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相去經年

        小說:那些不能告訴大人的事作者:饒雪漫更新時間:2021-09-01 08:18字數:191384

        一段時間里,穆寇凌完全沒有消息,若不是白恩嵐還在朝堂,若不是安和纏君嵐纏得緊,日日厚臉來清苑討吃食,他們之間倒像是完全無關。[ 首發]清嵐沒有特意打聽,風聲也能多少傳進腦海。白恩嵐也不會特意提及,倒是安和,不知有意還是無意,每次來,都帶著穆寇凌的消息。什么他很忙,已經兩天沒有睡過了;什么今天又和穆浩廉大吵一架,驚動了太后;什么今日朝堂上,丞相又給皇上使了絆子……一件件,都是他的辛苦。

        表面不在意,內心深處卻漣漪不斷。她心知安和的好意,他在委婉告訴她,穆寇凌很辛苦,穆寇凌正在努力。她又何嘗不知,金鑾殿上的那把椅子不好坐。以往總懷疑她在穆寇凌心中的地位,總認為他背叛了她的真心,無論誰說,總一副受傷者的模樣。冷宮之時,許太貴妃就隱約提及過,只是在那時的她看來,他的身邊女人來來去去,不計其數,心就那么大一點兒地方,怎能容下太多人?現在想來,許母妃說的話句句金玉良言,做皇上的女人,不是受寵就意味著進了他的心。后宮背后盤根錯節,若他有心利用,虛假的恩愛不是難事。再說,她曾經得到的恩寵也不少,若以生育來講。整觀后宮,穆寇凌目前僅有的孩子都出自她。只是他背負太多,心思太深,她錯認了。他的心中有她的位子,至于所占的地方有多大,已經不重要了??匆娝恼嫘?,這次換她來等待。

        轉眼,小家伙已經三個月,還沒有正式的名字,大家等著清嵐拿主意,她沉默,人家娘親都沒說話,大家也只好小乖小乖喚著。清嵐也知道小乖不適合,小家伙太好動,一點不乖,只是想將父親的權利留給穆寇凌。大名兒名花有主,小名總是要得。關于小名兒,在山谷中的兩個月,他們閑來無事,如同世間其他父母,也會探討探討孩子的名字,當時穆寇凌開玩笑說:“這小家伙挺皮的,又在這山谷中生活,要不就叫皮谷怎樣?”這個所謂的小名只討來清嵐的一頓好打?,F在想想,她還真覺得這個名字很不錯,只是叫著叫著就成了“屁股”。一個女孩子叫這個名,總覺得有些對不住孩子,最后只好作罷。

        “皮谷”這個名字是沒法用的,“小乖”又太不應景兒,最后穆家老父做主--小寶。清嵐不喜歡,可也敵不過老父的一句話:“我做主?!敝苯幼×俗?。她不是不能反對,只是聽到父親這樣說心中有些過意不去,特別是看見父親對小家伙愛不釋手的樣子,心中更是抱歉。她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了,父親也順理成章做了三個孩子的姥爺,可除了小寶,優優和茂茂他根本沒有見過,更沒有聽過他們叫聲姥爺,作為女兒,她對父親的虧欠實在不輕。小名兒有了著落,清嵐干脆連大名兒的權利也一次交給了父親。期初白大著推辭,說小寶好歹也是皇家公主,他取不符合規矩。清嵐很倔,再三堅持。最后他妥協,考慮再三外加翻書幾本,終于將小家伙的大名兒定格--“穆之可”。君嵐很喜歡這個名字,說嬌小可人,很是合適。白恩嵐卻不是很喜歡,說孩子生在宮外,長在白家,應該姓白。父子間多有爭執,叫來清嵐,說她是孩子的娘親,自當定奪。清嵐選了“白之可”,父親火冒三丈,直罵兄妹倆不懂事。清嵐不在意,笑笑,白恩嵐拉了父親,進書房一番長談,談過之后,父親也就沒再多說什么。清嵐很是好奇哥哥到底和父親說了什么,可以將一生忠于國家,一生讓墨守陳規的父親改變主意。問過,大哥總是一笑而過,多了,她也就放棄了。就此決定小公主的名字叫做“白之可”。安和聽后,問為什么姓白,清嵐只淡淡答上一句:“姓就該同宗?!卑埠痛翥?,待清嵐已經走遠,他才反應過來,不覺大笑:“好一個姓該同宗,等人等得也太無怨了吧!”

