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血清單子

        小說:迷失島作者:孫小孫更新時間:2021-10-18 11:04字數:238048

          兩天什么也沒發生,到了10月13日傍晚時候,許霓廣曲飛奔著朝她帳篷這邊跑過來了。

          “小于,又出事了?!?/p>

          一進帳篷,許霓廣曲氣喘吁吁的說。

          “誰又被殺了?!”

          于門非正躺著看書,看到許霓廣曲,騰一下坐了起來。

          “不是誰被殺了,人在江湖是艾滋病患者,而且他是哪個省某市的副市長?!?/p>

          “他是艾滋???!還是副市長?!”于門非瞪大了眼睛。

          “副市長先不說,艾滋病不是他就是很男男人,人在江湖的錢包里發現了血清呈陽性化驗單?!?/p>

          “你慢點說,究竟怎么回事?怎么扯上了死鬼很男男人?”

          “是這樣,柳眉彎彎高燒轉成了低燒,而且一直低燒不退,她想起很男男人那個毛病,轟然意識到他有艾滋病,她胡思亂想懷疑她低燒不退不是因為感冒,而是染上這種病的病兆,聯想到很男男人是發起人且患上絕癥就更加合情理了。還記得發生了很男男人的事我當時給你的話么?”

          “你說?!?/p>

          “我說性**能怎么會是絕癥,先懷疑他是癌癥,后來又想到他是艾滋病,很男男人死了,性**能已經夠他受的了,怎好意思再把這種名聲更恐怖的病加在人家頭上呀,所以下面就沒有講出來,可我心里直犯嘀咕……”

          “你別扯太遠?!?/p>

          “柳眉彎彎把她的懷疑告訴了想雨的云和十米香,兩人一聽頭就大了。長話短說,她們三個分析,如若很男男人真有艾滋病,那他肯定就是發起人。這么一來,人在江湖和駕駛員就不是了……”

          “你等等,他們倆不是發起人,那算命先生的死肯定是小說迷為了那500萬干的?!?/p>

          “可是,沒有找到銀行卡,他們倆互相懷疑對方殺了人,因為那段時間,駕駛員一人在小木屋,所以人在江湖懷疑他,反過來,駕駛員認為,雖然人在江湖和十米香在一起,等十米香睡熟,他去了哪兒誰也不知道。還有呢,十米香透露出那天晚上他睡不著,人在江湖勸她服了過量的安定片,你說巧不巧?”

          “有這事?”

          “十米香說的,還能有錯?”

          “下面呢?”

          “先說人在江湖,如果銀行卡在他手里,那他肯定是兇手。而且眼看就要游戲結束,他也不可能把它藏在什么地方,一定會在他身上或包里,這是十米香她們三個分析的。就是剛才,人在江湖進來小木屋,十米香先打了招呼,然后很策略小心翼翼談到了銀行卡的事。人在江湖是干什么的,一聽就明白了。他也爽快,先拉過來旅行包一樣一樣東西抖落出來,沒有。又把他身上的衣兜全翻了過來,最后,拉開他的錢夾,小東西也一樣一樣往外拿。就在這時,他抽出一張折疊很整齊的單子,他慢慢打開,臉緊抽了一下,瞬間就恢復了常態……”

          “是那張血清化驗單?”

          “他趕緊把它揉成團攥在手里,又繼續翻他的皮夾??墒?,這一切,全被三個女的還有甜甜蜜橘看在眼里。十米香問他那是什么,想雨的云和柳眉彎彎也跟著連聲發問,越是問,人在江湖越不讓她們看,甜甜蜜橘上去就掰他的手,人在江湖立即把那單子撕的粉碎。當把碎片撿起來堆在一起,在場的全都驚呆了……”

          “單子上有沒有患者姓名?”

