯地位幾乎已和神一般的圣騎士問話了,哪敢怠慢,連連搖頭,道:“沒有,沒有,絕對沒有,皇宮之內,又怎么可能讓陌生人進來。而且最近除一直陪伴公主的優妮小姐之外,就再也沒有人來見過公主了?!?/p>

        聽到女兒的名字,斯帕因哼了一聲,突然想到,自己也好幾天沒見到女兒了,他一向忙于公事,與這個女兒很少溝通?,F在看起來等等回去還是要仔細問問她,看她知不知道公主殿下的下落。

        蘭特搖了搖頭,修肯和托蘭臉上也沒有松弛的表情,顯然誰都不認為優妮會有什么嫌疑,蘭特沉吟了一會,又問道:“那最近出宮的人員沒有什么奇怪的?”

        侍衛隊長茫然道:“沒有啊,出宮入宮的都是平日里經常進出的,像買菜民廚子、打掃的人這樣的,然后就是優妮小姐和她的丫餐了,再沒有其他人……”

        聽著他的話,修肯、托蘭和蘭特的眉頭都是越皺越緊了,但是就在這個時侯,宰相斯帕因突然身子一震,整個人好象被刺了一下,大聲道:“你說什么?”

        侍衛隊長被他一嚇,失聲道:“大人,你、你、你說什么?”

        蘭特等人都向斯帕因看去,斯帕因卻恍若不覺,大聲道:“我問你剛才的話,優妮小姐和她的丫鬟出宮了?”

        侍衛隊長茫然到道:“是啊?!?/p>

        斯帕因頹然坐倒,在蘭特等人驚訝的目光中:“優妮、優妮她……”他臉上的表情有說不出的沮喪,“優妮她往日進宮陪伴公主時,都是獨自一人,從來沒有帶過什么丫鬟進去的……”

        ※※※※※五國聯盟,奧古斯都家族。

        “一個帝國,一個曾經如此強盛的國家,不過短短兩年時間,就這樣垮了嗎?”奧古斯都家族的族長,背負著雙手,在那間平凡卻神秘的小屋中,淡淡地道。

        站在他背后的,是這個龐大家族的核心成員,魯尼長老、布蘭長老和亞當斯長老,此外,還有新近加入長老會的席娜,不知什么也回到了家族里,站在他們的身后。而和她一同加入的另外兩個年輕人伊凡和雅格卻不在這里。

        其他的幾個長老也發出了嘆息聲,其中歲數最大的亞當斯長老轉頭看向席娜,微笑地道:“席娜長老,按你的說法,算算時間,現在那個暗黑法師應該是已經回到蒼云走廊了吧?!?/p>

        席娜手中輕擺的淡綠小扇忍不住停滯了一下,微微低了下頭。

        “長老”,這個尊貴的稱呼,而且是由一個尊貴的長老稱呼她的,聽在耳中竟是有一股驚心動魄的感覺,她竭力保持著自己臉上的鎮靜,掩飾心中的激動與歡喜,然后露出淡淡而美麗的微笑:“是的。三日前我才與他分手,算來夏爾蒙應該是到了蒼云走廊了?!?/p>

        奧托轉過身來,看著席娜,一向嚴肅的臉上也忍不住泛起了笑容,微笑道:“這次你做得非常好,看人也看得極準,果然沒有辜負家族對你的期望?!?/p>

        席娜淡雅地微笑著,微微點頭算是答謝族長的夸獎,但在暗地里,她甚至連握著淡綠小扇白筍自彗搔得那般的緊。

        奧托在房間里走了幾步,道:“數日之前,我們在梵心城的眼線傳回了消息,如今的納斯達帝國已經完全分裂,原本在斗爭中處于劣勢的大王子克里斯汀因為得到了他親生舅舅拉凱乍公爵的,已經將二王子烏勒和三王子希拉爾逐出了梵心城,但烏勒逃到南方,希拉爾則到了接近我們五國聯盟的西北方,各自擁兵,并相繼自稱自己才是帝位的繼承人?!?/p>

        坐在一旁的布蘭長老忽地冷笑一聲,道:“就在昨天,希拉爾那小子又再次派人送來急信,對我們奧古斯都家族示好,并許諾將來他若統一全國,必定給我們無以復加的榮華富貴?!?/p>

        在場的人都笑了起來,帶著輕蔑,席娜和他們一起笑了,微笑著,但在她的深心處,卻忽地劃過了一道傷痕。

        莫名的傷痕。

        身材高大的魯尼長老冷笑道:“這小子表面上文雅客氣,但心中卻是張狂無比,那時侯被席娜帶到家族的時侯,他看我們的眼神里總是有幾分居高臨下的感覺,嘿嘿,現在我們便把他的后路都斷了,看看沒有我們奧古斯都家族的,他還有什么好張狂的?!?/p>

        其他的幾個長老都笑了起來,族長奧托也微笑著,但轉頭間卻看到席娜的神色似平有些不大自然,心中一動,道:“席娜,怎么你還有其他的想法么?”

