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哪里來的狗?

        小說:逍遙小道士作者:青江明月更新時間:2021-06-19 06:36字數:151411

          等到參加測試的所有人來到山門前,姜峰迎了上來,臉上帶著真摯的笑容:“歡迎各位師弟師妹加入青云宗!走吧,我帶你們去見宗主!”

          右手隨意搭在李志天肩上,一股強大的靈力進入他的身體,身上的黑氣迅速被逼出體外,腫脹的右腿也隨之恢復了正常。

          這一手讓所有人眼中露出了羨慕,望著高達數十丈的雄偉山門,激動地握緊了拳頭,他們知道,不久的將來,自己也能達到這樣的修為。

          山門后面是一條光滑的青石板鋪成的階梯,蜿蜒曲折,通向青云宗主殿,仰首望去,仿佛直通天際,一眼望不到盡頭。

          “這座山峰就叫做青云峰!宗派的主要建筑都在上面,除了這座主峰,周圍還有大大小小數十座山峰,也是青云宗長老和弟子日常修煉和居住的地方!……沈醉長老的洞府就在離主峰不遠的第三峰!”姜峰一邊走,一邊為這些未來的師弟師妹們介紹,最后一句話明顯是向著墨小白說的。

          一路上他們看到不少珍禽異獸,在山間自由地穿梭,胡亦菲目中露出好奇:“這里的動物都不怕人么?”

          “這些都是被青云宗周圍濃郁靈氣吸引過來的靈獸,平時也沒人傷害它們,而且它們都有一定的靈智,當然不會怕人!”

          姜峰伸出手,口里發出一聲低嘯,很快遠處就跑過來一只通體雪白的小松鼠,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打量了一下眾人后,“嗖!”的一聲跳到了他的肩膀上,不停地用小腦袋在他的脖子上蹭來蹭去,那乖巧可愛的模樣瞬間就俘虜了三名少女的芳心,眼睛里滿是星星閃爍。

          就連外形粗獷的呼延海也對這個小東西大感興趣,嘿嘿傻笑著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塊干糧,湊到了它的嘴巴前,小松鼠將鼻子湊過來聞了聞,眼里閃過一絲不屑,轉過身去將屁股朝向了呼延海。

          眾人被它人性化的行為逗得哈哈大笑,呼延海尷尬地收回手中的干糧,郁悶道:“這小東西嘴還真刁!連我日常吃的干糧都看不起!”

          姜峰笑著搖了搖頭:“它平時在這青云峰都是吃各種靈藥靈草,凡間的普通食物自然看不上眼!”

          “我們以后也能找到一只屬于自己的靈獸嗎?它真是太可愛了!”胡亦菲忍不住伸出手輕輕地在它光滑的皮毛上摸了幾下,小家伙倒也沒有反對的意思,舒服地瞇起了雙眼。

          姜峰正要說話,一個興奮的聲音從階梯上方響起:“小師妹,這有何難?改天師兄親自陪你去靈獸谷抓上一只,可比這沒什么用處的白老鼠漂亮多了!”

          三條人影緩緩從階梯上方走來,一男兩女,看年紀都在二十歲左右,男子相貌英俊,身穿青云宗特有的長袍,胸口上繡著兩朵活靈活現的云朵,雙眼近乎貪婪地在三名少女身上掃來掃去,兩名女子面容姣好,也是滿臉好奇地望著墨小白這群剛入門的新人。

          “錢楓,我奉命帶領剛通過測試的師弟師妹們前去主殿拜見宗主,你來這里干什么?”姜峰臉色有些陰沉,語氣也不大友善。

          “姜師兄,新入門的弟子,我作為一名師兄,難道就不能過來看看么?還是說你看中了哪名師妹,怕我搶走了?!”錢楓并不買姜峰的帳,冷冷譏諷道。

          姜峰臉上怒氣一閃,強忍著道:“錢楓!你別仗著自己是錢長老的孫子,就可以在這里血口噴人!耽誤了正事,就不怕宗主怪罪下來?!”

          錢楓哈哈一笑,臉上現出一絲鄙夷:“姜峰,尊敬你叫你一聲師兄!你一個入門這么多年還停留在筑基后期的廢物,天生就只有做這種跑腿的事情!憑你也敢有資格威脅我?!”

          這句話顯然觸到了姜峰的痛處,雙拳捏的嘎吱作響,卻無力反駁,這時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了起來:“姜師兄!哪里來的狗在這里亂吠?難道靈獸谷的大門沒關好,偷跑了一只出來么?”

