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在一起

        小說:那些不能告訴大人的事作者:饒雪漫更新時間:2021-09-20 23:12字數:222944

        白恩嵐也是不好受,清嵐太消極,眼中的光芒快消失殆盡,就連小寶也引不起她的注意。[ 首發]說是說了,可她擺明了生要見人,這可著實為難了他。穆寇凌沒死,他也是聽說,沒親眼看見。若不是說的人事李樹希,他也不會隨隨便便信了。

        “姐夫真的還活著?”一回他和父親聊起清嵐的事情,被君嵐無意間撞見,小妮子性急,顧不了太多,直接沖進了書房,抓著大哥質問。

        誰也沒料到她會在外,面對她焦急的小臉,白恩嵐真是不好說什么,只好點點頭。君嵐性急,忙不住事情,不該知道。偏偏她就聽見了,上天的安排誰也說不清。

        “在哪兒,在哪兒?”姐姐失魂落魄的樣子,她實在看不下去。這段時日,無論她激將、勸慰還是咒罵,姐姐都沒有反應,她不喜歡死氣沉沉的白清嵐。

        “你就不能小聲些?若驚動了清嵐,該如何是好?”安和不知什么也來到了房門口,嘆氣,小妮子的性格不好。

        拉過君嵐,解救恩嵐,一氣呵成。

        恩嵐感謝地點點頭,嘶啞著聲音:“沒關系,我已經給清嵐說了?!?/p>

        “你怎么說了?”安和很是不贊同。

        白君嵐直率,但不笨,聽到這里,她掐著安和的手臂,恨恨問:“你也知道?”

        安和無奈點頭,看來是瞞不住了。

        “好你個姓安的,枉我一心一意對你,這么重要的事情,你竟然瞞著我!你沒看見姐姐要死不活的樣子?你沒瞧見小寶無人搭理,可憐巴巴的模樣?還說愛我,這就是你愛人的方式,真是特別哈!小姐我真是擔待不起?!痹秸f越氣憤,越說越心疼,為姐姐,為小寶,更為自己。

        安和慌了神,他也是前去李家安慰才得知穆寇凌可能沒有死,其他也和恩嵐一樣,無從知曉。這可好,君嵐一通好說,倒把他定了一天大的罪名,他才真是擔待不起。趕緊抱緊懷里的女子,陪笑臉:“沒有,我也是才知道,而且并不比你知道的多。不生氣,不生氣,以后我定當第一時間告訴你?!?/p>

        “誰稀罕!”甩開緊抓著自己的大手,君嵐怨恨難消。

        “好了,都什么時候了,還耍小孩子脾氣!”白大著也是才知道,心中震驚不下君嵐?!扒鍗鼓睦镌趺崔k?”現下他最擔心的就是大女兒。

        “要不叫樹希來說。他和清嵐有些交情,也比我們知道皇上的事情多些,他來說不定能起作用?!卑埠鸵贿吅逯龒?,一邊建議。穆寇凌想死想活,他都沒意見,只是別牽連了他,得罪未來嬌妻。若能快快解決了嬌妻擔心的事情,安心嫁與他,做什么都值。

        “這倒是一個辦法?!卑状笾澩?。

        于是,李樹希再一次來了獨惠清苑。唯一不同的是,他不是獨自前來。

        面對來人,白家上下無不吃驚。李樹希帶來的人有三位,河陽公主--穆輕穎,皇長子--穆之恒,還有一位嬌俏女子,黑紗遮面,解開來,原是穆寇凌的皇后--魏石可。都是貴客,一時間,清苑好不熱鬧。

        白大著哭了,只因為公主和皇子叫的那聲“姥爺”。兩個小家伙很是懂事,任由姥爺、小姨抱著。即使是快兩天沒見的穆雨,他們也能第一眼認出,乖乖喚上一聲“小姨”。因為清嵐的事情,又因正懷孕,穆雨心情一直都很壓抑,見了小家伙,哭得不能自抑。白恩嵐安慰了好久,才慢慢撫慰了她激動的情緒。收拾好心情,她合著君嵐開始安排貴客的住宿。

        見孩子們跟著穆雨走了,魏石可才開口詢問清嵐的情況:“清嵐還好?”

        安和瑤瑤頭。

        “帶我去看看吧!”