        席娜一驚,同時感覺到其他三位長老的目光也看了過來,那一刻的感覺真是如芒在背,心中突然感到有一陣失落,自己雖然進入了長老會,但在這幾位長老面前,卻仍是忍不住的有些蒸畏之清,看來自己以后還有在這方面多注意一點了。

        心中這般想著,她清雅的臉上卻露出了如清風般的笑顏:“族長,諸位長老,我以為也不必對希拉爾王子做得那么絕?!?/p>

        魯尼長老眉頭一皺,臉色有些沉了下來,道:“怎么,席娜長老你認為他現在還有用么?”

        席娜向著魯尼微笑地點了點頭,道:“我以為,以目前來我們已經轉而扶持夏爾蒙,希拉爾王子自然是沒有什么利用價值了,但我們也不必直接回絕于他,只對他派來的信使許下諾言,說些好話,諸如我們一定的都可以,但實際上錢財兵馬一點不給。這樣與我們也無損害,量希拉爾王子也不敢和我們翻臉,如此不是更好?”

        魯尼長老轉頭看了眾人一眼,見別人都沒有說話的意思,便干笑一聲,道:“哦,雖然對我們并無害處,但我也看不到有什么好處,萬一被人發現了我們與希拉爾王子有暗中來往,說不定還有些麻煩。席娜長老,這些你考慮過沒有?”

        席娜點了點頭,面向眾長老和族長奧托,道:“族長,諸位長老,雖然目前希拉爾王子已經沒有什么利用價值升州晝日后我們還要夏爾蒙,而以目前情況來看,待納斯達三位王子彼此爭斗兩敗俱傷的時侯,夏爾蒙必定會出兵收拾亂局。到時侯我們憑著和希拉爾王子這種關系,也可以幫夏爾蒙一些忙的?!?/p>

        奧托忽然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說,到時侯我書川誤意皮持希拉爾,暗中卻把他的軍事情報出賣給夏爾蒙,又或者通過這層關系,可以順利買通他手下官員將領叛變,讓夏爾蒙征伐之路上少了幾分麻煩?”

        席娜深深吸氣,感覺到奧托的目光如針一般刺了過來,但臉上仍掃探持著微笑,道:“是的?!?/p>

        幾位長老都微微變了臉色,但奧托卻大笑道:“好,好,好,席娜你年紀不大,卻能深謀遠慮,了不起,了不起?!?/p>

        席娜微微低頭,道:“不敢?!?/p>

        奧托笑了一會,然后道:“那這件事就按照席娜的意思去辦吧。另外,關于暗黑法師那一邊,我們提出的條件他都答應了嗎?”

        席娜搖了搖頭,道:“他很精明,并沒有全部答應,但合作的意思大概是不會變了。在分手之前,為了表示誠意,夏爾蒙曾經表示在回到蒼云走廊安排好諸般事務之后,他會秘密前來六華城一趟,親自和族長和諸位長老面談,并簽定密約?!?/p>

        奧托和其他三位長老都是一驚,一直沉默的布蘭長老皺眉道:“眼下是非常時期,他能離開蒼云走廊么?”

        席娜笑了笑,“他既然說了能來,就是能來了。如果夏爾蒙是個連這種事都分辨不出、認識不清的人,我們也沒必要再他了?!?/p>

        布蘭長老沉吟了片刻,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好!”奧托重重點頭,道:“那我們就等著他,說實話,我也早就想見見這個如今名動天下的暗黑法師了?!?/p>

        又過了一會,商議完一些細節之后,席娜便告辭出去了,看著她的身影消失之后,房間里便沉默了下來。

        良久,亞當斯長老忽地冷笑了一聲,道:“這個女人好厲害!”

        魯尼長老卻向奧托笑道:“看來一切都在族長的料想之中。

        奧托笑了笑,看向那個門口,卻沒有言語,倒是布蘭長老淡淡道:“當年希拉爾剛到我們家族時,我看他一半是要借助我們的財力,一半卻也是因為對席娜有了幾分情意。也就是因為這層關系,這些年來席娜才從一個外系子弟的位置突飛猛進,短短數年間便成為了家族中獨當一面的人物,今時今日更是往入到了長老會。嘿嘿,沒想到到了這個時侯,她居然比誰都心狠!”