          姜峰愣住了,所有的人都愣住了,錢楓身旁的兩名女子更是不可思議地張大了嘴,她們沒料到一個還沒正式入門的弟子居然敢用這樣的語氣跟青云宗第四峰錢長老的孫子說話,還罵錢楓是一條狗。

          “看來今年的新人很有膽識??!還沒入門就敢辱罵師兄,不給你一點教訓,以后還得了!”錢楓眼里殺機一閃而逝,望著剛才開口說話的墨小白緩緩說道。

          姜峰心里暗暗叫苦,以這錢楓在青云宗的地位,他根本無法得罪,但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這個小師弟吃虧,畢竟他剛才也是在為自己出氣,心下一橫,擋在了墨小白身前:“錢楓,你不要亂來!墨師弟也是剛入宗,并不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才會出言頂撞!還請讓開道路,好讓我帶他們前去復命!”

          “哪有這么便宜的事!罵了我就想跑?姜峰,識相的就趕快散開……不然我連你一并教訓!”錢楓獰笑一聲,手里多出了一把長劍,氣勢散發開來,姜峰身后的眾人頓時感到莫大的壓力,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眼睛中露出驚駭。

          墨小白眼睛瞇起,雖然他感覺到這股氣勢比姜峰所散發出來的還要強大幾分,但他并不畏懼,反而是咬牙艱難地向前邁出了一步。

          呼延海漲紅了臉,身上青筋畢露,發出一聲低吼,也是頂著巨大的壓力站到了墨小白身后,顏真烈和章小蝶眼里閃過一抹掙扎,無奈壓力太大,以他們一個煉氣中期一個煉氣后期的實力根本就邁不動腳步。

          其余幾人則是沉默著低下了頭,蔣元進臉上有著幸災樂禍,心里暗罵一聲白癡,不動聲色地退后了幾步。

          “看來想被我教訓的人還不少!”錢楓見到居然還有人敢走出來,心里的怒火更是無法壓抑,手里長劍散發出青色的光芒,瞬間就刺向了墨小白和呼延海的胸口!快得讓兩人根本就無法反應過來。

          姜峰身形一晃,手里也多出了一把長劍,擋在了兩人身前,“當!”一聲脆響,雙劍一觸即分,錢楓若無其事地回到了原地,姜峰則是悶哼一聲,退后了幾步,手里的長劍赫然斷成了兩截,被對方一劍削斷!

          “下品靈器!”姜峰臉色劇變,錢楓也不過是筑基巔峰的修為,他本身已經達到筑基后期,即使不敵,也不至于一招就落敗,唯一的可能就是對方手里的長劍品質超過自己太多,才能一劍斷掉自己中品法器品質的長劍。

          “不錯!這是我爺爺最近見我練功刻苦,特意賞賜給我的下品靈器品質的長劍!”錢楓不無得意地說道,顯擺一般的將長劍揮了揮,他身旁的兩名女子眼里浮現出一絲羨慕,身體不由自主地靠得他更緊。

          “小子,現在誰也救不了你!如果跪下來求饒認錯!我可以考慮下手輕一點,否則要是一不小心廢掉了你們的修為,可就連青云宗都無法進了!”一招擊退姜峰,錢楓滿心得意,居高臨下地用劍指著墨小白和呼延海二人。

          呼延海漲紅著臉,這讓他本就黝黑的皮膚看起來更加黑得發亮:“你這個龜孫子!有種你就殺了我們!要想你家海大爺向你下跪,死了這條心吧!”

          錢楓臉龐抽搐了幾下,狠毒地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長劍一挺,就要再次發起攻擊。

          “慢著,不就是跪下認錯嘛,有什么了不起!”墨小白抬起手,突然一聲大喝,使得錢楓手中長劍停在了半空。

          “這就對了!識時務者為俊杰,趕快跪下來磕頭求饒吧!”錢楓冷笑道,心里卻是悄悄松了一口氣,還以為真有不怕死的,看來也是孬種兩個。

          如果墨小白兩人拒不認錯,他還真不敢殺掉兩人,頂多讓兩人吃點苦頭,畢竟這是宗主親自下令招收進來的新弟子,墨小白這樣的舉動,無疑給了他一個臺階下。

          “墨兄!你……”呼延海急得差點跳了起來,墨小白對著他搖了搖頭,做了個停止說話的手勢,然后緩緩走到了錢楓面前三尺處,慢悠悠地說道:“你可能誤會了!我說的下跪認錯,并不是我,而是……說你!”

          說完,手里多出了一塊用白色美玉雕刻而成的令牌,上面隱隱有著幾朵青色的云朵,將令牌在錢楓眼前晃了幾下,墨小白厲聲喝道:“跪下!”

          錢楓張大了嘴,望著令牌上熟悉的五朵青云,哪里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他爺爺就有一個這樣的令牌,代表著青云宗長老的身份!

          青云宗輩分劃分得極為嚴格,要不然當初姜峰也不會一見到這塊令牌就無奈地稱呼墨小白為師叔。

          眼里閃過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錢楓突然退后幾步,用手指著墨小白手里的令牌,顫抖地嘶叫道:“假的!你一個還沒正式進入宗派的弟子!怎么會擁有本宗長老才能擁有的令牌?!兩位師妹,你們為我作證,今天我就要殺了這個冒充本門長老的混蛋!”    起點中文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06-21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