        來了房間,清嵐正睡著。留下李樹希,請其他人暫時回避,魏石可坐在床邊,撫著清嵐憔悴的小臉,哀嘆:“妹妹這又是何苦呢?看你瘦得?!鞭D身示意李樹希給清嵐看看。

        見了如此的清嵐,他心也疼。號脈,查看,收手:“身子弱了些,其他并無大礙?!?/p>

        “我沒事?!鼻鍗共恢裁磿r候醒了,弱弱回說。

        “清嵐你醒了?!蔽菏杉?,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個妹妹,每次見了,總有些心疼。

        點點頭,靠著魏石可的攙扶,清嵐依著床柱半躺著,神色疲憊。

        “你這是何必呢?為難自己就會好受了?”魏石可哭了,“皇上沒事,你要快點好起來,知道嗎?這是他讓我帶給你的荷包,說你看了就會明白。你性子也太烈了些,若他真走了,你恐怕也會隨了去吧!”

        荷包是她最初送給他的禮物,線腳很是粗糙,邊緣已經翹起,磨白,看來是被人時時帶在身邊的?!八€好嘛?”撫著泛白的荷包,清嵐幽幽問。她現在相信大哥的話了,他還好好活著,他還能給她消息。魏姐姐是他的皇后,身邊人,知道的事情定是比大哥多些,她信她。

        “嗯,皇上很好。只是現下情況特殊,他不能露面,可能還得委屈清嵐你一段時間?!崩顦湎懥朔阶?,順手拿了件衣裳遞給魏石可說。

        清嵐笑了,任由魏姐姐給她披上衣裳,慢慢低語:“若是你見到了他,跟他說一句我們在等他?!?/p>

        “好,我定會轉達?!焙臀菏烧f了句先走,李樹希拿著方子出了房門,安排人買藥煎藥去了。清嵐的身子太弱,不好生調養,恐會落下病根。

        “姐姐,我們好像又回到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那時也是這樣,我躺在床上,你坐著。時間過得真快??!姐姐,我好累?!庇辛硕ㄐ耐?,清嵐喟嘆,也就20幾年的人生,倒像是走了一輩子,累極了。

        “累了就再睡會兒,我守著你?!?/p>

        清嵐聽話,躺會被窩,乖乖閉眼,神智漸漸朦朧。她好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人很多,事也很多,路很坎坷,她好累。朦朧間,她好像聽見耳邊有人呢喃:“好好睡,醒來一切都會好的,大家就能團圓?!彼擦诵?,掛著微笑睡去。

        再次醒來,真的有驚喜在等著她。魏石可還在,優優茂茂也在,她又是一陣好哭??捱^之后,清嵐不再消極,李樹希開的方子,無論多苦,她都喝,身子慢慢有了起色。優優和茂茂是貼心的孩子,并沒有因為清嵐沒有陪在他們身邊就對她疏遠,雖不若小寶親近,但也不差。倒是小寶很是喜歡哥哥姐姐,顫顫巍巍,跟前跟后。

        恍惚間,日子又回到了久霜苑的安寧。時間繼續走著,清嵐靜靜等著,兩個月后的一天傍晚,她見到了日思夜想的人,消失快一年的穆寇凌。

        “嵐兒,我回來了?!闭归_懷抱,等待不遠處的女子闖進他的懷抱。

        清嵐沒有激動,沒有哭泣,抱著白之可慢慢走向他,在他跟前站住,兩眼冷冷盯著,不發一言。倒是一旁玩耍的優優和茂茂撒開了腿,一擁而上,抱著他的左右腿,哭開來??蘼曊鹛?,驚動了整個清苑,所有人都聚集到了院子里。

        “看來嵐兒并不高興為夫回家!”穆寇凌一張俊臉消瘦了些,笑意不斷,并沒有被清嵐冷淡的表情亂了分寸?!按蠹叶荚?,真熱鬧?!?/p>

        “皇上……”嗚咽聲不斷。

        “我已經不是穆寇凌,大家不必拘束。初次見面,很高興認識大家,我是清嵐的相公--穆齊?!币皇忠粋€,抱起哭得抽動不已的孩子,微笑著自我介紹?!耙院蟮脝疚业?,知道嗎?”親親孩子的嫩頰,吩咐道。

        “爹?!薄暗??!暗比?,三個音色。

        “這就是小寶?”穆寇凌左右打量著在清嵐懷里笑嘻嘻,學著哥哥姐姐叫他的小女孩,湊過去,臉貼臉,輕撫著小寶嬌嫩的肌膚。小寶怕癢,嘻嘻笑著躲閃他的觸摸。清嵐身子才好些,自是經不住小家伙不安分亂動,險些抱不住。穆寇凌心疼她,干脆伸出手臂抱過小丫頭,一時間,他的懷抱被三個孩子占得慢慢的,沒有一絲空隙。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小丫頭很是高興,揮著胖胖的雙手摸摸爹,又摸摸哥哥,嘴上還不停叫嚷著“抱抱抱抱”。

        瞧著眼前的天倫之境,清嵐很是吃醋,掰過小寶的頭,認真訓誡:“丫頭,娘平時是怎樣說的,不可以讓陌生人抱知道嗎?”