        奧托在這個時侯開了口,只聽他淡淡道:“如今這個亂世,心狠也不見得都是壞事,她一個小小女子,又是外系出身,想要往上爬,心思狠些也無可厚非,反正這對我們家族也有好處,只是我們以后加意防備些,可不要讓她有朝一日對著我們狠心了?!?/p>

        其他三位長老怔了一下,隨即呵呵笑了起來。

        笑聲中帶著幾分譏諷,在這個房間中飄蕩著。

        夏爾蒙等人回到蒼云走廊已經三天了,在這段時間中,夏爾蒙重新安排了兵力部署,半獸人軍團負責駐守蒼云城,而克頓城的防務則由杰夫的蒼云軍團負責,至于艾爾文的黃蜂軍團,被安排到了兩座城池中間的蒼云走廊上休整,最后是那只黑色的暗黑騎士團,因為這支軍團完全是一支攻擊沖鋒的軍隊,夏爾蒙需要的只是它在戰場上關鍵時刻突然迸發出來的恐怖戰斗力,所以也把這支軍隊安頓到了蒼云走廊之上,駐營就在黃蜂軍團的旁邊。

        黃蜂軍團的軍團長艾爾文這些日子以來很是郁悶,作為一個納斯達帝國的年輕貴族,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國家就這般衰弱下去,心中的焦慮實在是難以抑制,但當他向暗黑法師提出要拯救國家的時侯,暗黑法師淡淡地回了他一句話,“你要我怎么做,你要我哪一個王子?”

        艾爾文瞠目結舌。

        三個王子,都是巴茲陛下嫡親的子嗣,如今分裂為三派,征伐不止,自己又該怎么辦呢?他回答不上來這個問題,于是他只得袖手旁觀。

        但是,在他內心深處,依然還有一個極大的憂慮,那便是暗黑法師自己的野心。他在蒼云集團的時間已經不短了,夏爾蒙日常的桀傲不馴他都看在眼中,在他印象里,除了巴茲陛下,就沒見過夏爾蒙曾對誰低過頭。

        而如今,巴茲陛下已經過世了。

        一想到這里,艾爾文整個人就不寒而栗,沒有人比他更明白,蒼云集團的戰力。在如今的納斯達帝國。,不要說是三位王子中的哪一個,便是三位王子一起聯手,只怕也未必是這身經百戰、名動大陸的精銳之師的敵手,更何況,如今的三位王子還在自相殘殺。

        每每想到暗黑法師那冷酷的眼神,艾爾文就從心底深處感到害怕,為了這個國家。但他什么也做不了,如今,他的軍隊已經被安排在蒼云走廊休整,前后有兩座大軍駐防的堅固大城,身邊更是還有一個可怖的死亡軍團。

        這一日,他被夏爾蒙召到克頓城,準備參加軍事會議,聽說其他三個軍團的軍團長也都會前來參加。想到這里,他心中突然一動,聯想起一個在蒼云集團中暗地里傳遞的一個小道消息,那就是暗黑騎士團的軍團長青瞳,在這次回來之后,似乎突然與暗黑法師生疏了,而且這個被人稱做妖魔的女子也更加神秘,整日穿著那一副黑色的盔甲,臉上更是戴著猙獰的冥神面具,從不取下。

        但最令人驚訝的,卻是青瞳從回到蒼云走廊之后,就一直住在軍營之中,雖然沒有人膽敢接近這個如魔鬼一般的人物,但誰都看見了她一直呆在軍營里,而在以前,整個蒼云集團的人都知道,她幾乎是那個暗黑法師的影子,永遠都在他黑色的身影背后。

        莫非,在梵創建助勺那場巨變動亂之中,這兩個恐怖黑暗的人物之間,也有了什么變化不成么?帶著這些淡淡的疑慮,艾爾文走進了在克頓城里暗黑法師的府邸。

        才走了幾步,忽然間他聽到了身后傳來一聲叫喚:“艾爾文將軍?!?/p>

        艾爾文轉頭看去,卻是半獸人的族長杰拉特,他面上浮起了微笑,拱手道:“族長好啊?!?/p>

        杰拉特笑道:“好,好,我從蒼云城里過來,緊趕慢趕,還是遲了些,應該還沒遲到吧?!?/p>

        艾爾文看了看天色,笑道:“應該還來得及的,族長您年紀也大了,我看夏爾蒙大人一向對您十分尊重,您就是退到一會也不打緊的?!?/p>

        杰拉特搖頭道:“那不行,那不行,軍令如山啊,來,艾爾文大人,請?!?/p>

        艾爾文微笑著讓出身子,道:“族長,您先請?!?/p>

        杰拉特大笑,做了個手勢,便與艾爾文一起前進,二人一路之上閑聊了幾句,便走到了大廳外頭,還未進去,便聽得里面喧嘩聲音傳了出來,杰拉特與艾爾文對望一眼,都聽出這些聲音是夏爾蒙那些朋友的。

        艾爾文淡淡道:“夏爾蒙大人好象很縱容他的這幾位朋友啊?!?/p>

        杰拉特看了他一眼,呵呵笑了一聲,道:“你知道夏爾蒙大人他有幾個朋友嗎?”