        白馬過隙,轉眼已是第二年,清嵐慢慢有些擔心了,穆寇凌真會回到她身邊?不怪她又患了疑心病,等待是世間最痛苦的事,空虛總會趁機而入,侵蝕人的信念。支持清嵐的柱子漸漸在歪斜中。

        看著小寶一天一個樣,清嵐心中有著滿滿的幸福。只是幸福不完滿,總覺得缺了那么一角。小寶好動,一刻也閑不下來,清嵐守著,瞧著她東爬西抓,總回想到另兩個已經許久沒見的孩子。他們此時正在做什么,這個時辰該讀書練字吧?他們在小寶這個年齡,是不是也是這樣?每每感傷自己已老,不太記得孩子小時候的模樣。憂傷自責難免,總覺得自己對優優和茂茂的虧欠太多。都是自己的孩子,對優優和茂茂,她彌補不了,只好將這份傷心和虧欠全都轉移到小寶身上,這也就讓這個小家伙越來越任性,越來越驕橫。

        小家伙是個精靈鬼,小小年紀已經知道誰對她好,誰可以欺負,誰不能惹,誰會打的小屁屁。小家伙很會收買人心,說話還不太伶俐時,已經懂得利用自己亮晶晶的大眼睛討憐愛,每次看見疼愛自己的姥爺,忽閃忽閃,笑嘻嘻。大一些,已經會討好的伸出雙手求抱抱,多遠的地方就會,還會附送一個大大的親吻,都不知誰教的。再大一些,會簡單叫人的時候,那張小嘴甜的,每次都把白家老父哄得哈哈大笑。小丫頭嘴甜,白家人自是慣著她,除了清嵐。也不是她不想當一個慈母,只是她不做黑臉,任由大家嬌寵下去,小丫頭遲早有一天會上房揭瓦。

        白家的日子很快樂,特別是這一年,安和和小寶兩個寶器更是給這個家帶來了不少的歡樂。日子安逸,清嵐想起穆寇凌的日子越來越少,直到聽到苑中管理采買的老總管說,宣武帝駕崩,才知道,不想不是不愛,只是隱在心窩,忘了時時照看。聽到那天,清嵐直接暈了過去。醒來,看清床邊的哥哥披頭就問是不是真的。得到白恩嵐肯定后,再一次痛哭失聲,再一次哭暈過去。

        接下來的日子,清嵐完全沒有了生活的勇氣。以前總說有沒有穆寇凌在身邊都沒有關系,自己沒有他也能生活得很好??烧嬲牭剿廊サ南?,心疼得不能自已,恨不得跟著他去了。也是到了此時,她才完全明白他是她所有的愛戀,所有的意義。想來自己跌下懸崖,他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情跳下懸崖的吧!

        她也懷疑過,他明明說他只是回皇宮處理未完成的事情,等妥善安排了就會回來,回到她的身邊。只是大哥不會騙她,安和更是不敢,他們都是一臉悲傷。宣國已經改朝換代,宣武王逝世突然,沒有留下任何遺言。朝廷分化兩派,一派主張立幼主,一派主張立熙王。兩派各有說辭,爭論不休。最后還是太后和魏石可出面,說宣國正在成長之時,幼主不利穩固朝政,再說熙王在武王病重期間代為處理朝政,更為合適。幾經斡旋,熙王--穆浩廉--登基為王,成為宣國的第四代君主。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大哥在床邊說過清嵐聽的,她已經沒有下床的力氣。

        大多數時候,清嵐只是躺在床上,瞪著床頂的雕花出神,一切在她眼中都沒有了意義,就連小寶都不能引起她的注意。白家老父和小妹很是著急,大家輪換守著她,生怕她做出傻事。她很是平靜,只是不再言語。無論安和帶來怎樣的消息,比如新皇怎樣處理后宮,比如優優和茂茂貶何處,她都不在意了。

        這樣的生活很辛苦,所有人都是。小寶也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乖乖任小姨抱著,不哭不鬧,安安分分。李樹希來過,欲言又止。最后還是白恩嵐看不下去,發了脾氣。

        “白清嵐,你這是在干什么?哪會兒誰說不在意他,現在又是鬧哪版?小寶不要了,父親不要了,兄妹不要了,你想拋家棄子是不是?”他的語氣很急,說出的話自然不是很好聽。

        清嵐依舊沒有反應,只是靜靜聽著。

        他見不得清嵐如此頹廢,明白若不給她一個生活下去的理由,她會真隨穆寇凌去了,丟下所有人。

        “清嵐,世間的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們看見的樣子,你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娘,應該能明白這個道理。有些事情,本不是這個時候該告訴你的事情,可你這個樣子,不說只會讓你走向死亡?!卑锥鲘棺⒁庵鍗?,見她終于將注意力轉向自己的方向,才接著說,“穆寇凌還活著?!?/p>

        沒等恩嵐說完,清嵐已經激動起來,急翻身抓著哥哥的衣裳,激動萬分:“你說的是真的?他沒有死?他在哪里?”

        清嵐一連串的問題讓白恩嵐有些無從回答,凝視她微微泛紅的眼睛說:“他活著,等時機適當,會來見你,好嗎?”

        “什么時候?”清嵐生怕這只是哥哥欺騙自己的手段,非要見到真人。

        “不急,再等等好嗎?不會很久?!卑锥鲘挂仓荒苷f到這里,他知道的也只有這些。若不是上次李樹希不小心透了信兒,他也信了。

        清嵐沒在追問,又靜靜躺會床上,再一次瞪著雕花發呆。她在等,等奇跡,等心中的那個人,無論是生是死,無論大哥說的是真是假。

        ------題外話------

        結局倒計時3

        !

        讀過這本書還讀過

        編輯推薦

        友情鏈接,當前時間: 2021-09-03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標簽
        青海快三