        “娘,我們有聽話,爹不是陌生人?!泵次兆∧锏氖?,不準她離開,一臉嚴肅反駁著娘的話。他們是很乖的小孩,從來不會讓陌生人抱的哦!上次安和叔叔想抱他,他可是義正言辭拒絕了,還安和叔叔現在見了他還是一副哀怨的表情。

        瞧小寶更加依進他的胸口,清嵐無語。她這是為誰養了一群小老鼠啊,專咬自家米袋。

        穆寇凌笑著將清嵐也抱進懷里,低頭在其耳邊輕說:“我回來了,夫人?!?/p>

        清嵐本不想服軟,可假裝的堅強太難,他的懷抱又太溫暖,眼中的淚水還是不爭氣的掉了下來:“你卑鄙?!痹谒膽牙?,夾著孩子們,她脫去了偽裝,放聲大哭。

        “娘,哭,羞羞?!毙毐粩D得難受,見最親愛的娘親哭泣,不敢亂動,還伸出小手,胡亂擦著娘臉上的淚水,嫩聲嫩氣安慰著。

        “好了好了,別哭了。再哭孩子們該笑話我們了?!贝丝趟男挠瘽M了感動,此生能得如此生活,足矣!

        穆寇凌越是這樣說,清嵐越是傷心。自己愛念了一輩子的人,此刻正緊緊抱著她和寶貝們,這就是她要的幸福。

        “現在就哭成這樣,若是待會兒看到他們你會不會把我直接淹了?”穆寇凌還不忘調笑。

        清嵐抬起頭吃驚地望著他,不知道他說的“他們”是不是她理解的“他們”。

        穆寇凌瞧著清嵐閃閃發光的大眼睛點點頭說:“你想見的人都在?!?/p>

        這徹底打翻了清嵐的淚袋,眼淚就如同斷了線的春雨怎樣擦都擦不干凈,害孩子們也跟著哭了起來。

        “你看,孩子們都被你惹哭了。唉!怎么越說越哭呢?我忍了一年,你都不安慰安慰為夫,會不會太無情了些?要知道這一年我可累的很,又是安排假死后的國家江山,又是安排大家的去處,我吃了那么多苦,都不知道心疼自己的夫君,你這妻子當得很是不稱職?!?/p>

        這回,清嵐笑了,含淚帶笑,推離了他的懷抱,嬌嗔道:“我不稱職,你可以找其他的嘛!魏姐姐就很好??!”

        “算了,她名花有主,誰敢和白衣圣手搶人?再說了,我還想多活兩年,多陪陪你們?!蹦驴芰枰荒樉粗x不敏的模樣,逗笑了孩子,也逗笑了清嵐。

        “姐姐,我就說我們不該來,您還不信。你看,他們恩恩愛愛,哪有時間理會我們這些老婆子??!還不如去林丫頭那兒,聽說她家的小子很是可愛?!?/p>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論調,清嵐看見穆寇凌身后的人,驚喚:“娘,你們怎么來了?”推開男人,飛奔過去。

        “清嵐丫頭,你這是什么話,我們不該來嘛!”曾太妃語氣不善,若不是紅紅的眼眶,真會被她騙了去。

        “我們來看看你?!痹S太貴妃溫雅笑著,擁著女兒,輕聲低語。

        優優和茂茂也不安分了,掙扎著脫了穆寇凌的懷抱,直奔而去,嘴上甜甜喊著:“姥姥,奶奶?!?/p>

        穆寇凌很不是滋味,他就這樣被拋棄了?親了親懷里唯一的小人兒,悲哀尋求安慰:“小寶,還是你最好,最愛爹了?!?/p>

        白之可左躲右閃,心中哀嘆:“她最討厭娘、姐姐和哥哥了,走都不通知一聲,任她一個人應付爹。他們不知道爹很難對付的嗎?算了,看在爹可憐的份上,她分一點愛給他就是?!?/p>

        獨惠清苑不在冷清。

        ------題外話------

        完結!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對豆豆的支持!

        還有一篇番外,敬請期待哦!

        !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09-22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