          “沒看到?!?/p>

          “那怎么能證明是人在江湖?就算他是艾滋病患者,也不敢把化驗單帶在身上,這不符合常理?!?/p>

          “他爭辯說有人誣陷他,可是看見化驗單,她們三個跟瘋了一樣都失去了理智,誰還能聽進他的話。再說,他那么緊張又把單子撕碎,這就更讓幾個女的懷疑了。就在這時,導游小姐從外面風風火火跑進來了。她說她在飛機那邊找到了書生藏的東西,一聽,人在江湖立即迎了上去。然而,他晚了一步,讓柳眉彎彎搶了先。從導游小姐手里搶過塑膠袋,打開,掏出帶子,柳眉彎彎抓在手里狠命摔在地上,雙腳又踩在上面弄了個粉碎……”

          “我還不明白,那帶子怎么啦?里面有什么?”

          “有什么?有柳眉彎彎裸著身子和冒牌書生在一起的內容,為了要她投他的票,冒牌書生要挾她?!?/p>

          “那小子這么狠毒?”

          “不單是柳眉彎彎,他還要挾人在江湖。袋里有一張皺褶褶的報紙,就是人在江湖想要的東西。這時,人在江湖又一次過來搶,卻被手疾眼快的十米香搶到了手,溜到一邊打開一看,登時瞪大了眼睛……”

          “人在江湖的照片在報上?”

          “你算說對了,第一版有他參加某企業剪彩的照片。這下好了,身為副市長竟然敢來參加浪漫之旅,在家的時候還不知道玩了多少女人,染上艾滋病也就合情理了。幾個女的怒不可遏,輪起老拳雨點似的就砸了過去,嘴里一口一個貪官一口一個不是東西的王八蛋一口一個你把我們姐妹害慘了,哭著罵著叫著活生生把人在江湖趕出了小木屋?!?/p>

          “那張報紙怎么到了冒牌書生的手?”

          “這就不清楚了?!?/p>

          “那兩樣東西呢?山貓的身份證和電話字條?”

          “身份證有,電話不見了??赡苁敲芭茣浽诹诵睦?,然后銷毀了字條?!?/p>

          “我還是認為人在江湖化驗單帶在身上不合情理,肯定有人……”

          “噢,對了,亂了陣腳的人在江湖說了一句,化驗單他懷疑很男男人放進他的皮夾?!?/p>

          “很可能是這樣,很男男人的確像有艾滋病??墒?,他為什么誣陷人在江湖?”

          “還用問?很男男人是發起人。他為什么自殺?他知道他的目的達到了,一開始他們四個在一起,不用多說,柳眉彎彎、想雨的云、人在江湖肯定都會染上。出了那檔子丑事,很男男人料到柳眉彎彎還會接觸別的男人,結果與他料想的一樣,柳眉彎彎先是眼鏡蛇,后又被冒牌書生玩弄。書生與導游小姐有沒有那個關系不清楚,甜甜蜜橘被眼鏡蛇強奸,小說迷也難逃被染。最后剩下十米香,與人在江湖幾個夜晚在那個崖洞能沒事?”

          “天哪!太恐怖了?!庇陂T非發出感嘆。

          “人在江湖帶著化驗單是不合情理,很男男人也不合情理?十米香她們幾個即便相信人在江湖冤枉,這時候都失去了理智跟瘋了沒兩樣,很男男人變成了死鬼,還能不拿他出氣?艾滋病是什么病,一聽就讓人不寒而栗,幾個女的沒撕爛他沒扒了他的皮就算他僥幸,別說揍他幾老拳了?!?/p>

          “駕駛員呢?”

          “誰還有心思去顧他?”

          “我是說,都不懷疑他了?”

          “上了島人家沒跟任何女的接觸,發生這件事,駕駛員洗脫得干干凈凈?!痹S霓廣曲說。

          “還有人在江湖呢,他會不會……”

          “你是說他會自殺?”

          “不,我是說,他會不會把所有人都干掉?為了封住大伙的嘴?!?/p>

          “那誰知道?他現在這樣子,身為副市長傳出去可不是鬧著玩的,急了眼真敢,咱們夜里還是提防著點好?!?/p>

          “不在這兒了,換個地方睡?!?/p>

          “唉,后天就該結束了,真不知道怎么離開這兒?!?/p>

          “不要想那么多了,躲過一天算一天?!?/p>

          于門非和許霓廣曲吃了點食品,收拾東西去了飛機那邊灌木叢,帳篷在原地方撐著沒動。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10-20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