        艾爾文怔了一下,想了半晌,搖頭道:“我就只知道這幾位了?!?/p>

        杰拉特微笑道:“我也是,除了他們幾個人,我也沒見過夏爾蒙大人有其他的朋友了?!闭f到這里,只見他臉上有莫名的神情,淡淡道,“一個人若是朋友少的話,自然也會更加珍惜了?!?/p>

        艾爾文怔了一下,嘆了口氣,也不說什么,走了進去,杰拉特隨后也跟了進來。

        走進大廳,只見杰夫和依然帶著冥神面具的青瞳還有阿利耶都已經在這里了,而暗黑法師的那三位朋友羅德、維西和塔爾,一個也不少的也在這個大廳之中,彼此爭吵。

        羅德怒目而視:“吝嗇鬼,我再問你一次,今天打賭是不是你輸了?”

        塔爾在一旁幫腔,道:“對,對,你老實說!”

        維西恨恨地盯了夏爾蒙一眼,夏爾蒙蒼白的臉上有一絲微笑,卻沒有說話。

        “笑,笑什么笑?”維西勃然大怒,“剛才叫你笑又不笑,現在把牙齒露出來做什么?”

        夏爾蒙眼中有難得一見的柔和,道:“你剛才在我面前手舞足蹈,像個小丑似的,我又不知道原來你們是打賭要逗我笑,如果早告訴我,我也就配合你一下了?!?/p>

        維西更氣,搖頭轉身,喃喃道:“說你笨得像木頭一樣,居然這世界上沒人相信,真是見鬼了?!?/p>

        羅德在一旁笑嘻嘻地道:“怎么,死心了吧?”

        維西恨恨向外走去,嘴里還說著:“死木頭,你給我記著,今天請客的錢算在你的帳上,另外再加三分的利息……”

        羅德和塔爾對望一眼,相視而笑,知道維西這家伙已經屈服,今日又可以敲他一頓,不由得喜形于色,連忙跟了出去。

        三人經過大門的時候,看見了杰拉特和艾爾文站在門口,雙方停了一下,杰拉特首先讓開了路,艾爾文也跟著讓開,三人也不在意,只向他二人點了點頭就走了出去,渾然沒有把這個大廳里外,如今已是名震大陸的蒼云集團的高級將領放在眼中。

        艾爾文的臉色仿佛微微變了變,他是貴族出身,年紀又輕,換了往日在納斯達帝國的梵心城里時,平民哪里敢和貴族這般,但今時今日,他卻也只能保持著鎮靜走進了大廳,只是在他心中,終究有幾分不大順心。

        而羅德等人當然不會知道那個看著平和的艾爾文心中會有這么多的想法,再說他們也懶得去管,反正每日里只管吃喝玩樂,逍遙過著日子就好。當下三人吵吵鬧鬧走出暗黑公爵府邸,在大門處,維西只聽得身后那兩個家伙嬉笑聲音不斷,當真刺耳,心中更是生氣,返身道:“你們在說什么?”

        塔爾笑道:“我們在笑你笨啊,和夏爾蒙在一起這么久了,居然還以為在他面前耍把戲能逗他笑出來?!?/p>

        羅德大笑。

        維西瞪了他們一眼,恨恨走去,嘴里吶吶道:“哼,總有一日,要你們知道我的厲害?!?/p>

        便在這時,他忽然聽到從街邊傳來了一個輕柔的聲音:“維西,是你么?”

        維西怔了一下,這個聲音聽起來仿佛有那么幾分熟悉,但卻又似乎早已在記憶中淡忘了,轉過身子,他向聲音傳出的方向看去,不經意間,他眼角余光看到了仍站在臺階上的羅德和塔爾竟都是不由自主地張大了嘴,合不攏了。

        那年,那月,那日。

        那時,那刻,那分。

        兩個女子,風塵仆仆地站在街邊,臉上仿佛有疲倦之色,可是,那溫柔眼眸中的目光,竟是那般的喜悅。

        陽光照在克頓城上,天空萬里無云,蔚藍一片。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08-01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